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一章 得出的真相

第二十一章 得出的真相


                少‘女’见夏天骐不吃,并且还一副心情很不好的样子,她也没敢说什么,便又将食物拿回去,重新藏了起来。

夏天骐自从进入鬼‘门’后,他对于时间便完全没有了概念,根本不知道自当是和面罩男一战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多久。

他记忆中仅仅只是10天,但事实上到底过去了多久,他却完全不敢肯定。

因为连续多天的战斗,夏天骐的‘精’神已经疲惫不堪,所以没多久他意识便有些模糊。

但就在这时候,他却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串仿佛远在天边,又仿佛就在耳边的呼唤声传了进来:

“小……你在哪啊……”

几乎就在这串呼唤响起的同时,夏天骐便感觉有人突然从后面抱住了他,他猛地睁开眼睛,便见那少‘女’竟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床’上,就像是搂着他睡觉一样,勉强的环抱住他不松手。

“你这是干什么?”

夏天骐对此有些不知所措。

“搂着你睡觉。”

“我说了,我会帮你,并不需要你付出什么。”

少‘女’被夏天骐说了一句,这才乖乖的将手放开,然后有些委屈的说道:

“我以为男人都是一样呢……”

“不一样的多了。好了,我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好好休息了,你如果非要挤在上面,那就睡我旁边。”

夏天骐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少‘女’虽然长得亭亭‘玉’立的,但是因为营养跟不上的关系,身上硬邦邦的很瘦,两条‘腿’更是细的像是两根竹竿。

少‘女’听到夏天骐这么说,也不再‘乱’动什么手脚了,忙点了点头,老老实实的躺在了夏天骐的身旁。

或许是觉得夏天骐有能力保护自己,所以刚躺下没一会儿,便传出了微微的鼾声,显然已经睡着了。

倒是夏天骐,又闭着眼睛酝酿了一会儿,但这一次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小心翼翼的从‘床’上下来,夏天骐便又打开屋‘门’,随后坐在了‘门’槛上,点燃一根香烟,望着上方被雾气所笼罩的天空,满带惆怅的吸了起来。

“第二域,异域,面罩男,巫神……”

夏天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上突然喃喃的说了起来。

他记得面罩男曾不止一次的称呼他为“棋子”,在上次的大战中,面罩男的真实目的也并不是为了纯粹的杀死他,而是利用杀死他这件事,将那些藏在他背后的人给‘逼’出来。

但事实上,没有任何人冒出来帮他。

不,确切的说,应该是除了他妈妈,没有任何一个人出现。

当时他的意识几经消散,最终还是因为他听到来自他妈妈的呼唤,才又渐渐清醒过来的。

但是他妈妈明明被封印在他的身体里,但是在他陷入危难中的时候,却还是能够帮到他。

这件事也让他很困‘惑’,若是一个真的被完全封困住的人,它还能从封印中出来帮忙吗?

或许可以,但是他却并不这么认为。

早些时候,当他得知他家中的真相时,一度非常痛苦,可以说,用了很久才从中走出来。

并且认为,她妈妈会被变得不人不鬼的封在家里,完全是因为他爷爷的关系。

但是现在回过头一想,这个原本已经被他认定的真相,则出现了很大程度的崩坏。

因为他妈妈并不是人类,而是一只鬼王,甚至是比鬼王更强大的存在。

这一点,从当时那只恶鬼的话语里,就不难得到验证,而在之后,她妈妈更是在出现后,和面罩男硬钢了一招。

能做到这些,显然不是一个人类的鬼魂能够完成的。

他妈妈是鬼王也好,是超出鬼王的存在也罢,首先已经可以确定,他妈妈并不是人类。

在结合到他身体的古怪,也能够说明这一点。

他是一个怪胎,就像鬼婴一样,拥有着一半人类的基因,一半鬼物的基因。

所以当时,那个鬼婴小‘女’孩才会觉得他很熟悉,因为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鬼婴的气息。

但是鬼物是人类的天敌,更别说是一只鬼王了,而他爸爸又明显是个普通人,两者间又怎么会结合到一起呢?

这个疑问他暂时想不通,不过如果将这个疑问暂时放在一边,再去结合他妈妈当时对他说的一些话,以及他所接触到的一些事情看得话,他家中的真相就变得非常不同了。

首先,他是棋子。面罩男又说有人躲在他的背后。

那么他背后的人是谁?又有多少人呢?

他妈妈作为鬼王,但却和一个人类结合,生下了他,这里面显然有很多疑问。

所以他妈妈可以说是他背后的人之一。

再者就是他爷爷,他爷爷将他妈妈长久的封印在他家里,之后又将他妈妈封印在他的身上。

如果这么做不是为了对付他妈妈,那么就是为了保护他妈妈。

难道是因为鬼物很难诞生出婴儿,或是其他什么原因,导致他妈妈非常虚弱,会出现神志不清的情况,所以为避免出问题,所以只能将其封住。

待他妈妈有所恢复后,便又将他妈妈封进了他的体内,继续休养。

他爸爸或许在一开始,并不知道真相,所以才被‘蒙’在鼓里,但是在他妈妈彻底发生变化后,他爸爸则失踪了,从中也能看出来,他爸爸是在知道真相后离开了。

不然以他对他爸爸的了解,他爸爸就是死都不会走的。

有人将真相告诉了他爸爸,他爸爸知道他妈妈不会有事情,所以才选择离开。

那么他家里的真相,就是他妈妈在生他的时候,陷入了极端的虚弱中,实力骤减,他爷爷为了保护他妈妈,也为了让他能够更好的成长,所以才将他妈妈封入阵法中。

而阵法中所绞杀的那些鬼物,只有很少一部分被那只作为阵眼的恶鬼吸收了,而更多的则被他妈妈吸收掉了,用以进行休养。

在最后,当阵法彻底崩碎,他妈妈也恢复神智后,则触发了他爷爷留下来的第二道封印,将他妈妈封印在了他的身体里,继续恢复。

所以这么一看,他爷爷很可能就是布局的那个人。

但是回想起,当时那只鬼物将他以意识形态,带回过去的时候,从他听到的一部分话来看,他妈妈应该较他爷爷先知道一些事情的。

毕竟作为一个父亲,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儿子会和鬼物纠缠在一起。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