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九章 集中地

第二十九章 集中地


                “打听到了吗?”

夏天骐心中有些期待的问道。

“打听是打听到了,但是不知道可不可信。”

楚梦琦的回答这时又变得有些不确定。

“什么意思?”

“因为我和师兄的级别不够,所以很难和其他经理说上话,所以我就将这件事告诉梁姐姐了,是她帮忙打听的。

结果她从一个她非常厌恶的人那里,得知第三冥府的总监,名字就叫做夏醇。

你爷爷……应该不会那么厉害吧。”

楚梦琦的不确定,显然是因为不相信夏天骐的爷爷,竟会是总监级别的人。

毕竟总监级别的人物,对于下面的各级别的职员而言,几乎属于是传说中的人物了。

当然,这也不怪楚梦琦不信,因为看夏天骐这一路走来的艰辛,也很难将他与一个站在强者之巅的总监联系起来。

“以前我还有些不确定,但是听你这么说,那个第三冥府的总监,应该就是我爷爷。”

夏天骐到现在心里面已经很确定了,他爷爷就是第三冥府的总监,毕竟从他爷爷所布置的种种来看,也不难想到他爷爷的强大。

他之前就猜想,他爷爷的实力最弱也会是高级经理,所以当听楚梦琦说是一名总监时,也并没有让他感到很惊讶。

“你爷爷真的那么厉害啊?总监啊可是,那就是这个世界绝对的强者了。可为什么……你一直都很苦逼啊。”

“我爷爷现在应该是和其他一些冥府高层,被困在第三域没法出来。

应该就在我刚刚加入冥府的前夕,所以这之后我一直都无法联系上他。”

如果按一个正常逻辑去想,他完全可以仗着他爷爷的名头,在第二域横行无忌,奈何现在所有人都认为那些原本统治三大冥府的高层都已经死了。

所以单不说他们信不信他是夏醇的孙子,就算是真有人相信,也绝不会因为一个死去的强者,而对他礼让什么。

“原来是这样,哎,如果你爷爷还在第二域多好,这样我们就有靠山了。”

楚梦琦叹了口气,多多少少有些郁闷,之后便又听她说道:

“最近总有一个人渣往梁姐姐的住处跑,不但骚扰梁姐姐,还对我出言不逊,很是讨厌。

我师兄因为看不惯,曾开口和他顶撞过两句,要不是梁姐姐在旁圆场,对方就对我师兄动手了。

我相信我师兄绝对不怕他,但是听梁姐姐说,他的姑姑是现在第二冥府的掌权人,梁姐姐的妈妈就是被她的势力囚禁起来的。

所以就连梁姐姐,对于那个人也都是忍气吞声。

我劝我师兄了,但是我师兄显然不会听我的,最近也变得更加拼命,我真怕哪天他们再撞见,会打起来。

我们现在立足不稳,梁姐姐的处境也很被动,一旦打起来,师兄绝对占不到任何便宜。

到时候梁姐姐那边也帮不上忙,那就糟了。”

最近他们一直都没有太多联系,所以夏天骐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内域的事情。

本以为过去梁若芸那边,起码有梁若芸罩着,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他现在听楚梦琦这么一说,貌似处境也不是太好。

其实倒也不难理解,毕竟冷月就算是再厉害,眼下的头衔还是个高级主管,别说是内域的那些优越感爆棚的经理,就连这偏远的外域,像陈生吕斌这种经理,都不把下面的人当人。

“你师兄你的脾气你很了解,有些事就是我也没法说服他。

梁若芸算是他半个师傅,你又是他非常重要的师妹,你俩被欺负,他自然是看不过去。

总之你还是在旁边,多说说吧,得让他知道现在已经不是在现实里了。”

说到最后,夏天骐又不禁补充说:

“那边如果有什么异动,一定要记得及时通知我。”

挂断了楚梦琦的电话,夏天骐对于他们两个人也有些担心,不过他觉得冷月应该不是那种,看不清形势的人,当然了,前提是那个骚扰梁若芸和楚梦琦的人不要太过分。

他现在没法过去那边,也没有实力能够对梁若芸他们的处境,起到任何改变的作用。

所以他也只能寄希望于,楚梦琦他们能够好好地,在那边尽量保护好自己,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第二天,夏天骐一直睡到中午才起来,起来后,他便给陈生发了个消息,让他立马过来。

陈生到的很快,夏天骐在让他坐下后,便说道:

“对于这第二域外域的情况,你要比我清楚,所以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听夏天骐问起外域的事情,陈生赶忙回答说:

“外域大大小小,一共有差不多近200个势力,当然,反叛者联盟并不包括在内。

而在这200个势力中,绝大部分的管理者都是经理,势力组成,也基本上是一个经理,加10到20名高级主管。

不过也有一些较大一些的势力,存在着2名,以及多名经理的情况。”

“200个势力?还不算反叛者联盟?”

“是的,反叛者联盟由3大鬼王统领,其中的人员绝大多数之前都是三大冥府的人,几乎不涉及那些小势力的人。

简单说来,就是三大冥府内耗,术法拥有者阵营,对付鬼物体质者阵营。”

“但是在小势力的统治者中,起码也有鬼物体质的人吧,可反叛者联盟为什么不将他们也吸引进来。”

“因为并不是所有鬼物体质者,都愿意掺合进这种战争的。

尤其是在冥府自顾不暇,没法对他们进行清理,反叛者联盟的人,也觉得凭他们现有的实力,足以和冥府作战。

所以那些小势力才得以幸免。”

陈生说到这儿,表情也立马变得兴奋起来:

“夏经理,我昨天晚上想了整整一个晚上,我发现你说的没错,这的的确确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只要我们有能力,将那些小势力都拉进来,或是联合他们,或是攻陷他们,由我们所组成的新势力,绝对有机会和他们抗衡。

若说唯一的弱势,就是在高级经理这个层次上的人,或许会低于他们。”(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