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一章 外国人?

第一章 外国人?


                一望无尽的黑暗世界里,夏天骐全身笼罩在由鬼气所形成的防护壁垒中,被四周所充斥着的乱流带着,犹如一叶漂浮在海洋里的孤舟,不知道方向,更不清楚终点。

起初他还能勉强的保留一丝意识,过程中他仿佛是看到了那片密布着无数星辰的空间,也仿佛看到了流传在第二域里的无匹神光。

只是这一切随着他漫长而又没有目的的漂流中,渐渐的令他分不清楚,这些到底是真的出现过,还是仅仅只是源于他潜意识的想象。

“玛蒂,蒂法达你们快过来,这边有个很奇怪的男人。”

说话的是一个看上去只有20岁出头的女子,女子穿的十分清凉,只穿着一个黑色的背心和一条犹如内裤般的短裤,将一双腿显得非常修长。

听到这女子的呼喊,这时候便见另外三个年轻人,也相继从其他方向露出了头。

看样子同样是二十岁出头,一个长得比较高大的男子,和两个脸上有些雀斑的女子。

四个人都目光有些怪异的抬着脑袋,看着正挂在树枝上,全身几乎一丝不挂的男人。

男人的身材非常壮硕,即便处在昏迷中,肌肉看上去也相当结实,线条分明。

“黑头发的外国人?我没有看错吧?”

“貌似是和咱们有些不同。”

“他看上去并没有死,我们要不要救他下来?”

“还是别管闲事了,别忘了我们从镇里冒险出来是干什么的。”

四个人在下面叽叽喳喳的讨论了一番,尽管那个高大的男子很不想多管闲事,但是在另外三个女子的一致要求下,高大男子还是不情愿的爬上了树,继而将挂在树上的半裸男直接抱了下来。

“这个人好重啊。”

将男人放在地上,三个女子则像是看外星人一样,对着他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

“喂,玛蒂,你好色哦,竟然还扒人家的裤子。”

“我只是想验证一下他的性别而已,错不了了,是一个男人。”

“你在和我们开玩笑吗?分明能看出来好吧,只有胸肌,又没有********你们够了!到底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

高大的男子这时候终于是受不了的打断了三个叽叽喳喳的女子,随后试着拍了拍仍处在昏迷中的男人,试着唤道:

“喂兄弟,你还活着吗?活着的话请把眼睛睁开。”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那个高大男子的唤声,这时便见昏迷的男人突然勾动了一下手指,继而紧闭的双眼出现了些许波动。

“他好像醒了?”

四个人这时候都聚集到一边,目光都莫名的出现了些许惶恐。

不多时,便见男人有些艰难的将眼睛打开一丝,但仅仅只睁开些许,便再没有了下文。

直到其中一个少女,有些好奇的蹲下身子,用手在男人的眼前晃了晃的时候,才见到男人的半睁开的眼睛,又一次张开了些许。

“你怎么样?受伤了没有?你是从哪里来的?”

见到男人醒来后,几个人便全都围了上来,叽叽喳喳的询问了一番。

不过男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就像是哑巴一样。

“他好像是个哑巴。”

“或许他不是哑巴,只是听不懂我们再说什么,你看他的眼睛,和我们完全不同。

黑色的眼睛,和魔鬼的眼睛是同一种颜色。”

“你说他该不会魔鬼吧?”

听那个红发少女说出这个猜想,几个人都瞬间变了脸色,都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一步。

也直到此时,男人才像是真正苏醒了一样,突然“啊”的一声,犹如即将窒息似的,猛地抬起脑袋张嘴吸了一大口气。

如此突然的动作,更是吓得那四个人一连向后退了好远。

“这里是什么地方啊?头好疼。”

这个被视为外国人,几乎光着身子的男人,自然就是为了躲避面罩男,而选择不顾一切进入鬼门逃命的夏天骐。

“他在说什么?”

“不知道。”

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声音,夏天骐这时候有些费劲的将身子支起来,然后便一把扯开挂在胸前的碎衣服,谢天谢地,在里面的口袋里还剩下几瓶术法药水。

不过他刚取出一瓶术法药水来,全身便不禁有些僵硬,因为他记得自己的四肢明明都已经被面罩男斩断了,不过这种困惑就仅仅只持续了一瞬间,很快他就不理会的拧开盖子,将恢复力气的术法药水倒进了嘴里。

“他在喝什么东西?那是水吗?”

“好像是某种药剂。”

四个年轻人虽然心里面有些恐惧,但却并没有逃走,仍非常好奇的在观察着夏天骐的一举一动。

一瓶恢复力气的药水喝下,夏天骐顿觉自己体内的原本干涸的鬼气,又渐渐变得充盈起来。

只是在完全恢复后,他则有些诧异的发现,自己的实力竟然又降到了高级主管的级别。

“冷冻期?”

夏天骐在感到实力被禁锢后,忙抬腕看了一眼荣誉表,结果发现荣誉表上竟然什么都不存在,他试着打开通讯器,上面竟然连一个通讯号都没有。

仅保留一个第三冥府掌权人的标示。

“喂?你还好吗?”

就在夏天骐为这种情况感到疑惑的时候,便听不远处传过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也直到这时候,他才恍然注意到,那4个站在距离他有十几米远的年轻人。

结果在看清楚他们的模样后,他顿时有些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黄头发,红头发,蓝眼睛,白皮肤……

“外国人!”

夏天骐看着那4个年轻人,脸上所表现出的震惊,丝毫不亚于第一次见鬼。

说起来外国人,在每个人的固有认知里都存在,只是任谁都没有见过。

上一次听梁若芸说起这件事,说怀疑外国人根本就不存在,只是他们脑海中所存在的虚假记忆。他当时就觉得有些矛盾,毕竟如果真的没有这些白皮肤,蓝眼睛的外国人,那么干脆让他们没有这种对外国人的认知不就好了,何必还要多此一举。

结果没想到,他的怀疑竟然真的成了真,认知中的外国人,此时此刻就站在不远处。

“你在说什么?”

听到夏天骐的话,几个年轻人都像是听不懂一样,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然而奇怪的是,他们听不懂夏天骐在说什么,但是夏天骐却能够听得懂他们的话。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