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九十九章 跟我走!(第三更)

第九十九章 跟我走!(第三更)


                就在刀疤脸的咒术轰击冷月的瞬间,梁若芸则利用她的震‘荡’法域,替冷月承受住了一部分的攻击。。

但因为准备不充分,加之刀疤脸的咒术威力又很强大,所以梁若芸才会受伤。

不过也正因为梁若芸的分担,所以冷月才仅仅只受了些轻伤。

可即便如此,也依旧令刀疤脸大为意外,显然没想到冷月竟还能有力气站起来。

“我没法眼睁睁的看着,我带来的人被杀!

刀疤脸,我们二人联手,你绝然没有胜算可言,我希望你能将人‘交’给我们,我们也不会与你为敌,且算我梁若芸欠你个人情,以后有机会必定偿还。”

梁若芸这时候从地上站起来,对着刀疤脸说道。

“威胁我?在我的地盘竟然还敢威胁我?”

刀疤脸显然是不买梁若芸的仗,毕竟在他的地盘上,哪能说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见刀疤脸像是要通知其他人的样子,冷月冷哼一声,气势瞬间便到达了,接着便见他缓缓抬起无韧剑,嘴上轻喃一声:

“无息!”

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刀疤脸和梁若芸都没有反应过来,然而冷月此时爆发出的气势,则无疑在告诉他们,冷月正在释放禁忌咒术!

然而任他们谁都没有察觉,冷月到底是什么时候蓄势准备的。

但是眼下在知道这些,则显然已经晚了,随着冷月的呢喃声响起,接着,冷月的身影便从原地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挥剑斩向了刀疤脸。

无尽的寒意开始蔓延,天地间霎时遭到了大范围的冰封,在漫天的寒气之中,一个巨大的人‘性’虚影,正握着一把无匹的巨剑,由高空重重落下。

“绝灭沼域!”

禁忌咒术,又是由经理级别发出来的,在毫无防备之下,一旦中招绝对是重伤的下场。

并且对方的这招,还明显和法域结合在了一起,这在威力上更会有所加成。

刀疤脸心中大骇,只能亡羊补牢的施展出自己最强的防御,打算最大程度的减缓伤害。

沼气形成一层层的防护,其中更浮现无数怨灵的残影,在沼气中咆哮挣扎。

“轰隆!”

震耳‘欲’聋的爆响演变成层层递进的音‘浪’,带着狂暴的寒雾,齐齐刮向刀疤脸。

刀疤脸的绝灭沼域,仅仅只抵挡了片刻,便见其中的怨灵相继魂飞魄散,沼域所形成的防护壁垒,也直接被在冰封后化为了块块冰屑。

而那自天空降下来的巨大剑刃,则直接劈砍在了刀疤脸的头上。

“啊!”

刀疤脸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脑袋几乎被切掉了一半,从眼鼻口中都有些许血迹渗出来。

他双‘腿’打颤的站在原地,仍死死的咬着牙没有令自身倒地。

禁忌咒术释放后,施法者便会遭受巨大的反噬,所以这毫无疑问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咒术。

他之所以能如此令刀疤脸,甚至是梁若芸都没有注意到的做好准备,是因为他之前是故意将自己困在冰封里,被刀疤脸的沼炎炙烤的。

目的就是要让刀疤脸大意,他好藏在其中准备禁忌咒术,给对方致命一击。

本想着在之前就发动的,但是因为梁若芸的出手,所以他便及时留了手,这才有了之后的出其不意。

冷月别看不懂得人情世故,但是在战斗方面的智商却高的可怕,并且在经验上也非常丰富。

他很清楚,以自己刚晋升经理的实力,尽管仗着对于法域的运用,以及咒术与法域等各方面的结合,要较大多数经理强些,但是若是你来我往的去拼硬实力,他决然不可能是刀疤脸的对手。

只有趁着对方大意,用他最强的禁忌咒术攻击,才方有一线获胜的机会。

刀疤脸这时候也再没有力气说什么,便使出全部力气去拿术法‘药’水恢复,但就在这时候,一条如蛇般的长鞭,却突然远远的缠在了他的脖子上。

“梁若芸……你要是杀了我……你和你妈妈都会倒霉的……若你放了我,今天的事情即便被上面知道,也只是彼此的矛盾,并不会有太大的事情。

我将你要的人给你,我们不再有任何‘交’集。

我保证从此以后都不再招惹你们。”

刀疤脸见梁若芸要杀他,他也不敢再动了,只得去直戳梁若芸心里面的弱点,说服她放自己一马。

事实上梁若芸在听后也显得很犹豫,因为他们不杀刀疤脸的话,即便第三冥府找上来,他们最多就受些惩罚而已……

“啊!”

就在梁若芸陷入犹豫的时候,刀疤脸则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当梁若芸再去看时,他的人头已然被飞溅的鲜血,冲出去了很远。

冷月半跪在废墟上,手上的无韧剑已然不再,显然,刚刚给刀疤脸那一击的人正是他。

“你……”

“这个人绝对不能留,既然是死敌,那么就用除后患。”

冷月不知不觉间,便将夏天骐那一套话说了出来。

梁若芸听后有些茫然的看着冷月,继而咆哮道: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刀疤脸如果死了,这三大冥府就彻底‘乱’套了!”

“难道现在的冥府就不‘乱’了吗!

你一个人的隐忍,你一个人的包容,能让这冥府变好吗?你能让这第二域的纷争平息下来吗!”

梁若芸呆呆的看着冷月,显然完全没想到,这番话竟然是从冷月的嘴里说出来的。

“我虽然做不到,但是我可以保住你,保住梦琪,还能让我妈妈维持现有的处境!”

“跟我还有我师妹离开冥府,你妈妈我发誓一定会将她救出来!”

冷月看着梁若芸,语气坚定的说道。

梁若芸从没有心绪像现在这么‘乱’过,她甚至连最基本的冷静都做不到。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是逃跑,还是怀揣一丝侥幸的留下来。

她不知道,她的脑袋好‘乱’。

“即便你还在这里,你妈妈也依旧在被囚困着。

你选择的留下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我们如果逃掉的话,你妈妈非但不会有事反倒会更安全。

因为只有她活着,才可能再引你回去。”

冷月也不会劝人,更不知道自己说的对不对,说起来他刚刚说的那套,还是下意识去模仿夏天骐说出来的。

但无论怎么样,他就只有一个想法,带上赵静姝他们,还有梁若芸从这儿离开!

(一笑祝单身贵族们开心快乐,至于有对象,有家有孩子的,我就不祝福了,因为你们已经很快乐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