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梁若芸的请求(求月票)

第一百二十八章 梁若芸的请求(求月票)


                听到夏天骐的话,连同冷月在内,所有人也都共同举杯,随后在轻碰桌面后仰头一饮而尽。

一杯酒下去,便预示着宴席的开始。

众人在吃了会儿菜后,便主动的相继提起酒来。

说起来第一个提酒的还是冷月,不过冷月只是单纯的抬起酒杯,随后便什么也没说的干了下去。

见状,所有人都笑了出来,因为冷月沉默寡言是出了名的,并且他几乎不喝酒也是出了名的,所以再见到他一口干了后,大家都连连鼓掌叫好。

“再喝一个!”

“喝一个!”

“喝一个!”

架不住众人的起哄,也可能是冷月今天真的是想让自己大醉一场,便见他根本不认怂的,又倒满一杯,随后仰头喝了下去。

连续两杯白酒下去,冷月那张俊美的脸上,便立马变得通红起来,就连眼睛里都出现了不少血丝。

众人这时候也瞧出来,冷月并不怎么能喝,所以也都不再起哄,开始打一圈轮了起来。

“怎么说呢,在座的我只和几个人比较熟,不过我们都是来自同一个现实,也算是老乡了,所以希望今后我们都能够战胜困难,都能够见证我们想要的未来。”

梁若芸其实自打来到这光影街区,她心里面就一直被浓郁的感慨包裹着。

因为这些人里,在早一些的时候,无疑是她的级别最大,身份最高,难听点儿说,在座的这些人根本连和她坐在一起的资格都没有。

但是现在,她俨然也变得像一个无所依靠,只能紧紧和朋友们抱团在一起的孤独患者了,以往的高傲与高贵,开始渐渐的被残酷的现实洗尽铅华,蜕成了一身朴素的衣装。

好在是她从来不会特别在意自己的身份,也从来没想过利用权力,或是利用实力去主宰谁。

可能也正因为这样,所以她才有机会和夏天骐他们坐在一起,一起去面对未来的种种。

梁若芸将辛辣的酒水喝下,但是感到的不是辣而是苦涩。

她爸爸很小就因病去世了,她妈妈带她来到了远方,所以自她长大后也不曾再见过哪怕一个亲人。

可以说,一直都是她和她妈妈两个人相依为命,直到她妈妈前往第二域,她则开始一个人独立的生活。

她当时就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紧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然后前往第二域和她妈妈在一起。

但是随着第三冥府的岌岌可危,以及心系着大局的担忧,她才一直没有参与经理的考核,直到纠结了许久终于说服自己后,她才将掌权人的位置交给夏天骐,自己在通过考核后来到了第二域。

本以为接下来她就会梦想成真的陪伴在她妈妈的左右,然而好景不长,她妈妈却惨遭三位冥府掌权人的囚禁。

可以说她妈妈为了人类,为了三大冥府,真的是付出了太多太多。

但却仅仅因为反对人类之间的厮杀,反对手足相向,就转眼从一位功勋变成了影响冥府发展的敌人,这也让她第一次产生了对于未来的绝望。

对于人类的绝望,以及对于这个世界的绝望。

冥府本就是为了守护人类,抵御鬼物而存在的,然而发展到现在,却变成了奴役人类,轻视鬼物的势力。

可以说这根本就不是在发展,而是一种忘本的腐朽。

所以以往她对身为冥府一员的光荣,以及想要为了消灭鬼物而努力成长的决心,如今早已经不复存在。

现在的她只想着能够尽早将她妈妈救出来,然后她们母女俩与冥府从此再无瓜葛。

但是凭她的实力,眼下想要做到这一点很难,所以她需要帮助,而能够帮助她的人,则无疑是夏天骐。

因为夏天骐是唯一一个让她相信,这世上是存在奇迹发生的人。

看着梁若芸缓缓的将酒杯放下,夏天骐也在这时候恭维了梁若芸一句说:

“梁经理可以说一直都是我的偶像,说起来我还能像现在这样,坐在这里和大家吹牛比,都是托了梁经理的福。

那是我第一次参与试岗事件,然而我当时的主管徐天华,却什么都没有和我说,就说让我在新华大书店待到早上开门就可以了。

因为工资福利太好了,所以我当时脑袋一抽也没想太多,结果就碰上了鬼。

那真是将我吓个半死,并且还倒霉的是一只厉鬼。

徐天华当时的实力连厉鬼级别都没有,根本不是对手,就在我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梁经理便犹如天仙一般出现,所以我才会获救。

不矫情的说,真的很感谢梁经理这一路以来的帮助,无论是帮助我,还是帮助冷神和梦琪,你做的事情,你的胸怀,我们其实都看在眼里。

还有这次,如果不是我们,你也不会落得个逃离内域,和你妈妈分开的地步。”

夏天骐尽管像是在讲自己糗事一样,语气比较轻松,但是众人却没有一个笑的,因为他们都是从那个时期过来的,深知这只言片语间所蕴藏的巨大危机。

可以说冥府的人,死亡率最高的时期就是在一开始的试岗期,以及高级主管考核的时候,10个人可以说能有2个人活下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话题突然从一开始的轻松变得沉重了,夏天骐举起酒杯,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正有些复杂看着他的梁若芸说道:

“梁经理你不用起来,这杯酒是我敬你的,我们这些人没有别的优点,也没有别的什么本事,但是从我们相识相知到现在,就有一个信条,那就是朋友的事就是我们自己的事,朋友有难,就是刀山火海我们也必定会闯它一闯。

你既是我们的朋友,也是我们的恩人,我干了。”

夏天骐说完,便直接将杯中的白酒给干了下去。

梁若芸心里面弥漫着此起彼伏的感动,突然庆幸自己当初有为夏天骐他们做过一些事情。

她随后又倒满了一杯酒,然后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郑重其事的对夏天骐求助说:

“我妈妈被囚禁在内域,我想要救她,你能帮我吗?”

夏天骐听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冷月和楚梦琦,见二人都面露肯定之色,他便毫不迟疑的回答说:

“朋友的事就是我们自己的事,再说了,我们也还有静姝被困在第二域,在等着我们将她接回来。

刚好一举两得!”(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