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四十四章 记忆

第四十四章 记忆


                鬼域无声无息的将整间屋子覆盖,夏天骐长长的吐出一口烟雾,一双满带杀意的眼睛已然化为了如碧海般的绿色。

“这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你真的是等得我好苦啊。”

女鬼仅仅只是恶鬼级别,实力就算是比曾宇手下的那些高级主管们强,也强不太多,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女鬼显然也能感觉出来,对方的实力明显要比它强大太多,于是想也不想的就要逃走。

感觉到鬼域上传出的轻微波动,夏天骐依旧站在原地不为所动,只是那女鬼所在的四周空间,这时突然变作一团模煳。

随后,一声犹如酒瓶摔裂的碎响,清晰的从女鬼那边传了过来。

毫无疑问,在他的鬼域包裹之下,女鬼所尝试反抗的鬼域,已然被他挤压成了碎片。

而在女鬼的鬼域彻底崩碎后,他便瞬间瞧准机会,原本覆盖在屋子里的鬼域,霎时发生收紧,化为一个鬼域瓶直接将女鬼封困在了里面。

“让我逮到,想跑是不可能的。”

夏天骐在对女鬼宣判死刑后,便对还侥幸活着的几个人说道:

“不想死就赶紧从这儿离开。”

几个幸存者早在之前就已经被女鬼吓软了腿,在听到夏天骐的话后,他们才再度回过些神来,哭喊着从屋子里逃了出去。

而在他们原来瘫坐的位置,则留下了很大一滩液体,显然已经被吓尿了。

“别杀我,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在几个幸存者离开后,夏天骐本想一口吞了那女鬼,但就在这时候,女鬼竟然口吐人言的向他求起饶来。

听到女鬼的求饶,夏天骐心中一动,便暂时打消了直接将鬼物吞掉的念头。

毕竟能说人话的鬼他见得不少,但是张嘴求饶的他见得却并不多。

鬼物可以说和人类一样,都是一类很庞大的族群。

而作为入侵者的它们,无论是在第二域,还是在下面的诸多现实世界里,都算是人类的天敌。

但是关于鬼物的老巢,却没有几个人能够说清楚,更不知道鬼物入侵的原因。

当然了,这种隐秘或许有人知道,但其中却并不包括他。

所以如果有可能的话,他还是非常希望能够从这只女鬼的嘴里,获悉到一些关于鬼物来源地的事情。

“想让我放过你?理由呢?”

夏天骐非常耐心的坐在沙发上,反正女鬼被他的鬼域封锁的死死的,他就是这时候进卧室里睡上一觉,那女鬼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待在这儿。

“我不知道什么理由。”

和大多数的鬼物口吐人言都不同,这只女鬼的可以很自然的控制它的语调,而不像其他鬼物那样,不是从嗓子眼里硬挤出来,就是在很大声的咆哮。

“人话说的还挺6。

其实想让我放过你也不是不可能,只要你回答我几个问题。”

“你问吧。”女鬼不敢不答应,听后的点了点头。

夏天骐越看这女鬼,越觉得这女鬼简直和人类没什么区别,如果没看到这一屋子的残肢碎肉,或许他还真不会将其与鬼物联系到一起。

“你是怎么进来这里的。”

“我是通过空间重合进来这里的。”

“空间重合?”

夏天骐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哪里听到过类似的说法,但却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好在是女鬼有清楚的解释:

“在我苏醒后,我处于一块狭小的空间里,空间里只能容纳我自己,带着我一直在虚无中漂泊。

直到那块小空间同这里的空间壁重合在一起,我才能从中出来。

而过程中,我还看到许多和我一样的小空间,它们也都在虚无中漂泊,但只有一部分会成功与空间契合,至于另外一部分,要么一直在各大小空间里漂泊不停,要么则会被神光消灭。”

听女鬼说到这儿,夏天骐才恍然想起来,陈生貌似也和他说过类似的事,陈生当时说那是他的一个朋友告诉他的,每只鬼物在降临到现实之前,身体都被一层空间包裹着,只有在与现实空间壁发生契合的时候,才能侵入现实里。

现在再听女鬼这么说,这件事已经能够百分百确定了。

“你说的虚无,以及神光又是什么?”

“虚无就是这世界的另外一面,一面是现在这样,另一面就是虚无。

至于神光,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应该是某种阻击力量,因为它攻击的主要对象,都是实力更为强大的破坏者。”

“虚无,神光,破坏者……”

夏天骐渐渐在脑海里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在世界的另一面,是一片看不到光的虚无,其中充斥着不知道多少,正在漂泊等待侵入现实的鬼物。

过程中,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不停搜寻着强大的鬼物,继而在虚无中将它们消灭。

破坏者,无疑就是鬼物对于自己的称唿,虚无则是世界的另一面,而神光,在他想来很可能就是那些阻击强大鬼物的冥府高层。

这么一想的话,就间接的证明了那些被封锁在第三域的高层们,或许并没有死。

他们一直在阻击着强大鬼物的入侵。

夏天骐在想了一会儿后,又对那女鬼问道:

“你们为什么要对入侵这个世界,又为什么要对这个世界的人类展开残忍的杀戮。”

“这是我们存在的意义,也是我们被送来这里的使命。

破坏这里的一切,消灭这里的一切,这就是原因。”

说到这儿,女鬼也露出人性化的伤感,继而声音略低沉的说道:

“这是无法违背的命令,如果我不杀人,不杀很多人,不去破坏这里的一切,我就会消逝。”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你不去杀人,你自己就会死?”

“嗯,就是你说的这样。”

“听上去怎么像你们被诅咒了一样。”

“我对于进入到虚无之前,完全没有半点儿意义。

有些时候我是清醒的,我会让自己尽量保持镇定,但是大部分时间里,我都是狂暴的,一心只想杀人,只想折磨他们。

我不知道其他破坏者和我是否一样,起码我是讨厌去做这种事的。”

鬼物的狡诈,夏天骐是了解过的,所以他对于一只鬼会有这种心怀不忍的说法,心里面是持有相当大的怀疑的。(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