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苏醒的陌生

第一百一十二章 苏醒的陌生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头会这么痛……”

夏天骐就像是坠入深海中,快要窒息死掉的落难者一样,在意识刚刚恢复些的时候,他则勐地睁开了眼睛,艰难的粗喘起来。

“大夫!你快过来看看,我儿子……我儿子醒了!”

见到夏天骐睁开眼睛,正坐在病床边的中年女人,顿时激动的站了起来,随后大叫着跑出了病房。

“这是医院吗?”

夏天骐直到此时才看清楚,原来自己正躺在病床上,全身上下插着很多不知道有什么用途的管子。

仪器“嘀嗒嘀嗒”的声响,不停从一边传过来,听得他心里面一阵烦躁。

“医院?我为什么会在医院?”

夏天骐不禁陷入回忆中,但是却发现他的记忆仿佛变成了碎片一样,杂乱无章的拼凑在一起,每当他试图去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时,头便会疼的犹如炸开一样,令他根本没法去回想。

身体完全使不出力气来,他试图从病床上坐起来,但是尝试好多次都宣告失败。

不知道是这些插在他身上的管子令他动不了,还是因为他昏迷了太久,以至于身体太过虚弱了。

嘴巴干的像被火烤一样,他想要让人送来一杯水,可即便拼尽了全力去喊,声音却也小到连他自己都几乎听不见的地步。

而就在这时候,之前出去的中年女人则和一个岁数较大的医生,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医生过来后,便有些粗鲁的用一个像是手电筒的东西,对着他的瞳孔照了照,随后又跑去几台仪器那边看了看,这才有些激动的说道:

“脑部受到那么严重的创伤,竟然还能醒过来,这真的是奇迹了。

不过在床上躺这么久,全靠营养液身体机能,肌肉各方面都出现了很大程度的萎缩,以后想要恢复过来很有些难度。”

“我儿子一定能恢复过来的,一定能的……”

女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激动,此时已经哭得泣不成声了。

夏天骐茫然的听着,心里面完全没有任何波澜,就仿佛这两个人谈论的人和事,根本就与他无关一样。

之后的几天时间,病房里总会出现一些护士,不是给他打针,就是给他输液。

而除却这些以外,就是那个中年女人在一直陪着他,并且经常说说就哭了起来。

他记不起来这女人是谁了,记忆中好像对她或多或少的有些印象,但是他却不敢回想。

身体依旧很虚弱,他经常会莫名其妙的陷入昏睡的状态,每次睡着他的杂乱无章的记忆都好像会得到些许的恢复。

但是醒来再去回想,依旧会疼的他几乎叫出声来。

已经完全记不清,他究竟在这病房里躺了多少天了。

只是有一点儿开始出现了变化,那就是他终于可以吃些东西了,尽管每次都只能吃很少,并且吃完后还会有种胀痛的感觉。

时间一天天的流逝,他也渐渐的通过那个中年女人的话,以及他记忆的缓慢恢复,想起来一些事。

他的名字叫做夏天骐,家是北安市的,父亲是一个事业编制的小职员,妈妈则是一位老师。家里除了他们以外,还有一个天天神神叨叨,让他非常讨厌的爷爷。

而在他清醒的这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这些家人都有很频繁的来看他。

不过大多数时间里,还是他妈妈留在医院照顾他。

至于他为什么会在医院里,则是因为三年前在收到自己的学校录取通知书后,他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去吃饭,结果那天喝的有些多,从饭店里刚出来,就被一辆开得飞快的车子撞飞了出去。

不但全身多处骨折不说,还因为头部的伤势严重做了开颅手术,结果这一睡就是差不多三年的时间。

而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家几乎花光了积蓄来为他看病,就是希望他有朝一日能够醒来。

但是一个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

家人对他能否醒来,也从期望到希望,从希望到绝望,再到绝望后的习惯,直至他真的苏醒了过来。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他总觉得真相仿佛并不是这样的。

可是他又无法肯定,因为脑海中那段模煳不清的记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同样是虚无缥缈,是那么的不真实。

本来他之前一直是在家里,但是因为他爸爸的失误,令他从床上掉了下去,所以才会被送来医院救治。

但显然,因祸得福,或许正是因为从床上掉下去,震荡到了脑袋,所以他才能从植物人的状态下苏醒。

因为住院费太过昂贵,所以在他能够吃些东西后,就被家人从医院接了出来。

他爷爷就住在他家的对门,白天不见人影,只有晚上会来他们家里蹭上一顿饭,顺便唧唧歪的吐槽他几句。

“现在他醒了你们开心了?但是他能干什么?你就说他现在能干什么?以后还得是你们伺候他!”

“爸!你能不能不要总说这些,天骐是我的孩子,我会照顾他。再说了,医生都说了,还是有机会康复过来的。”

夏天骐的妈妈不太高兴的将筷子放下,反驳了他爷爷一句。

“希望吧,反正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

夏天骐的爷爷冷哼一声,满不在乎的穿上鞋子,重重的关上了门。

“他怎么能这样,天骐好歹也是他的孙子!他难道就不能盼着天骐点儿好吗!”

夏天骐的爸爸也不说话,但是看他有些颤抖的手,也不难看出他心里面的愤怒。

反倒是夏天骐像是一块木头般的坐在轮椅上,面无表情的一句话也不说,就像是傻掉了一样。

“天骐,妈妈知道你心里面也很着急康复,但是这需要一个过程,我们慢慢来,不用着急。

你爷爷就那样,说话很不好听,但他毕竟岁数大了,我们也没必要和他一样的。”

“你们都是假象对吧?

我这是在梦里,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听到夏天骐有些沙哑的说完,他妈妈则很是不解的看着他:

“天骐你再说什么啊?”

“这一切都是假象对不对!”(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