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六十五章 仁至义尽

第六十五章 仁至义尽


                外域,长达街区下面的子贡市。

一间三居室的屋子里。

“我说你们能不能冷静一下,既然当初决定做这件事,就该有承受这一天到来的觉悟。

老沈的死我们都悲痛,但是梁姐姐就不悲痛了吗?她妈妈被程晋害死了,但是她依旧在冷静的思索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难道也嚷嚷着,我们杀去内域报仇?

谁能去报仇?

我师兄吗?

还是你们这些人?”

屋子的客厅里,陈生等人脸‘色’难看的坐在沙发上,看他们的表情显然才经过一场‘激’烈的争吵。

梁若芸眼圈泛红的站在一边,看上去无比的憔悴,往日那高冷的‘女’神,眼下已然是悲痛‘欲’绝,只是靠着心中那最后一点坚强,仍在假装冷静着。

她妈妈被程晋害死了,这是叶扬带给她的消息,毫无征兆,一切都发生的那么突然。

突然到甚至让她不敢去相信,更不敢去面对这个现实。

毕竟谁能想到,一个曾经为第二冥府鞠躬尽瘁,可以说是付出一生的人,最终竟落得这样一个凄惨的下场。

她一直在努力,一直在努力的想要将她妈妈救出来,但是她太慢了,她的动作实在是太慢了。

慢到,她已经彻底没有机会了,哪怕连最后再见一面都没有做到。

她图什么?

她妈妈又图什么?

她们一心想着人类的未来,一心在努力制止着人类的争端,但到头来换来了什么?

她妈妈宁肯被程晋封印,宁可被囚禁起来,也为了心中的信仰而不与他们同流合污。

她一直在等,等那些真正能够为人类做事情的冥府高层回归。

等啊等,日子一天天过去,第二域一天天的动‘荡’,但是那些离去的人却仍没有半分消息。

她觉得她妈妈真的好傻啊,连人类都不在乎自己死活,连能够稳固这片世界的统治者们,都已经放下了初心,反倒是拿起了权力的魔器,她为什么还要坚持啊。

更何况,她只是一个‘女’人,一个在第二域的权力组成中,罕见非常的‘女’人。

连男人都做不到,都顶不起来的信仰,她一个‘女’人又为什么要如此勉强?

太多疑问了,也太多委屈了。

梁若芸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一个对自己,乃至是对这个世界的正确认知。

她还记得最后一次同她妈妈见面时,她妈妈脸上所‘露’出的那种坚定,与坚信:

“我相信总有一天那些离去的高层们会回来,总有一天这第二域会回到它原本的样子,也总有一天这些利‘欲’熏心的‘混’蛋们,会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若芸,我们虽然是‘女’人,但是我们却不能丢了坚强。

永远都要记得一件事,人类的敌人并不是我们自己,而是那些残害我们的鬼物。

我们能做的或许有限,但是如果连我们都放弃了,那么这个世界便又会黑暗几分。

妈妈在这里很好,程晋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的,他们只是害怕将我放出去搅局,害怕那些被他们‘蒙’蔽心灵的人,会被我唤醒他们的人‘性’。

或许我的退让是错误的,但是我真的没法见到,自己人的鲜血喷涌在自己身上的画面。

这可能也是我们‘女’人柔弱的地方吧。

但是善良一些,又有什么不好呢,一旦这个世界连起码的善良都容不下了,那就说明这个世界真的快完了……”

梁若芸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她妈妈对她说的这些话。

她妈妈尝试在冥府中变革,但是失败了,她努力想要将外域发展起来,但也因为朱旭的反叛而失败。

或许她们没有错,但是她们的实力却太弱小,世界已经变得残酷起来,没有实力,你所想要做的,或是正在做的一切,都会成为杀死你的尖刀。

但是现在再去评判她妈妈的对错,显然已经没有意义了。

因为她的心里面满满的都是悲伤与仇恨。

她想要报仇,她恨不得现在就杀进内域,将程晋身上的‘肉’一片片的切下来。

但是她很清楚自己根本做不到。

她还能活着站在这儿,还是冷月拼着身死的凶险,连续释放禁忌咒法救下的。

是沈宏炎为了阻止重伤的朱旭片刻,透支自己生命救下的。

是叶扬等人,冒着被程晋发现的危险,才安置到这里的。

她连自身都难保了,又能去奢求什么呢?

第二域的残酷,早已经磨平了她原本就不锋利的棱角。磨平了,她对这个世界最后剩下的那点儿期许。

当然,这期许不是没有被放大过,被夏天骐放大过,被围绕在夏天骐的这些朋友们放大过。

但最终却从一点点放大,再到突然之间的缩小,直至消失。

以往那个屡屡创造奇迹的夏天骐不再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为他们主心骨,成为他们最强后盾的夏天骐不再了,然后所有的所有都停了下来,甚至开始极快的倒退。

没有人不想努力,可以说所有人都在拼命。

楚梦琦在拼命,冷月在拼命,包括沈宏炎王桑榆也都在拼命。

或是拼命的让自己变得更强大,或是拼命的透支着自己的‘精’力,将夏天骐留下来的事业做好。

方山方林非常尽力,他们从未去想过如果夏天骐已经死了怎么样。

即便如陈生这种油滑的人,也依旧尽可能的生存在冥府与外域的夹缝中,尽可能的做到他所能做的一切。

叶扬叶凡等人,虽然对于朱旭的反叛,态度上非常沉默,但却在他们最困难之际伸出了援手。

冷月在被朱旭派人送往内域的路上,被叶扬等人救出,不然,冷月一旦落在程晋的手里,必然也会身首异处。

每个人心里面都装着恨,都想要将这恨意发泄,但是包括她自己在内,却都在下意识的想着,究竟需要怎么做才能生存下来。

朱旭不会放过他们,程晋也不会放过他们,第二域已然没有了他们的立足之地。

即便逃去现实,又怎能保证不被发现呢?

毕竟通往下面各处现实的通道,绝大部分都掌握在三大冥府的手里。

并且眼下第二域的局势,也是三大冥府明显占优,反叛者联盟已经表现出了他们的后继无力。

这一次他们这些人齐齐聚集在这里,不是为了商讨反击的,而仅仅是做最后的道别。

面临着这种绝境,所有人都已经退却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