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六章 心里有病(求月票)

第十六章 心里有病(求月票)


                透过缝隙看去,能够看到布满昏暗‘阴’影的房间里,王梅梅死睁着眼睛正靠在墙边的一个角落,身子一动不动。.: 。

等冷月将房间‘门’彻底推开,和楚梦琦走进去的时候,发现王梅梅已经没了生气。

她的身上并没有任何自残留下的伤口,看样子是被活活吓死的。

“师兄,我说一句你别生气哈,我们怕是救不了他们。

毕竟就连我刚刚都没法控制自己,更别说这些普通人了。”

冷月尽管很不甘心,但是他也知道楚梦琦说的没错,诅咒毕竟和意义上的幻境不同,并不是靠内心坚定的不相信,就能不受任何伤害的。

“我们下去吧。”

冷月没有再停留,之后便和楚梦琦又回到了夏天骐他们所在的一楼大厅。

“怎么样,没事吧?”

见他们下来,夏天骐立马问了一句。

“没什么事。”

楚梦琦象征‘性’的说完,便趴在夏天骐的耳边,小声对他说道:

“这诅咒和幻镜不一样,并不是单纯靠不相信就没事的。如果见到有鬼物出来,还是能逃则逃,逃不了就利用防御咒符抵挡。

我刚刚已经体验过一次了,差点儿将自己的背部抓穿。”

“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都看到你的内衣带了。”

夏天骐听后‘露’出一副恍然的表情,故意提醒了楚梦琦一句。

“呀!”

听夏天骐这么一说,楚梦琦才意识到自己背上的衣服都被她抓开了,从中能够看到些许的皮肤,以及那条粉红‘色’的内衣带。

“先凑合穿我的外套吧,正好我也热了。”

夏天骐将自己的西服外套脱下来给了楚梦琦,楚梦琦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来穿在了身上,结果看上去就像是穿了条连衣裙一样,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包在了里面,显得很是娇小。

吴子豪等人看着夏天骐和楚梦琦,一会儿脸贴脸密语,一会儿又暧昧送衣服的,他们都误以为两个人是情侣。

于是,便听吴子豪故意示好的说道:

“你‘女’朋友很可爱。”

“‘女’朋友?”夏天骐闻言一愣,随后坏笑的看了一眼楚梦琦,大方的说道:

“确切的说应该是童养媳,她很小的时候就被人贩子拐来,卖给我当牛做马了。”

“呃……”吴子豪听后有些懵‘逼’,也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

“你个臭无赖别胡说八道,小心我撕烂你的嘴巴!”楚梦琦听夏天骐这么说,顿时又羞又气的冲他吼了一句。

“开个玩笑而已,别那么大火啊,搞得和真事似的。”

夏天骐示意楚梦琦稍安勿躁,心里面也知道吴子豪会突然这么说,就是想问问楼上的情况,一时找不到切入点,所以才故意扯了这一句。

“楼上那个‘女’人已经死了。”

夏天骐也不隐瞒,直说道。

“死……了……”

吴子豪几人听后,内心压抑的恐惧情绪更是暴增。

“我们有多大的概率活下来?”

徐海明在绝望的沉默了一会儿后,对夏天骐问道。

“百分之五十。”

尽管觉得徐海明这些人,能活下来的可能最多不会超过1成的概率,但是夏天骐并没有说出来,他想要给徐海明他们继续坚持下去的希望。

这里的人或许以前都犯过错误,都不是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好人,但是也没有那种无恶不作的坏人,所以都该拥有活下去的资格。

他们作为外人,作为陌生人,作为看惯了死亡的人,有理由放弃他们,但是他们自己却没有理由放弃。

“一半的概率已经不错了,比我想象的要高。”

徐海明听到夏天骐这么说,不由长松了一口气,这时候对着一个个垂头耷拉脑袋的众人打气说:

“大家听我说一句,我知道没有人想要遭遇这种事情,更没有人想要死在这儿。但是,既然我们已经碰到了,我们已经没法回头了,那就只能坚定自己,拼出一线活着的希望来。

刚才这个朋友也说了,我们越是恐惧,诅咒发作的可能‘性’便越高。

王梅梅就是个例子,所以我们得正常起来。起码,我们要为我们自己争取足够多的时间,来延缓死亡迫近的脚步。”

徐海明的这番话,听得夏天骐几个人都有些惊诧,尽管他之前就觉得徐海明和其他人不同,是一个很冷静,且很善于思考的人,但是眼下,他却觉得这徐海明冷静的有些变态了。

“你是干什么的?”

夏天骐好奇的问道。

“我是一个心理医生。”徐海明说完,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怪不得你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夏天骐听到徐海明的职业后,倒也不觉得意外了,毕竟这些玩心理学的人,本质上就是一些较为贴近机器的人类。

之所以会说他们较为贴近机器,是因为他们绝大多数时候,都能保证自己处于绝对的理智状态。

吴子豪几个人虽然做不到徐海明这般,但倒也能够做到尽量去抑制恐惧的蔓延。

众人彼此开始尝试聊天,开始试着去淡忘当前的处境,夏天骐随后也做了番自我介绍,算是出于对徐海明的欣赏。

“夏先生,问你一个问题,经常面对这种事,你们还会将自己视为人类吗?我的意思是说,死人看得多了,难免会产生麻木的情绪,丧失对弱者的怜悯,就像是人会吃其他动物一样,就是因为惯‘性’,以及绝对力量的差距导致的。”

徐海明在和夏天骐聊了几句后,突然抛出了一个有些奇怪的问题。

“这个看要和谁去比了。和普通人比,我们属于强者,几乎不会受到任何威胁,但是如果和鬼物去比,我们还是弱势的一方。

至于你说的还会不会视自己为人类,我内心的真实感受是有时候会,有时候不会。

矛盾的根源,在于我觉得我是,但是有些行为却不像。但是我的内心,其实是想做一个普通人的,过平凡的日子,享受平凡的生活。

但显然,我现在很难做到。”

徐海明倒真有在认真听夏天骐的回答,听后他又说道:

“夏先生作为一个心理医生,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你有心理疾病。”

“啊?”夏天骐没想到徐海明会突然这么说,不由有些发懵,不过很快,徐海明便又说道:

“不过还有得救。”

楚梦琦听到这两个人竟然还扯上心理了,忍不住在旁吐槽道:

“他不是心理有病,他分明就是心理变态,并且已经病入膏肓,没得救了。”

说完,她又瞥了一眼正安静坐在一边的冷月,示意说:

“还有这位也是。”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