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九各十六章 各有盘算

第九各十六章 各有盘算


                第九十六章 各有盘算

夏天骐本来是打算,等和这三大鬼王谈明白,后天就带赵静姝他们回现实。..

不过现在看来,他应该还得去找一趟敏敏和沐子熙。

这两个人在面罩男的势力中,虽然算不上什么大角色,但还是能够了解到一些关于面罩男的事情的。

这个人他始终视为自己的一块心病,所以逼着他不得不去小心防范。

三大冥府和反叛者联盟,对于两个阵营中的人而言,几乎称得上是血海深仇。

但是到了这最高管理者这儿,他们却能够说的如此坦然自若。

除却一开始,薛常建给了夏天骐和候泰一个象征性的下马威后,谈话的顺利程度,可以说是令他们每个人都感到惊讶。

不是说这些人有多爱和平,而是他们很清楚如何令自身的利益价值最大。

如果没有异域即将的入侵,即便有神罚存在,候泰也绝不会在他看来是自降身价的,跑到这儿和几个手下败将搞什么所谓的谈判。

而会一点点的将反叛者联盟的势力给磨掉,令这个势力彻底从第二域消失。

但现实没有再给他这个机会,起码从短时间看来,他已经失去了铲除的机会。

既然铲除不掉,又大敌当前,那么暂时团结起来,一致对外,显然是对他们最有利的。

不然如果他们继续血拼,就会让第二域的实力变得更弱,反过来,异域的威胁就会变得更大。

候泰非常清楚,事实上他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决定,都不是他想当然下的产物,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其中也包括对第二域的种种规则进行改革。

改革的原因有很多。

有冥府实力不足,没办法像以前那样,做到高层给下面施压,用铁手腕进行管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选择了放权。

而将冥府神化,拉开和普通人的差距,让职员能够清楚的看到,实力能给他们带来什么。

毫无疑问,这种改革是一种非常极端的改革。

会让实力强的人更强,也会让普通人更加难以翻身,彻底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但是抵抗鬼物的力量是谁?

不是普通人,而是冥府。

有冥府,才有普通人生存的空间,所以候泰觉得重视冥府上下职员,推动所谓的神权,并不是什么错误。

既然人的天性中就存在对权力的追逐,和日渐膨胀的野心,那么为什么还要压抑,而不将他们释放出来?

与其将一些资源,浪费在一些天赋差的人身上,倒不如抛弃一部分,集中资源留给天赋好的人。

所以在候泰的管理下,阶级在冥府里非常明显。

以至于出现了精英经理,以及像陈生他们这种被抛弃在外域的“废物”经理。

再者,就是他们现在是三大冥府的掌权人,所以为什么还要去接受固有的规则呢?

他们之前就受这些规则的束缚,难道那些制定规则的人都走了,他们还要苦逼的执行下去?

无论是候泰,程晋,还是最初比较保持中立的曹英久,他们最终还是废除了原来的一些规矩。

至于像梁若芸妈妈这种支持老派作风的,被打入冷宫囚禁起来,其实也算是一种必然。

所以,如果候泰做事情纯粹凭自己的喜怒哀乐的话,那么他绝不会留程晋到现在。

之前搞出,拿一个小小的刀疤脸,用以威胁第二冥府的事来,他的本意并不是将程晋逼得去吃里扒外,去和反叛者联盟理应内合。

说白了,只是想让程晋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三大冥府的老大是他,即便你是第二冥府的掌权人,但是该有的敬畏还是不能丧失的。

候泰和程晋不同,程晋是心里面只有自己,冥府仅仅是一个实现他欲望的平台。

但是在候泰眼里,冥府却是他的信仰,他出发点也是想要将冥府发展的更好,所以他才一直没有处理掉梁若芸的妈妈,仅仅只是囚禁。

只是没想到程晋狗急跳墙,竟真敢对梁若芸妈妈下杀手。

他对程晋已经容忍到了极限,即便夏天骐不杀程晋,他也会在未来将程晋换掉的。

至于当时为什么还要和曹英久阻止夏天骐,无非就是为了一个冥府尊严。

夏天骐其实也没法理解程晋他们,因为在他们加入冥府的时候,冥府的规矩已经改了。

最初的时候,第二域的高层也能够直管下面现实的冥府,对于勾心斗角,自相残杀是有严厉惩罚的。

像候泰他们在这种环境中成长,虽说后面随着地位的提升,令他们忘记了很多,但还是有些东西残留下来的。

候泰打着自己的算盘,以薛常建为首的反叛者联盟,同样有着他们的算盘。

他们又哪里不知道,一切阴谋都是面罩男搞出来的。

问题是出在面罩男身上不假,但是三大冥府对他们的全面绞杀也是真实发生过的,下面的人对三大冥府都怀恨在心。

所以他们就只能将阴谋丢到一边,继续尝试蚕食三大冥府,直到取而代之。

可在几次凶猛的冲锋无果,形势变得越来越被动后,他们渐渐明白,很难再从三大冥府身上占到什么便宜。

鬼物体质强大归强大,但是成长起来却非常艰难,毕竟前期很难有所提升,而到了后期,还因为体质天赋,而令很多人原地踏步,再难提升。

不像术法拥有者,数量本身多不算,提升起来也要比鬼物体质容易的多。

所以在之前的大战消耗中,他们真的是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所以与其被一点点儿的耗死,倒不如握手言和。

不再增加无谓的死伤了。

下面的人也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仇恨固然存在,但现实摆在眼前,在继续战下去,所有人都难逃噩运。

所以和解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尤其是现在话也说开了,完全可以将面罩男的阴谋公布于众,将所有脏水都泼在面罩男的身上。

将鬼物体质者,和术法拥有者们的仇恨与愤慨,也都转移到面罩男身上。

他们作为管理者,自然就不会再被人说什么了。

正是因为双方都有着很清楚的盘算,所以这场谈判的结果,在没开始之前便已然有了趋势。

候泰听薛常建这么说,大有坦白之意,便立马让出一个台阶说:

“老薛,我们以前还是一个小队的,还一起并肩作战过,你应该有印象的,当时的情况我们也很难办。

因为有太多人被鬼物体质杀死了,让下面的人非常愤怒,可以说我们还没做出决定来,就已经打得不可开交了。

我们能怎么办,只能先将战斗平息,所以我们最初是想着先将人控制起来,隔离起来,等调查清楚再做决定。

结果你们就“揭竿起义”了,所以我们也就只好顺势而行。”

(今天家里装暖气,弄得特别脏,等收拾完,我就累瘫了,然后睡了一觉,所以更新晚了。月票过七百了,离第五又进了一步,感谢大家的支持,让我不敢偷懒。。。)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