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四十七章 男人总有脆弱时(求月票)

第四十七章 男人总有脆弱时(求月票)


                很晚的时候,夏天骐才从活死人聚集的区域,回到了他们的住处。。: 。

他回去的时候,有些意外的发现吴迪正坐在院子里,看样子竟像是在等他一样。

“怎么了吴哥,岁数大了失眠啊?”

“是啊,不但失眠还总是多梦呢,过来陪我聊聊。”

夏天骐也过来坐在了吴迪的身边,然后便听吴迪叹了口气说:

“说出来你可能会觉得好笑,我现在竟然想家了,并且是很想的那种。”

听到吴迪这么说,夏天骐的确有些意外,他并不觉得好笑,说起来如果不是他强行压抑着自己,他几乎是无时不刻不想家,无时不刻不怀念他过往那种吊儿郎当的人生。

“这有什么好笑的,我也想家啊。”

“但问题是我都他妈没家了,我想个‘毛’啊!”

吴迪突然骂了一句。

“呃……”

夏天骐已经忘记吴迪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了,毕竟最近因为灵魂的重创,吴迪的情绪比较低落,倒是有段时间没有欣赏他的这种本‘色’了。

夏天骐刚要开口说点儿什么,便听吴迪那边又嘟嘟囔囔的说道:

“我爸在我小时候不大,就因为‘交’通事故不再了,是我妈给我带大的。

我妈对我很严厉,让我好好读书,考一个好学校,找份好工作,免得让别人瞧不起。

但可能是因为从小没有老爸在身边吧,所以我小时候很自卑,到了十六七岁就特别叛逆。

我妈租不起市场的‘床’位,就‘弄’个三轮车,走街窜巷的卖水果供我读书,天天风吹日晒的不说,还得躲着城管和一些小‘混’子。

我那时候不懂事,不知道我妈辛苦,就天天骗我妈说,学校‘交’这费那费的,我妈就省吃俭用的给我,然后我就拿着钱去打游戏,去外面玩。

老师找了我妈几次,我妈骂了我一顿,我也不听他的,还和他斗气不回家。

等再回去我就直接说我不想念了,反正我也不学习,你一天挣钱也‘挺’累的,何必将钱都‘浪’费在学校里。

我骂当时就打了我,和我说我再这样下去就废了,问我难道也想让我和她一样,以后卖水果?过这种日子吗?

我就说我早晚有一天能出人头地,即便不考学也能让我她过好日子。

然后我就买了张票,出去打工了。

在外面我一个人也不认识,又没有一技之长,只要ktv,和饭店要我,我当时也不觉得什么,就在一个ktv当服务生,每天见到太多有钱人出入,太多不要脸的人和我装比。

干了一年,我几乎没剩下任何钱,我妈这一年都没有联系我,我中间给她打了个电话,我们没说几句话就又吵起来了。

她还在说我不上学的事情,还说要让我回家。

我当时想的很天真,我出来就是为了‘混’好的,‘混’不好回去多丢人。

就这样一晃几年,我一个人在外,也算是风风雨雨吧,但凡是不需要文凭能干的活我几乎都干了,还去给人做小弟。

或许是因为我胆子大,又不怕死,所以认识一个有钱人,对我还比较看重。

我那时候也觉得,自己终于要出头了,每个月挣的钱比前几年多好多。

我就给我妈打电话,想要像他炫耀,说我现在不上学也一样,结果,我妈却和我说她病了。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等我赶回去的时候,我妈妈已经很严重了。

后来我才知道我妈妈一直都有肝病,但是她为了省钱,一直都硬‘挺’着,等我回去的时候,医生已经说太晚了,能坚持几天也不知道。

我妈妈也死活让我带她回家,不然就跳楼给我看。

我只好带我妈回去,回家后,我妈就拿出她的存折,和我说存折里是我爸当年出车祸获得的补偿,加上她这些年攒的,一共有18万。

说这笔钱是给我以后娶媳‘妇’的,本想着她还能‘挺’几年,没想到这么快就不行了。

她告诉我说,男人虽然志在四方,但不能执‘迷’不悟,一定要做好事,坏事就是挣再多的钱咱都不能做,因为丧良心。

这世道不管黑白,但要记得,人在做天在看。

我妈知道我小时候就爱和人打架,下手黑,又眼高手低的,怕我在外面学坏。我当时听后就一个感觉,就是觉得自己是个白眼狼。

并且脑袋里装的都是.屎。

我妈辛辛苦苦养我这么大,我和她置气,我一年不打几个电话回家,觉得非得‘混’好了才要和她炫耀,我他妈就是个白眼狼。

我怎么就那么不是东西。”

吴迪说着说着,竟然当着夏天骐的面哭了,夏天骐听后也听扎心,他虽然没有这么叛逆,但是却经历过这种失去的痛苦,那种痛苦或许才是人生中最为后悔的事情。

“没几天……我妈就没了,我那几天特别崩溃,因为根本不知道我还有什么动力活下去。

我没有再去外地,而是在家里呆了一段时间,但每每待在家里我就会想起我妈,我就会愧疚的不行,所以我受不了了就又出去了。

想着找份稳定的工作,没有文凭就靠勤奋补,踏踏实实的工作生活。

结果就接到了冥府的电话。”

说到这儿,吴迪突然转过来看向夏天骐,然后哽咽了一下说道: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非常痛苦,我都在问自己,到底什么才是重要的。

我想着要让我妈过好日子,我想着要出人头地,但是真当我变得强大了,我妈却已经不再了,家也已经没了。

直到来这里前,我都没有想通这个问题,但是在这里的日子,我却想到了答案。

这就是我的命运,我可以改变未来的命运,但是却无法改变过去的命运。

但是同样的心情却能够反复的重来,我在这里,在远离第二域的地方,又再度感受到了当年出‘门’在外,心怀壮志,却几乎落魄街头的巨大失落。

我又想起了我妈,那双满带着老茧的手,几乎颤抖着将她攒了一辈子的钱,递到我手里的一幕。

我想她了,想回家了。”

人往往在失去的时候,就会想到之前的失去,吴迪在得知自己无法在继续成长后,显然这段时间也想了很多,也让自己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他开始问自己为什么要在第二域那么拼,明明自己根本不喜欢那里。

开始问自己,为什么还要继续这样无力的生活。

他开始认命了。

夏天骐这时候拍了拍吴迪的肩膀,然后对他承诺道:

“吴哥,我们早晚有一天能够再回去的。”

吴迪在此时表现出的脆弱,并不可耻,因为人终究脆弱的时候,只是大多数时候我们不愿意去承认自己的脆弱罢了。

听到夏天骐说完,吴迪又擦了擦眼泪,然后又让夏天骐感到不知所措的笑了起来,然后推了他一把道:

“这个故事是不是‘挺’伤感?不过听听就好,我只是单纯的发泄一下,没有‘女’人给我发泄,只好对你发泄了。

我是想回家,但我老弟还没有闯出名堂,所以我还不能走。

我现在已经能够体会到我妈当时的心情了,我相信他尽管担心我,但心里面是支持我出去闯‘荡’的。”

夏天骐傻傻的看着吴迪,吴迪则笑了笑,重重的将手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吴迪很清楚,他就算灵魂没有被重创,凭他现在也已经跟不上夏天骐的脚步了,但是他会在心里面给夏天骐打气,无论如何都会站在夏天骐的身边。

夏天骐能够为了自己,不惜血拼面罩男,击杀异域三大巫师,他又怕什么呢。

(月底了,大家有月票没投的,请投给国度,谢谢。)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