侠盗神医 / 第8章 乐天的医道

第8章 乐天的医道


                乐天有些为难的挠挠头,“不是我不想说,是不能说。”

两位面面相视同时皱起眉头,一旁的曾温柔不解的问:“为什么不能说,你是偷师学的吗?”

“不是,我,那个……”乐天一脸露出一脸为难的表情,对于这个问题,他的确有点难以启齿,但看着三人迫切的目光,乐天只好说道:“因为我是外姓人。”

两位医生顿时懂了,这是民间隐藏市井那些名医的通病,国学中医,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乐天不肯说出身,看样子也是看他是个人才,这才偷摸教他的,如果乐天说出去,传到这家人耳中,估计这位名医多半是要受家法的。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不问了。”林茂盛急忙打圆场,把尴尬的气氛化解过去。

两位医生各自入座坐好,此时越看乐天是越喜欢,不管是谁都有同一个想法,乐天年龄不大,本事超群,此子并非池中物啊!

“乐天,我代表中医药大学,欢迎你的加入。”

“恭喜老郑,捡到这么一个宝贝。”

“哈哈哈。”

两位哈哈大笑起来,这让乐天听得有些发懵,而一旁的曾温柔见状急忙说道:

“哎哎,这话得等会说,你们也看见我家乐天的本事了,学费的事,你们看怎么解决?”

曾温柔在京华混了几年,心思就是开拓,见两位对乐天很满意,当然要坐地起价给乐天讨点好处了。

“这你放心,我做主学费全免。”郑校长急忙说道。

曾温柔继续说道:“我家乐天是孤儿,没爹没妈没人照顾,从小跟着师傅长大,身上也没钱,学费是免了,可生活费能解决吗?”

曾温柔此时体现出一个职业经纪人的素质,她可真不放过任何讨价还价的机会。

郑校长也不是一个差事的人,他爱才,特别是喜欢乐天这样的人才,所以对生活费的事没有二话,可刚要拍板说话,却被林茂盛抢了先。

“乐天吶,我今天来找你,除了跟郑校长推荐你之外,其实还有一个目的。”林茂盛没给郑校长机会,紧接着说道:“我是一院之长,我希望在你上学期间,空闲的时间你能来我的医院实习工作,半工半读,当然,你要多少薪水只管说。”

郑校长当场就不干了,“唉我说林院长,你这是什么意思?乐天是我的学生,你跟着捣什么乱?”

说完郑校长看向乐天,面露微笑的说:“乐天,你就在学校好好学习,生活费,学费,学校给你想办法。”

林茂盛也不干了,他忙忙活活一天,不就是为了给医院拉一个有实力的医生吗,这眼看着就要成功了,结果老郑跟着参和一脚,这给林茂盛气的。

“老郑,你这就不地道了,乐天是个人才,他虽然是你们学校的学生,但就他中医水平完全能碾压你们学校所有毕业生,这样的人才还留在学校,你这不是埋没人才嘛!”

林医生反驳后再次看向乐天,“乐天呢,信我话,你干脆就在学校挂个名,直接去我的医院上班,先从实习医生干起,只要考到医师资格证,我立马给你转正,除了保底工资咱医院还有分成。”

“别听他的。”郑校长急忙站起来拦着,“这话不对啊,你们医院是私立,虽然在京华有名有号,但怎么能跟中医药附属医院相比,乐天,你留在学校,我给你在附属医院安排一个实习职位,保证比在他哪强。”

“我们医院包吃包住包分配。”

“我校保送考研保送留学交流。”

这两位你一句我一句,一唱一和的争吵直接让乐天傻了,他和曾温柔迷茫的左看看右看看,谁说话看谁,脑袋就跟摇鼓似的。

“抬杠是吧,出国学习我们医院也保证,只要乐天答应,我们医院可以高薪聘请,月工资10万,加上红利分成。”

“我,我……”

郑校长见林院长抛出很多优厚的条件,他急的捂着胸口气息虚弱的退后一步,林院长一看这架势也不吵了,急忙扶着郑校长,“老郑老郑,你别闹,这咋还犯病了呢?”

见到这个突发情况,乐天急忙来到郑校长身边,合力搀扶着郑校长坐下,乐天急忙抓起林院长的手腕开始把脉。

郑院长不放弃,虽然气弱但还是坚持说道:

“乐天呢,你是人才,别听林茂盛的话,你要是现在去他的医院就职,这才是把你埋没了。”

“老郑。”林院长当场就不干了。

郑校长喘着粗气看着林茂盛,“林茂盛啊,咱俩也是老交情了,你站在宏观的立场,好好想想行不?如今这华夏中医,都落寞成啥样了?你咋眼睛里只看利益呢,就不能为华夏中医的未来考虑考虑吗!”

林茂盛有些汗颜,他知道郑校长这话的意思,但让他放弃乐天,他还真不愿意,也是一脸为难的说:

“老郑啊,咱们都是行医几十年的人,谁都知道现在的发展局势,中医是落寞了,但你就看不见根吗?不是中医不科学,是中医没法带给医院更大的利益。”

林院长说话的时候一把拍在乐天肩膀上,继续说道:

“你说,这么好的一个苗子让他专研中医,到头来最多像你,混个学校教授、院长、校长,这有啥出息!乐天呢,我不是吹,就看你的资质,你要是学中西医结合,我保证你能进入世界医学的最高殿堂。”

乐天之前一直没说话,当林院长说完,乐天也把脉结束,郑校长喘着粗气咳嗽两声,他刚要说话乐天急忙抢话说道:

“校长您先别说话,之前你们说了这么多,我可一直没发表意见呢。”

见乐天这么郑重,两人都安静的看着乐天,等待着他的选择。

乐天深吸一口气,说道:

“我是一个孤儿,小的时候全家出了车祸,父亲当场死亡,母亲也是奄奄一息,我当时年龄小不懂事,在母亲怀里就知道哭。”

“等我们被救出来送去医院,因为一个医疗费用问题,医院的医生喋喋不休,结果耽误了最佳救治时间,母亲死了,我就在她身边。”

“小的时候不懂事,可我一直认为,医生不就是治病救人职业吗,怎么送到医院了,医生们却为了等病人家属来了付款,而耽误这么长时间?我一直都不理解。”

乐天说到这的时候,眼圈已经有些微红,他深吸一口气压制情绪继续说道:

“后来我被收养,长大了,12岁的时候,我见到了一个中医大夫,他治病救人从来不收回报,我佩服他,就跪在他家门前三天三夜,第三天晚上,他偷偷的问我,学医是为了什么?”

“我记得当时是这么说的,我要向您一样悬壶济世,救人脱离生命危险。他又问我,你学医难道就不为赚钱?我坚定的说,医生应该以救人为己任,为什么要跟钱挂上关系?”

“后来他收我为徒,但也都是晚上偷偷的教我,没人知道,林院长,今天上午在地铁站里救的哪个老人,其实当时我只有5成把握,但我知道只要我救了,哪怕只有一线生机,我也要全力一搏。”

“在我出门前,我的师傅跟我说,行医救人,不能见死不救,记住我的话,只要是你以后看见的患者,你不能嫌贫爱富,只要是你手中的病人,你就要全力以赴救治。”

乐天说完这番话,他目光坚定,郑重的看着面前的两位,“林院长,我认为,医之大者,不能以利益为先,要以病为根本,我觉得我的能力还不够,况且我现在只是一个学生,华夏中医博大精深,我只是懂得一星半点儿,校长,希望您老以后多多栽培。”

乐天说完,他以江湖礼节向着郑校长,行了一个恭敬的弟子礼节。

“好啊!好!”郑校长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激动地一把抱住乐天,刚刚乐天这番陈述,感慨激昂,说的是声泪俱下,也把两位在场的医生说的内心佩服不已。

“好孩子,乐天,你的确是我林茂盛看重的好孩子。”林院长感慨了一句,精神有些萎靡的坐在椅子上。

林茂盛是一家私营医院的院长,在京华也是数一数二的甲级医院,多少应届毕业生,为了抢一个实习生的名额打破了头都没有门道,为啥,不就是因为私立医院赚钱吗!

可林茂盛的想法,再跟乐天比较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为利益而从医,这种精神在现在的社会难能可贵啊!

乐天表了态,郑校长也不含糊,激动的拍着乐天的肩膀说:

“乐天,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放心,在中医药大学里,只要是我能帮上忙的,我保证没有二话,先办入学手续,回头等开学了,我给你安排一个教授助力的职位,你先混个脸熟,等过几个月,我让你进入附属医院实习,半工半读,我向你保证,林院长给你开出什么条件,我就给你什么条件。”

一旁的林茂盛苦笑,“老郑啊,你算是捡个宝喽!”

“这还是要感谢你有一双慧眼吶。”郑建国恭维。

林茂盛笑了笑,可随即反应过来,“哎不对啊,老郑,你不是犯心脏病了吗?”

郑校长脸色顿时挂不住了,他那是犯心脏病了,他是见争不过林茂盛,这才出此下策,乐天一上手把脉就看出来了,但也没说破而已。

林茂盛无奈的指着郑建国,“你个老狐狸。”

本文来自小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