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九十七章 激战刀疤脸

第九十七章 激战刀疤脸


                尽管自身已经完全陷入了刀疤脸的沼泽法域中,但是冷月的脸上却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双眼中闪烁着冷冽的杀机。。

“冰封!”

冷月的皮肤上浮现出一层散发着寒雾的冰晶,随之极快的向着四周蔓延。

所过之处,霎时间全部化为块块犹如钢铁般的寒冰。

原本正犹如沸腾似的沼泽,此时则完全安静了下来,浓浓的寒雾聚集在头顶的天‘花’板上,令别墅内的温度陡降到了极点。

梁若芸充满挣扎的站在别墅的‘门’边,无论是冷月还是刀疤脸,在利用法域展开进攻的时候,都有意的避开了她。

显然这场战斗的双方,都已经将她视为了局外人。

冷月是不想让梁若芸为难,毕竟赵静姝是他的朋友,而不是梁若芸的朋友。

梁若芸能自降身价的过来请求刀疤脸放人,不管结果如何,她都已经尽最大能力帮助他了。

更不要说,她还遭受了刀疤脸的一番羞辱。

有些话他虽然不说,但是并不代表他心里面不懂。

梁若芸的妈妈目前被囚禁,她本身就已经身处在恐惧与无力的漩涡中,她已经不敢再去招惹任何一方,甚至是任何一人。

因为她的某些决定,很容易就会令她和她妈妈的处境变得更加艰难。

所以这件事到现在为止已经和她无关了,他的朋友,他会靠自己救出来。

并且他还要杀了刀疤脸,因为对方不但抓走了他的朋友,更还羞辱了他的老师。

不论是哪一种原因,刀疤脸今天都非死不可,哪怕是拼上了他的‘性’命,他也誓杀此人!

比起冷月的决绝,刀疤脸敢于动手的原因,则是仗着他接近高级经理的实力,以及他对梁若芸的了解。

尽管他和梁若芸毫无‘交’情,并且因为现实中冥府的事情,他们一直都处于明争暗斗的敌对方。

但是敌人往往是最了解敌人的,和梁若芸打过这么多次‘交’道,他太清楚梁若芸是个什么人,那就是一个谨小慎微,并且在骨子里总是退让,妥协的一个人。

再加上梁若芸的妈妈目前正处于囚禁的状态,所以他料定梁若芸必然不敢真的动手,要么向他低头,要么灰溜溜的离开。

梁若芸几乎是每一个人的‘女’神,他也很渴望能够得到她,但是他心里面清楚,自己是不可能得到对方的。

那么既然自己得不到,那就想办法将其毁掉,让别人也无法染指。

你梁若芸不是‘女’神们,不是喜欢气质超然吗,那我就不听的摧毁你的自尊,不停的践踏你所在意的一切。

刀疤脸之所以能够在现实中称王称霸,到了第二域依旧能完美的打理好同上级的关系,‘混’的风生水起。

天赋实力这些硬件不谈,他最擅长的就是卖‘弄’手段。

只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该做什么事,知道什么人该放,什么人该留,更知道什么人能‘逼’,什么人绝对不能‘逼’。

当然了,作为一名资深经理的傲气是不能被丢弃的,所以他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实力不如他,还敢像他公然挑衅的敌人。

这种敌人更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留的。

所以在刀疤脸的眼里,冷月他也是必须要除掉的。

眼见自己的沼泽法域,竟然完全被对方的法域给冰封住,刀疤脸的表情多少显得有些意外,显然是低估了冷月的真实实力。

本以为只是一个不怎么样的新晋经理,眼下来看,倒是颇有些实力。

“你以为你真的能够封住我的法域吗?”

“沼炎!”

刀疤脸咧嘴‘露’出一抹狞笑,接着,便见原本被冷月冰封住的沼泽,突然跳动起碧绿‘色’的火焰来。

火焰一开始只‘露’出些许的火苗,但很快,便在冰面上剧烈的燃烧起来。

冷月取出他的无韧剑,继而又从怀中取出几张咒符,在极快的喃喃几声后,便咬破舌尖对着几张咒符喷出一股血雾,随后,便见那些咒符直接裹在了无韧剑上,令无韧剑散发出紫红‘色’的光芒。

面无表情的举剑,随后狠狠的劈砍在下方正在燃烧的沼泽上,随后,他便直接从沼泽里跳出,脚下狠狠朝着下方一踏,原本已经融化的沼泽,顿时又被冰封的严严实实。

“光影斩!”

冷月“腾腾”的踩着冰面,身子微微向下弯曲,挥动着手上的无韧剑直接斩向了距离他不远的刀疤脸。

一剑斩出,霎时化为万千剑影,大有一种要将刀疤脸斩为‘肉’泥的架势。

“就凭你也想压制我?不自量力!”

刀疤脸丝毫不惧冷月的攻击,便见他直接从腰间‘抽’出两把碧绿‘色’的钩子,继而将双钩‘交’叉一横,冷月那万千剑影刹那间消失无形,只剩下单单一把无韧剑正被那双钩死死的拦住。

“滚!”

刀疤脸嘴上的口型变化,继而张嘴发出一声音‘浪’,冷月刚想‘抽’身,但却像被车子撞到一样,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门’边的墙壁上。

“别这么快就倒下啊,陪老子再多玩一会儿!”

刀疤脸大笑一声,脚下用力一蹬,举着双钩便再度袭向了冷月。

冷月刚刚那下被撞得不轻,但是刀疤脸却根本不给他舒缓的时间,所以他只好从怀中取出几张大一号的银符,口型变幻间,4张被他丢出的银符,便在半空中合二为一,继而爆发出一阵耀眼的银光,轰然爆开。

气‘浪’在被冰封的沼泽上狂暴的跳动,更令在四周留下了一片倒塌的废墟。

刀疤脸再度释放出鬼域抵挡,过程中,他则也喃喃起来,随后取出两张咒符贴在双钩之上,怒喝道:

“去!”

伴随着刀疤脸的怒喝,便见原本被他攥在手里的双钩,赫然变为两道绿‘色’的光影,宛若具有生命一般,从两边齐齐的对冷月轰砸下去。

“给我破!”

冷月站在原地不躲不闪,目‘露’疯狂之‘色’,对着那轰砸而来的双钩,便连续两剑挥去。

一剑挥去,在空中同其中一只钩子剧烈的碰撞在了一起。

无韧剑那散发着紫红‘色’光芒的剑刃,顷刻间变得暗淡无光,上面更是出现了一些细微的裂缝。

但还是硬生生的被冷月将那只钩子狠狠劈飞去了一边。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