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五章 游戏

第五章 游戏


                吴子豪几个人再度回到了别墅的客厅里,尽管在通电之后,灯光依旧不是太亮,但做到看清楚彼此倒不像之前那么困难了。

“来吧同志们,赶紧把带的东西都拿出来。”

邱帅张罗的大喊了一声,张灵鸣几个人留守的人,则回应说:

“都准备好了,就是不知道我们现在先干什么?是先吃点儿,还是先玩?”

“边玩边喝又不耽误。

我们这么多人,玩游戏罚喝酒,怎么样?”

张克克接过话茬,对着众人笑着说道。

“谁负责带酒了?够不够喝啊,要是不够喝,这荒郊野岭的可没地方去买。”

王翔宇自觉酒量不错,他们这么多人,每个人背的东西就只有那么多,他还真担心没怎么样就把酒给喝光了。

他们早在来之前,就已经分工明确,‘女’的什么都不用带,男的平均下去,有的带‘肉’,有的带酒,还有的带零食和一些能够用来娱乐的东西。

虽然别墅遮风挡雨,但是他们却是按照野营的条件准备的,甚至还有人带着睡袋。

“我带的酒,白酒6瓶,红酒3瓶。”

吴子豪这时候答应了一声,指了指他的背包。

“我也带着酒呢,里面有3瓶白酒,还有5瓶红酒。”

任飞走过去,将自己的背包打开,随后开始将里面装的酒水一瓶瓶的拿出来。

除了吴子豪和任飞外,张克克包里也装了两瓶白酒,这样算上去,一共11瓶白酒,8瓶红酒,倒是足够他们这些人喝了。

不过要是真放开了喝,也就能撑一个晚上,如果明天还想再多留一天,这些酒还是不够的。

“怎么带这么多酒啊,没有啤酒吗?”

张灵鸣看样子是不喜欢和红酒和白酒,有些揪紧的问道。

“啤酒太占地方,又没有度数,再说了也不如红酒好喝啊。”

任飞冲着张灵鸣笑了笑,随后调侃说:

“放心吧,不能太灌你们‘女’生,差不多就行。”

“一定要喝吗?我不怎么会啊,而且酒量也不好。”

王梅梅看到这么多酒,也一脸的不情愿,谁都不傻,都知道要是谁喝多了,准会被这些男的占便宜。

当然了,既然能出来,就说明还是想疯狂一次的,这些人中有一个算一个都没有对象,倒也都不是什么太保守的人。

主要就是看玩的嗨不嗨,彼此能不能来电了。

“你如果喝不下,我替你喝。”

刘峰的声音突然从一边传过来,王梅梅听后刚想说什么,结果邱帅等人便又起哄道:

“看到没,就有那愿意英雄救美的,今天晚上大家可得好好灌灌刘峰,这是有量的人。”

刘峰尴尬的笑了笑也没说什么,众人将酒水和一些熟食之类的东西,都搬到了餐厅的长桌上。

长桌足有六七米长,所有吃的和酒水放到上面,就只是占了一个小角。

十二个人坐在上面,也并不觉得拥挤,只是上面的灯,不知道是坏了,还是因为电压不足,总是在不停的闪烁着。

好一会儿,坏一会儿的。

“这灯一会儿亮一会儿不亮,未免有些太吓人了吧。”

刘悦故意将椅子往张灵鸣的身边搬了搬,因为来这儿的路上两个人经常聊天,所以算是比较熟悉的。

“我倒是觉得‘挺’有感觉,玩游戏正刺‘激’。”

众人一个个都安安稳稳的坐好,然后彼此讨论起了接下来到底是玩什么的问题。

“是玩杀人游戏,还是谁是卧底?”

邱帅一上来就只提出了这两个选项,看样子这两个游戏也是他比较钟意的。

“举手表决吧。同意玩杀人游戏的举手?”

邱帅说完,就要让众人举手表决。

但这时候,张克克却突然打了个岔:

“非得玩这种桌面上的游戏吗?”

“那还有什么是能玩的?”邱帅有些不爽的问道。

“我倒是没说这游戏不好,只是觉得这种游戏在哪都能玩,咱们有些‘浪’费了这么好的环境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痛快点儿。”

任飞和王翔宇也都看张克克不怎么顺眼,这时候不耐烦的催促了一句。

“我们玩捉‘迷’藏怎么样?这么大的别墅,玩捉‘迷’藏肯定既有气氛,又有意思。”

“不玩。”刘悦第一个提出反对意见:

“太吓人了,我不敢玩。”

“我也不敢玩,这里大是大,但是往哪里藏啊。”

张灵鸣也摇了摇头,不觉得张克克这个提议有多好。

“这有啥吓人的,我们这么多人在,玩玩多好啊。”

张克克依旧不死心,直到吴子豪突然提议一句说:

“这个等一会儿看看吧,现在还没有到o点,我们这一晚上呢,有很多时间去尝试别的,也不急于一时。

要我看咱们还是玩谁是卧底吧,之前也都准备了卧底本,玩杀人游戏的话,还要‘弄’出个法官,有些麻烦。”

听吴子豪开口,其他人也都没再有意见,就算是有,就像吴子豪说的那样,一晚上长着呢,也不急于一时。

等这个游戏玩够了,就是自己不提,也会有其他人站出来。

“那行,就谁是卧底好了。把卧底本拿过来,都撕下来,然后我们‘抽’取。”

卧底本是王翔宇之前在网上买的,每一张都是一轮,像是卡片一样,可以撕下来,然后让每个人去‘抽’。

王翔宇将卧底本拿出来,邱帅便怀疑的问道:

“你买的卧底本之前肯定看了,这样不公平。”

“我没看,买回来我就装起来了,不信你们自己看,都没拆包装。”

王翔宇将手里的卧底本冲着众人晃了晃,直到看到上面的塑封包装还在,邱帅在尴尬的笑了笑,不再质疑什么。

“不过玩之前,咱们应该说好,得有惩罚。不然就没啥意思了。

惩罚这个事我们也得定下来。”

“惩罚就喝酒好了,当然也可以选择。

可以选择喝酒,或是选择一个人去院子里待上5分钟。”

“能不能换个惩罚,这也太变态了。”王梅梅根本不敢自己一个人去院子里,光是中间要走过的那个走廊,就足以将她吓哭。

“那就跳脱衣舞,反正就是这3个选项,不然多没意思。”

最后十二个人一商量,还是选了要么喝酒,要么就是自己一人去院子里待上5分钟。

当然也可以选择去楼上的某间卧室里。

而喝酒的话,也有要求,‘女’生喝红酒,一次喝差不多十分之一,男生喝白酒,7口一瓶。

尽管也有反对意见,但是少数服从多数,也只能这样。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