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扭转

第一百五十五章 扭转


                关键时刻,夏天骐趁着朱旭将全部心神,都放在灭杀冷月和叶扬的时候,他则再度对朱旭发动了吞灵能力。

结果这一次,刚刚施展完禁忌咒法的朱旭并没有敏锐的察觉到,所以才有了眼下的这一幕。

叶扬和冷月都在拼命压制着朱旭的禁忌咒法,尽管朱旭因为突然中了吞灵,而没有令他的禁忌咒法彻底爆发出来,但是现有的威力,如果他们处理不好,则同样会有身死的危险。

冷月可以用冰封法域,一点点的将那些正在他身体上烧灼的碎云清理掉。

但是叶扬就没那么幸运,因为之前遭到了禁忌咒法的发誓,又强行施展寂灭咒,所以根本没有什么精力在用法域抵挡。

只能在烧灼的痛苦中,不停的喝下一瓶瓶恢复药水,寄希望于在这些碎云消失前,自己能够留下一口气。

灵魂婴儿缓缓的从夏天骐的脑海中走出来,较之他上一次出现,他看上去仿佛又长大了一些,脸上的表情也更加人性化。

出来后他先是挠了挠他的白色头发,随后又打量了夏天骐一眼,这才晃悠晃悠的来到了朱旭惊恐的灵魂前,继而伸出两只手,一把将其抓在了手里。

朱旭的灵魂不停在惊叫着,看似想要从灵魂婴儿的手上逃走,不过在被灵魂婴儿狠狠的拍了几下后,它则彻底安静了下来,看上去多少露出些萎靡之态。

随后,便被灵魂婴儿强行拖回了夏天骐的脑海里。

而在失去灵魂后,朱旭则像是植物人一样,无神的睁着眼睛直接倒在地上。

虽然没死,但显然已经不存在任何意识了。

过了大概有半分钟,夏天骐才突然粗喘了一口气,继而再度虚弱的倒在地上,开始拼命的在身上摸索起来。

待摸到术法药水后,他则拧开盖子直接倒了进去。

术法药水虽然能够对伤势进行恢复,但是在战斗中的作用却几乎为零。

因为在喝下术法药水后,起码会有半分钟的时间,身体是处于恢复状态下,可以说没法分出心神操控鬼域,也没法让身体有所动作。

所以根本不可能打着打着,就突然喝上一瓶,因为那绝对会令你死的更快。

正常人被伤到心脏,估计当场就一命呜唿了,但是对于夏天骐这个级别的鬼物体质者来说,只要不将脑袋割掉,心脏不完全四分五裂,就还存在一线生机。

在生命力上,是明显要比术法拥有者强上一些的。

等着感觉身上的伤恢复了,夏天骐下意识摸了摸他的脸,随后则从地上翻了起来。

冷月那边也已经利用冰封法域,清除掉了那些烧灼的碎云,至于叶扬,则浑身焦煳的被冷月封在了里面。

事实上如果不是冷月及时将他冰封,这会儿他已经被烧成黑灰了。

“叶扬还活着吧?”

夏天骐来到叶扬的身前,继而用手轻轻敲了敲冰壁,转过头对着冷月问道。

“还活着,不过需要等会儿才能将他放出来,前提是他没有彻底窒息。”

“要是没被烧死,反而被憋死了,那他挂的未免可太憋屈了。”

夏天骐自语的对着冰块里的叶扬说了一句,也不知道对方是否能听见。

他的头又不受控制的开始阵痛起来,他蹲下身子,用力的挤压了几下太阳穴,随后则点燃一根烟缓解般的抽了起来。

徐志天等人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他们是没有结束战斗,还是害怕被发现的,在结束战斗后就已经跑路了。

不过想来两个高级经理,去对付两个经理,即便对方是两个精英级别的经理,想来被反杀的可能性也不会很高。

应该都能摆平的掉。

倒是这个朱旭,强的简直让他有些震惊。

要知道当初他和叶扬联手对付鬼王的时候,也没有像对付朱旭这么费劲。

毕竟上一次他的鬼域还没有加强,血煞鬼兵也没有融合鬼王残肢,总体实力还比不上他现在呢。

至于叶扬上一次放的大招,也完全没有这一次多。

并且他们还占尽了优势,不但有多层迷幻阵,更还覆盖着一些辅助性的阵法。

但就这样,他们都险些没有被朱旭给一窝端了。

虽然最终他们还是赢了,但却绝对称得上是惨胜。

他们三个,加上各种阵法,以及各种偷袭,算计,结果还是惨胜。

要是单个对上朱旭,没有其他人牵制的话,想来分分钟就会被朱旭干掉。

夏天骐以前还有些不明白,内域的经理和高级经理,为什么会在级别前加上“精英”两个字,现在看来他们也的确配得上。

叶扬虽然也是从内域出来的,但是和朱旭相比差的可不止一丁半点。

尤其是在法域的运用上,这朱旭绝对堪称恐怖。

还不知道内域里,像朱旭这么强,或是比他还要强的人会有多少了。

毕竟他们显然不可能每一次都有偷袭的机会,每一次都有充足的时间用以准备。

“实力还是远远不够啊。”

夏天骐现在的野心很大,他不但想着将第二域抓在自己的手里,更是想着即便第三域在哪一天崩溃,鬼物大军杀来,他也具备能够在末世中存活的本事。

然而他现在还不过经理级别,经理之上还有高级经理,而高级经理之上还有总监,总监之上更还有高级总监,并且,还有那个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根本不知道在干什么的boss。

所以他真的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外域仅仅只是第二域的一隅之地,是三大冥府和反叛者联盟都不愿意收留的地盘。

不过无论在哪里其实都是一样的,只要有绝对实力,外域也可以变作内域,无非就是所存在的人不同罢了。

等叶扬被冷月放出来的时候,几乎已经听不到他的心跳了,最后还是被夏天骐一连怒扇了好几个巴掌,才令叶扬又恢复了些许生机。

在强行给他喝下一瓶恢复药水后,叶扬才算是死里逃生捡回了一条命。

不过命是捡回来了,但是却元气大伤的比较厉害,没个几个月怕是很难恢复。

虽说还很虚弱,但是叶扬却从清醒过来就一直笑个不停,几乎和个神经病没什么区别。

“你还是留点儿力气用来唿吸吧,别笑得太大声在死过去。有什么好笑的地方吗?”

“我们没死啊,我们还活着,难道这还不够开心的吗?我们面对的可是朱旭啊,第二冥府的二把手,结果我们竟然赢了!

我能不开心吗!我之前可是连后事都交代好了。”

“让我给你弟弟一个大嘴巴子,就是你的后事了?你连死都不放过他,你们是有多大的仇。”

想起这个事,夏天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觉得这叶扬真是个一本正经的逗比。(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