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七章 冷月的师父

第二十七章 冷月的师父


                随着夏天骐陷入昏迷中,这次事件也随之宣告完成。

吴子豪和徐海明在九死一生中获救,两个人都忍不住倒在地上嚎啕大哭,对于夏天骐冷月等人的救命之恩更是感激的不得了。

待心绪都相对平静一些后,都吵嚷着要请客吃饭,怎么着也要报答他们的恩情。

如果换成是夏天骐,那么没准就答应了,毕竟不吃白不吃。

但是冷月却丝毫没有接受的意思,直接想也不想的便拒绝了,任吴子豪和徐海明怎么说,怎么求都没用。

将夏天骐放在沙发上,冷月叮嘱楚梦琦留在大厅里照顾夏天骐,他则带着吴子豪和徐海明前往了别墅的院落。

门上虽说依旧上着锁,但是在法力得以恢复的冷月面前,则根本不算什么,轻而易举的便将别墅门打开了。

三个人相继从院子里出来,结果刚出来就看到尸体已经被雨水浸泡的发白的王翔宇。

王翔宇除了脸上有着些许擦伤外,并没有发现任何致命伤,看他眼球极为突出,嘴巴张得很大,面部肌肉扭曲的模样,倒像是活活被吓死的。

“这些尸体,由你们想办法处理。”

冷月在看过王翔宇的尸体后,转过脸来,面无表情的对吴子豪和徐海明说道。

“放心吧,我会好好处理的。”

说到这儿,吴子豪忍不住红着眼眶说:

“会遇到这种事情,我有很大的责任,如果不是我答应来这儿,也就……”

吴子豪虽然是侥幸活了下来,但是在这里所遭遇的种种恐怖经历,显然会给他未来造成相当大的阴影。

毕竟12个人一起开开心心的来到这儿,到头来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还活着,那一具具面容扭曲的死尸,就在他们目所能及的视线里,只要闭上眼睛,便能够看到这些死人在死亡前不甘的哀嚎。

徐海明虽然是心理医生,但是他却难以根治心中的病,这次的经历同样会成为他以后的噩梦,久久难以释怀。

“诅咒已经被解除了,你们现在也已经安全了,赶紧回家吧。”

冷月说完,也不再看徐海明二人,便直接转身又回到了院子里。

只剩下吴子豪和徐海明,面露复杂的站在门外。

“我们是在做梦吗?”

吴子豪看了一眼身旁的徐海明,喃喃的问道。

“不管是不是,我都会当它是一场噩梦。我们以后都不会再联系了,因为这会勾起这里的回忆。”

徐海明说完,便丢下吴子豪一个人先走了。

吴子豪又朝别墅里看了一眼,最后目光落到王翔宇的尸体上,他叹了口气,也跟着大步的离开了。

“那两个人已经走了?”

见冷月一言不发的走进来,楚梦琦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嗯。”冷月点了点头,继而看了一眼仍没有清醒的夏天骐,没说什么,也找了个空位置坐了下来。

“看他的样子,没个几天怕是醒不来了,这里死了这么多人,那两个人走后肯定会报警,我们也没法在这里长待。”

“嗯,到时候去市里找个酒店住吧。”

冷月对于楚梦琦的提议没有任何意见,楚梦琦见他这个师兄,很是有些闷闷不乐,她眼睛转了转,猜测说:

“你怎么了师兄?事件都结束了,我们马上就可以到达第二域了,可你看着怎么一点儿也不高兴呢。”

“我是觉得,自己也应该尝试着学习一些,攻击灵魂的咒术了。在第二域还不知道会碰到多么可怕的鬼物,亦是敌人,总不能每次都指着他不计后果的去拼命。”

“这一点我还是非常认同的。这个臭无赖现在虽说很强,但是他的身体实在是太奇怪了,就像是一个x因素,时而让人觉得有他在特别心安,时而又给人一种极具危险的感觉。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感觉,我可不想像小孩子一样,一直被保护着。

我也要发挥属于我自己的价值。

不然一直扯你们后腿,让你们分心,我倒不如不再这儿,毕竟留下来也没意思。”

“就算没意思,你也得给我老老实实的跟着!如果你要是出什么事,我没脸面去见师父。”

“要我说你就是一根筋。”

楚梦琦无奈的看着冷月,想了想又补充一句:

“师兄真不是我说你,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义务,谁必须要保护谁,谁又一定得活着。

你要是总想不管怎么样,都得保护好我,保护好那个臭无赖的,你不但会活的很累不说,并且你还会活的很痛苦。

虽然我从没在我师父那里,知道关于冥府任何属于隐秘的事情,但是能令她到自杀地步的事情,绝对是可怕至极。

还有你师傅,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有想过吗,他为什么非要鬼王的头颅,封印在你的身上?”

“你真的要改改,你喜欢揣测人的这个坏习惯!”

听楚梦琦这么说,冷月顿时板起脸来,像是长辈训小辈似的说道。

“我不是喜欢揣测,我是在阐述事实,这其实很容易就能想到的。

你师傅分明就是希望你,被搅合进冥府这个烂摊子里。

毕竟你和他生活了这么多年,最了解你的一定是他。

咱们也在现实中生活这么久了,在冥府里也待着有段时间了,你有见过那只鬼王跑出来的吗?

根本就没有!

第二域几乎不会让鬼王降入现实世界。

所以你师傅当年和鬼王争斗,最后两败俱伤,冒死将鬼王的头颅封印到你身上,根本就是他一开始计划好的。”

“不要胡说八道!”冷月愤怒的看着楚梦琦,看得出来,他真的是生气了。

但是楚梦琦却不管他,依旧自顾自的说道:

“在你眼里,你师傅是最重要的人,反之,你也觉得你也同样是你师傅最重要的人。

但是你会让自己最重要的人涉险吗?

换成是不得已要对付鬼王,你会让我在旁边观战吗?

这根本就不符合逻辑。”

“我相信他。”冷月依旧坚持着自己的观点。

“你可以相信他,我也相信他不会故意害你。但是,我更相信,他对你一定有着其他的念头。

因为你师父和你一样,都是那种相当偏执的人。

所以他做不到的事情,便会希望你替他做到。

我猜想,我师父知道的那个秘密,他也一定知道。”(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