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章 尴尬的处境(求月票)

第二十章 尴尬的处境(求月票)


                那是一双紫色的眸子!

和那只水彩画里的女鬼一模一样!

女人的模样也开始渐渐变化,最终化为那恶鬼的模样。

刘峰呆呆的看着这一切,甚至来不及缓过神来,头上便狠狠落下来一把菜刀,直接砍中了他的脑袋。

“啊——!”

刘峰痛苦的惨叫起来,抱着已经裂开的脑袋在地上打滚。

而一直在他身旁看着他的那只恶鬼,则在过程中一把按住了他血淋漓的脑袋,继而顺着裂开的伤处,犹如掰瓜一样,将其分为了两半。

虚幻的场景消失,刘峰死睁着眼睛倒在地上,在他的额头上,一把水果刀插在上面。

已然没有了呼吸。

众人在下面等了差不多近半个小时,期间并没有再发生有人被诅咒攻击的情况。

而在不久前,他们每个人都听到了来自刘峰惨叫声,即便不用上去看,他们也能想象得到,孤身上楼的刘峰应该已经死了。

夏天骐已经没有心思再去找话题聊了,距离冷冻期消失还有足足4个小时的时间。

然而算上他在内,这里的绝大多数人都已经被诅咒攻击过。

如果按照这个频率算起来,即便他们有咒符在手,怕结局也会是凶多吉少。

“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啊……”

在面对死亡的等待中,刘悦、张灵鸣以及胡娜三个女人已经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

她们再也抑制不住内心中恐惧的情绪,都崩溃的哭了起来。

毫无疑问,哭声是非常影响情绪的声音,并且对于夏天骐来说,这简直与噪音无异。

吴子豪几个人虽然就在旁边,但就像听不到一样,都面露绝望的在各自回想着什么。

或许都在回想着过去,回想着那些值得他们留恋的记忆。

“我要活下去!”

任飞这时候突然间大叫了一声,接着便对正在看着手机屏幕发呆的吴子豪说道:

“我们留在这儿太危险了,之前王翔宇出去后到底死没死我们也不确定,我们再去试一试吧!”

徐海明听任飞这么说,目光下意识瞥了一眼夏天骐,见对方没有任何反应后,他才说道:

“我们既然已经遭受了诅咒,那么只要诅咒不消失,我们就是逃到天涯海角怕也难逃一死。”

“我不管!逃出去了或许就可以摆脱它!

吴哥,求求你了,我们一起逃出去吧。”

“建议你们还是不要搞什么幺蛾子。

最近这半个小时,既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尽管不能说明这种人群聚集的办法是绝对正确的,但起码会令诅咒发作的时间延长一些。

我之前已经说过了,只要等我们恢复,你们便都能继续活着。”

“可你们还要等很久才能恢复!”

任飞这时候也恐惧的哭了出来,颤抖的指着楼梯所在的位置说道:

“已经死了太多的人了!它是不会放过我们的,我们如果再继续留下谁都逃不掉!”

“老老实实待在这儿!”

冷月这时候突然站起来,面色阴沉的对着任飞警告道。

“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他妈是谁啊!”

“冷神,这小子已经被吓得失去理智了,你就是说再多也没用。”

夏天骐对冷月摆了摆手,示意他没必要阻拦什么,回过头,他则对任飞和吴子豪说道:

“你们要是还想再试试其他办法,那就去试,如果离开别墅就能活下来的话,那我们是真心感谢你们。去吧。”

“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吴子豪说的坚决,说完也不再看任飞,继续看起了手机。

任飞见没人搭理他,凭他自己也根本不可能爬得上去,于是咬咬牙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待着。

听着胡娜几个女人哭哭啼啼的声音,看着头顶上忽明忽暗的吊灯,夏天骐恍惚之间,突然觉得自己的肚子剧烈的疼了起来。

“卧槽,这他妈就尴尬了。”

见夏天骐突然面露痛苦,楚梦琦不禁对他问道:

“怎么了?”

“想拉屎。”

“呃……你怎么没用的事这么多。”

楚梦琦听后不由有些懵逼,夏天骐也不想这么时候跑去拉屎,但是肚子确实疼的厉害,总不至于这么大的人还往裤子里拉吧。

“我也……不想啊,但是……真就还来劲了。”

夏天骐咬着牙,两只手死死的抵在肚子上,他来的时候什么也没吃,并且之前还好好地,完全没有任何征兆,怎么也不可能这肚子说疼就疼。

所以最有可能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就是他再一次被诅咒攻击了。

“可能那该死的诅咒又盯上我了。”

夏天骐捂着肚子疼的脸上都是冷汗,这时候取出一张防御咒符按在肚子上,但是却没有任何效果。

“会不会真的是吃坏了肚子?”

楚梦琦和冷月见夏天骐疼的脸色发白,都有些不大确定。

“吃坏肚子会怀孕吗?”

“我看你还是疼的轻,都这时候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吗。”

夏天骐说完,便将原本捂在肚子上的手拿开一些,也直到这时候楚梦琦和冷月才看清,原来夏天骐的肚子竟真的高高的鼓了起来。

“连我们都看得到,看来这一次诅咒并不是单纯的找上某个人了。”

楚梦琦惊呼一声,之后听他对吴子豪等人问道:

“你们能看到他肚子上的变化吗?”

“能。”

吴子豪几人此时都在惊恐的看着夏天骐,那仍在不停鼓胀的肚子。

此时此刻,夏天骐看上去竟真的像孕妇一样,肚子大的惊人。

“不行了,疼死我了!”

夏天骐肚子疼的直哆嗦,但是眼下却没有好的办法解决,若是再让他的肚子这么大下去,保不齐不会将他撑破掉。

就在夏天骐这边难以应对的时候,刘悦则突然恐惧的叫了一声。

众人下意识看下刘悦,便发现从刘悦的大腿上不停有血水流下来。

接着,原本忽闪忽灭的灯光突然间熄灭了,整栋别墅瞬间陷入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

惊呼声霎时四起,除了冷月三个人没动外,其他人都大叫着犹如无头苍蝇一般,向着各处逃窜。

“冷神,快帮帮我想想办法啊,我这是他妈.的快生了吗!”

(月票已经被甩开了,大家有的请投给一笑,谢谢。另外新书,也请大家收藏一下,不看可以放着。)(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