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三十八章 承接

第三十八章 承接


                并且从曾宇那儿夏天骐还了解到,最近一段时间,风向街区出现灵异事件的频率非常高,几乎每隔个两三天就会发生一起,并且鬼物的实力还都不弱,几乎都在恶鬼级别。

这也让他手下的那些高级主管们伤亡惨重,损失接近一半还多。

曾宇显然觉得这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毕竟高级主管的数量就这么多,虽说也会有主管踏入恶鬼级别,但是在数量上却根本无法弥补损失。

倒是夏天骐听后觉得这是一个好事,毕竟他眼下正愁碰不到恶鬼级别的鬼物呢,像光影街区和龙腾街区,出现的灵异事件绝大多数都是厉鬼级别的事件,不夸张的说,吞掉一只厉鬼还不够他塞牙缝的呢。

到了他现在的这个层次,也只有吞食恶鬼才能令他的实力有所提升。

所以他也暂时放弃了回去光影街区的念头,既然这里事件多,曾宇又觉得伤亡大,那么正好各取所需,互相解决对方的问题。

“最近一段时间我会暂时留在你这儿,如果再发生恶鬼级别的事件,我会出手帮你们解决,不必你亲自出手,亦或是让下面的高级主管参与。”

曾宇和夏天骐这时候已经各自喝了有半斤多的白酒,不过两个人看上去都像是没喝一样,脸上就连点儿酒红都没有。

“你要帮这里解决灵异事件?”

当听说夏天骐要暂时留在这儿,帮着解决恶鬼级别以上的灵异事件时,曾宇顿时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见到曾宇张着嘴一副要吃人的表情,夏天骐笑着问道:

“曾经理,用不着这么夸张吧?”

“不是我夸张,而是你这个决定太让我难以理解。

成为经理后,只要下面的人参与并解决掉灵异事件后,所有奖励都会先到经理的手里,之后则会由经理进行分配。

所以到了这个级别,几乎很少有人会继续参与到事件里,都是坐享其成。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成长到高级经理,亦或是更高的级别。

曾宇将他对于经理的认知,面露狐疑的说了出来,说起来他并不相信,作为一个掌握着三个街区的经理,会连这种基础的事都不知道。

“你说的这些我当然知道,但是我有和你说过,我并没有获得经理的管理权限。

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我是无法获取哪怕一个荣誉点的。”

曾宇听后心里面也变得更加疑惑起来,但是他见夏天骐没有要说的意思,他也没有欠那个嘴去多问。

既然夏天骐不求回报的帮这里解决事件,那么他自然是非常欢迎,毕竟说起来,夏天骐才是这风向街区真正的统治者。

“不管怎么样,我都非常感谢你,如果有你在这里帮我们,我想这里应该会很快的从困境中走出来。”

说完,曾宇便起身给夏天骐到满酒,随后拿起杯子敬道:

“如果夏经理真的是为了人类的未来着想,也真的愿意平息这第二域的纷争,那么就算是你让我曾宇去死,我曾宇都不会说出一个不字。”

曾宇这番话真的是发自心底的,他现在之所以还活着,根本就不是为了贪图享受,享受权力所能带给他的这一切,而仅仅是想要除掉更多的鬼物,让杀害他妻儿的鬼物血债血偿。

所以如果夏天骐真的做到了,那么他就算是死掉又能怎么样呢?

反正他也每日每夜的思念他的已经死掉的妻儿,早就想等一切都结束后,就立马了结自己去陪他们。

一个人的话是否是走心的,可以说很容易就能听出来,夏天骐看着曾宇充斥着视死如归的暮光,他能感觉到,对方真的可以为此豁出性命。

两个人之前如果说还不熟悉,说的都是一些比较官方话,不断在彼此试探着。但是至此,曾宇却已经对夏天骐打开了部分心扉,因为这个人的确和他以往见到的人都不同。

他觉得夏天骐虽然也有野心,也有**,但是从始至终,他都没能将最本质的人性标签拿掉。

说白了,就是没有忘本,没有从人类的根茎上将自己摘出去。

能够做到这一点,说的容易,但是真正坐起来确实极难,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在最辉煌的时候回想起当年的落魄。

一顿饭,曾宇和夏天骐两个人一直喝到天亮才算结束。

曾宇为此特意将他的住所腾给了夏天骐,而他自己则直接搬去了办公室。

一晃,又是很多天过去,期间夏天骐也有用通讯器给陈生打过电话,并将已经收复风向街区,并会在短时间内留在这儿的想法告诉了陈生。

陈生听后也没说什么,只是连连在电话里拍马屁的讨好夏天骐,说着一些好听,但是根本没有半点儿营养的话。

就这样,夏天骐就暂时在风向街区安了家。

他住的地方,和大多数普通居民一样,就是在一栋居民楼里,要说和普通民宅唯一的不同,那就要属楼上的阁楼了。

阁楼虽说墙壁矮了一些,有的地方没法支起身子,但是总的来说还算是不错。

毕竟这间屋子在面积上也算不上多大,他自己一个人住,倒也不会觉得太冷清。

再者,比起光影街区和龙腾街区来说,这里才更让他有那种以往生活在现实中的感觉。

而就在夏天骐暂时在光影街区落脚的时候,独占着正片内域地区的三大冥府,终于是同反叛者联盟再度爆发了一场极具规模的冲突。

两方各自派出近30名经理出战,光是高级经理就出动5人,一战之下,两方人员都损失惨重,反叛者联盟再度退回外域,而三大冥府则将内域封锁的更加严密。

在外域的一栋四合小院里,沐子熙光着膀子,正在不停用温水浇着身上所沾染的血迹。

而在另外一边,刘言敏的身上也只穿了一件黑色的短裤,上身的肌肉虬扎,一个紫色的鬼影清晰可见,一直蔓延到他的脸上。

除了沐子熙和刘言敏两个人之外,在屋子里还有另外几个人在休息。

看上去就像是刚刚才经过一场惨烈的厮杀。(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