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四十一章 看不到

第四十一章 看不到


                这个强行从外面进来的人,叫做孙志金,是张伯仁的高中同学。

正所谓什么人找什么人,他和张伯仁一样也只知道在家啃老,自己毕业了好些年,但至今都没有出去工作,不是嫌苦就是嫌累的。

至于另外几个还没有赶过来的朋友,也基本上都是这种状态。

孙志金以为张伯仁有些后悔让他们来,是因为金屋藏娇,然而等他推开张伯仁进来的时候,却发现屋子里根本就没有人在。

“草,原来没人啊?我还以为被你约成了呢!”

“你能不能别乱说话!”

听到孙志金的话后,张伯仁顿时被吓得忙捂住了对方的嘴巴,因为红衣少女此时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可以不想被那少女以为,他是个经常约女人回家的人。

只是对于孙志金说他家里没人,令他多多少少有些疑惑,毕竟只要不是瞎子,应该都能看到那犹如出水芙蓉般的红衣少女吧。

“你干什么啊,洗手了吗,怎么你手上一股子臭脚丫子味!”

孙志金有些不爽的将张伯仁的手从自己的嘴巴上拿开,在嘟囔一句后,张伯仁则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继而神秘兮兮的问道:

“你小点儿声,看到了吗?”

“看到什么?”

“你瞎了?”

“你才瞎了!”

“不瞎那么一个大活人坐在沙发上,你怎么会看不到?”

“谁啊?沙发上没人啊!你说什么呢。”

听到张伯仁说沙发上还坐着一个人,孙志金赶忙看过去一眼,但是哪里有见到什么人在。

听到孙志金说没人,张伯仁顿时不相信的摇头说:

“你别和我闹,装看不见是不是,还想骗我。”

“我骗你干什么,你家沙发上本来就没人,你到底是和我开玩笑呢,还是认真地。”

见张伯仁一点儿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孙志金心里面也突然打起鼓来。

“我没和你开玩笑啊,你难道……看不见她?”

这句话问出来,张伯仁也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我真的没看到你家除了你我还有其他人在,到底是谁啊?你别这样行不,我胆子小。”

“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少女,坐在我沙发上你真的看不见?”

“红裙子?少女?我真的没看见啊。”

孙志金这回直接将目光对准了沙发,但是他却依旧见不到张伯仁说的那什么红裙子少女。

看到孙志金并不像是看到却假装看不到的样子,这一次张伯仁心里面是有些慌了。

如果他能看到,但是孙志金却看不到,这岂不是说明那个突然闯进他家的红裙少女是只鬼?

这么一想,张伯仁的脸色顿时又难看了几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他看了一眼仍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一动不动的红裙少女,随后他急忙将孙志金从客厅里拽了出来,两个人一并来到楼道。

“你和我说实话,一定别骗我,你真的没有看到那个穿着暗红色裙子的少女吗?就是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那个?”

张伯仁将孙志金拽出来后,又不敢确定的问了一遍。

“我看到了就是看到了,没看到就是没看到,我骗你干什么。说起来我倒是觉得你在骗我,问我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如果你看不到她,那或许就是我撞鬼了。”

“撞鬼?”

“是啊,在你没来之前,一个女的突然敲门,我开门后问她是谁她也不说,后来就直接进来了。

哥们还以为是来了场艳遇,所以也没说什么,就心思一步一步的往那方面发展。但是那个女的却一点儿也不上道,就只是坐在沙发上一直低着头。

我起初觉得对方可能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内心或许是比较紧张和纠结,所以才不愿意说话,但是现在我则觉得,对方很可能就是一只……鬼!”

“鬼……?你别闹到了,这世上哪来的鬼。”

“你看我像是和你闹吗!如果不是鬼为什么只有我能看见,你看不见!你告诉我啊!”

“伯仁你别激动。”

见张伯仁对他吼了起来,孙志金劝了一句,随后拿出手机对他说的哦啊:

“等我给刘金龙还有曲兆波打个电话,问问他们到哪了。”

张伯仁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孙志金就找到他两外两个朋友的号码,随后打了过去。

“他们到哪了?”

孙志金这边刚挂了电话,张伯仁就赶忙问道。

“到楼下了已经,马上就能上来。”

家里可能有鬼,所以无论是张伯仁还是孙志金都没敢再进去,两个人就这么待在楼道里大眼瞪着小眼。

直到差不多过去15分钟后,才见到刘金龙和曲兆波两个人,骂骂咧咧的从电梯里出来。

“草,这雨吓得也太大了,地下车库里都他妈是水。”

“你两个也上来的太慢了,不说都到楼下了吗?”

见到刘金龙和曲兆波两个人这么半天才上来,孙志金有些不爽的问道。

“别提了,地下停车场里全是水,我们进里面找了好半天,才找到一个没多少水的地方。

要我看,这雨要是一直下起来不停,再过两天,下面的停车场就得被泡了。”

刘金龙有些担心的说完,便又对脸色很是难看的张伯仁问说:

“怎么了伯仁,是不是担心你那辆卡宴啊,要我说你还是趁早给它开出去,找个好地方停着吧。这要是被泡坏了,得多少钱能修啊,就我那破车,换个原厂的配件都死贵,更别说你的了。”

“车不车的先不说,我现在遇到麻烦了。”

孙志金这时候打断了刘金龙,听他这么说,他和曲兆波都一并看向了张伯仁,继而疑惑的问道:

“什么麻烦啊?”

“我家里进来鬼了。”

“啊?进鬼?”

刘金龙和曲兆波听后,在短暂的惊愕后,都露出一副扯淡的表情说道:

“你可别逗了,真当我们两个的脑袋被大雨给浇坏了?”

“我他妈骗你们干什么,我家里进来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少女,但是就只有我能看到,其他人都看不到。

你们现在进去,看看你们能看到吗?”(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