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九十八章 出手

第九十八章 出手


                然而抵挡住了一只,却没有抵挡住第二只,正待他想要守势,回身迎向另外一只钩子时,便见那轰砸而下的钩子,在刀疤脸的‘操’控下,霎时化为了一滩从天而降的沼泽,直接将冷月笼罩了进去。。

“糟糕!”

冷月大感不妙,也来不及多想,冰封法域再度释放而出,继而令他化为一尊冰雕,将身体护在里面。

至于那笼罩而来的沼泽,则在完全落下后,化为一团熊熊燃烧的绿‘色’火焰,对将自己冰封住的冷月炙烤起来。

“你还真以为,我的法域奈何不了你吗!”

刀疤脸嘴上说的轻松,但是心里面已然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寒冰法域,本就是法域中极大比较强悍的法域,能攻善守,基本上没有破绽。

本以为冷月只是一个新手经理,对于法域的理解以及使用不会怎么熟练,但是随着他们刚刚几个回合的‘交’手看,对方显然是这方面的行家,对于法域的使用相当熟练。

实战经验非常丰富。

但并不是说,对方对法域运用得当,在实力上就同他实力相当了。

事实上刚刚那一番出手,只是最基础的试探罢了,他想要知道对方和他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在法域上,或许对方还能和他抗衡,但是在咒术的释放上,因为法力的关系,对方则还达不到他的水平。

所以这沼气双钩的掷出,仅仅是佯攻,他真正的杀招,则在后面的咒术释放上。

刀疤脸双手开始极快的打出一道道反复的手决,口中在暴喝一声后,便见他的双手也陡然间停了下来,继而从怀中‘摸’出一张紫绿灰三颜‘色’的咒符,咬破手指,在咒符上极快的书写起来。

随着他的书写,便见原本被冷月冰封住的沼泽,霎时化为丝丝碧绿‘色’的沼气,并开始一股脑的汇入那张三‘色’的咒符中。

而冷月那边还在被沼炎炙烤着,所以根本分不出身来做出反应。

梁若芸感受到从刀疤脸那边传来的极强法力‘波’动,她丝丝的咬着嘴‘唇’,心里面的挣扎也已然到了极限。

之所以会挣扎,之所以在冷月和刀疤脸大战的时候,她仍然留在这儿没有走,显然是因为她内心里是非常想帮冷月的。

但是她却根本没法帮。

因为她非常确定,一旦她真的动手,无论刀疤脸死没死,这件事都可能被第三冥府利用,作为和第二冥府撕破脸的导火索。

如果她对于第二冥府来说很重要,或是她妈妈就是第二冥府的掌权人,那么她或许还不会这么犹豫。

但问题是她妈妈和第二冥府的掌权人是竞争对手,并且还是一个竞争失败的对手。

可以说,她们母‘女’俩对于第二冥府几乎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所以一旦第三冥府找上‘门’来,那么最有可能发生的,就是将她们母‘女’俩‘交’上去。

以此来延缓第三冥府野心膨胀的脚步。

当然了,她可以选择逃走,但是她逃走了,她妈妈怎么办?

难道她能忍心,或者说,她能够做到让她妈妈为她自己背这个锅吗?

她做不到!

但是如果她不出手,那么冷月的处境则无疑会危险到了极点,或者说,自打他和刀疤脸‘交’手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冥府里再无他的容身之地。

无论输赢,他都会面临第三冥府的追杀。

毕竟第三冥府正愁找不到对另外两家冥府动手的理由呢。

“梁若芸,别怪我没提醒你,只要你敢‘插’手,你们第二冥府就会被吞并。

我想这其中牵扯的利弊,你是不会不知道的。

乖乖的离开,或许第二冥府也会因为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小子倒霉,但是你和你妈妈并不会受到牵连,否则,你们俩个必死无疑!”

刀疤脸显然是察觉到了梁若芸的异样,所以忙在这时候在对她警告一番。

毕竟一个冷月就已经比较难对付了,如果再加上梁若芸,他则很难以一敌二战胜他们。

“这件事和你没关系,不需要你,我一样能够杀他!”

冷月的坚定的声音,这时候突然从被沼炎笼罩的冰雕里传出来。

梁若芸震惊的看着仍在被炙烤的冷月,实在是想不到,冷月到底哪来的信心,或者说,他为什么就这么冲动,非要与刀疤脸‘交’战。

即便刀疤脸不放人,眼下既然知道了人就在刀疤脸的手里,并且刀疤脸也只是想培养下属,他们完全可以想其他办法将人救出来的。

也就会出现当前的困境了。

“小子,我承认你的天赋很高,但可惜的是,你的天赋没法得到兑现了,因为你注定会死在这里!”

“沼气亡爆!”

刀疤脸突然青筋暴起的暴喝一声,接着,便见悬浮在他面前的那张三‘色’咒符,在吸收完全部沼气后,霎时间凝聚成了一个不停撕裂空间的森然光团。

随后,自光团中突然传出一声“啪啦”的响音,极快的朝着冷月所在的位置冲去。

而在这那光团移动的过程中,四周的空间就像是被刀子划开无数条缺口的白纸一样,一条条如同嘴巴的空间裂缝,密密麻麻的清晰可见。

“冰壁!”

冷月感觉到了来自外面的巨大威胁,所以他也利用法域,在他的身前形成一块块坚固的冰壁。

但是刀疤脸的攻击,就像是投掷而出的保龄球,将他凝结出的块块冰壁,相继轻而易举的粉碎。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令别墅里一阵的地动山摇,碧绿‘色’的光吞食了原有的颜‘色’,梁若芸睁大着眼睛,一颗心犹如死掉一般,全身的力气都仿若在这时被掏空了。

不知道过去多久,四周才再度回归到了它应有的安静。

只是那栋别墅,彻底化为了一片倒塌的废墟。

刀疤脸面‘色’难看的站在废墟之上,周身被丝丝的沼气所环绕。

梁若芸脸‘色’惨白的倒坐在废墟上,被吹动起来的发丝上,染着些许鲜‘艳’的血迹。

至于冷月则完全化为了一块人形冰雕,而在此时则在快速的融化着,直至冰雕完全化开,冷月才面无血‘色’的‘露’出了真容。

“梁若芸!你竟敢真的出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