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五章 这是什么鬼(求月票)

第二十五章 这是什么鬼(求月票)


                不过危险并没有彻底‘逼’近他们,夏天骐在挣扎中顿感之前消失的鬼气,再度变得充盈起来,显然能力冷冻期已经结束了。

“都给我滚!”

双眼中迸发出两束紫‘色’的光,夏天骐瞬间发生了恶鬼化,随后犹如一个大力士般,暴利的将不停往他身体里钻的那些人皮,一一撕扯的稀碎。

冷月那边也拿出一张张咒符,光影闪烁间,所有被控制的人皮皆以被烧成了黑灰。

“终于活过来了!”

夏天骐发狠的捏了捏拳头,之前被那鬼物追的那么惨,他现在心里面仅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那该死的鬼东西轰成渣子。

在吞掉冷月的鬼王残肢后,夏天骐的鬼域覆盖范围几乎增加了一倍,坚固程度更是有了很大的提升,如今的他非常肯定,即便是在碰到王云鹏和陈铭这种经理,也存在着一定的防御力,而不似之前那样,会被轻轻松松的破开了。

鬼域的范围不断在向外延伸着,直到他感觉到了阻力才终于停下来。

“我找到那个鬼东西了!跟我来!”

夏天骐冲着身旁的冷月提醒一句,便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随后利用鬼域直接出现到了一间酒楼的套房里。

套房的面积很大,并且装修的也不似他们之前住的那种,房间里就连个灯不安。

这间套房很豪华,头顶的吊灯晶莹剔透,在各个角落上也都装有一盏盏小‘射’灯。

椭圆形的红‘色’大‘床’上,散落着数量相当多的‘肉’块,而在‘床’边,则跪着4个年龄不等的男人。

其中有三个年龄小一些,另外一个则是个中年人。

四个人脸‘色’难看的在仔细找着‘床’上的碎‘肉’块,在他们身旁也散落着一些,看样子竟像是在利用‘床’上的碎‘肉’块拼凑尸体。

穿着红裙的‘女’鬼就像是一个看戏的观众,安静的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双眸中的紫光频频闪烁,颇为专注。

“见过变态的鬼,但是像你这么变态的还是头一次见到。

玩的是‘挺’嗨,也真会玩,不过接下来该轮到我们玩你了。”

夏天骐加上冷月,只要不是能力太过特殊的恶鬼,他们都有信心一战,所以倒也不害怕那恶鬼怎么样。

听到夏天骐的挑衅,恶鬼缓缓的转过头来,之后竟然让他们大为吃惊的口吐人言,很是平淡的说道:

“我就知道早晚会有人来对付我的,只是没想到你们竟然来的这么慢。

不过该看的好戏都看的差不多了,我想要杀的人也都杀干净了,就算被你们解决掉,我也已经没什么遗憾了。”

听到这‘女’鬼竟然和人一样,很平静的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这一次无论是夏天骐还是冷月都有些发懵。

鬼物并非是不具备说话的能力,只是它们很少对杀戮的对象说什么,就像是一个猎人要捕杀一只兔子,自然不会和兔子‘浪’费什么话。

同样的道理,鬼物通常也不会说什么,除非被惹怒,亦或是陷入疯狂的时候,会通过一言半语的表达当时的杀戮执念。

“你到底是个什么鬼?”

这句话下意识说出来,夏天骐顿时感到有些尴尬,总觉得怪怪的,于是便又补充道:

“你为什么要这般折磨他们?”

“因为他们是人,所以就该被这么折磨!”

“你以前应该也是人类吧。”冷月突然说了一句。

“没错,我以前也是个人类,是一个很弱小,活的很痛苦,死的很惨的人类。我从来都没想过有朝一日我竟有能力复仇。

所以我要折磨他们,折磨那些所谓的恋人,我要让他们知道这世上一切所谓的感情,都是谎言!”

“那你是被先.‘奸’.后杀的呢,还是被先杀后.‘奸’.的?

不过像你长得那么丑,心肠又那么坏,应该没有人会这么做吧。”

夏天骐故意对那‘女’鬼讽刺道。

“收回你那恶毒的话语,你根本不了解我的过去,没有资格评论我的对错!”

“无论你以前怎么样,但是现在你都只有死路一条。”夏天骐懒得再和那‘女’鬼废话,已经迫不及待想动手了。

“我不害怕死,因为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但是你们却没有资格站在一个道德的制高点上来评判我的做法。

我活着的时候,为那个该死的畜生做牛做马,无微不至的照料他,结果他却和别的‘女’人好了。

我得知后想要和他离婚,可是他却不同意,我坚持要走,他就将我关进仓库里,每天拿皮带‘抽’我。

我妥协了,我答应他不会管他,但是他却像上瘾一样,开始想法设法的折磨我。

用刀子划我的脸,用钳子拔除我的指甲,用铁丝穿透我的皮肤,甚至切下我的脚趾喂狗!

你们能理解我有多么仇恨他吗?

你们能理解我是多么仇恨这个世界吗!

你们又能理解,这么做是有多么美妙吗?”

‘女’鬼森然的说完,便见那些原本正在‘床’边拼凑着尸体的人,齐齐的抓向了对面的人,开始厮打起来。

“看到了吗,这就是人类,我根本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引导了一下他们心里面藏着的黑暗,给他们一条生路,他们就变得不顾一切。

我折磨他们怎么样?人类难道不折磨动物吗?不吃动物?

以为高高在上,也只是低俗的垃圾罢了。”

“你看看你那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样子,当个鬼怎么就那么牛比!这家伙,当人都低级了,这话你好意思说我都不好意思听。

我们不是道士,就是来收拾你的人,所以你就是过去在悲惨我也不关心,因为你的做法恶心到我了!”

“你们杀我很容易,因为我没有什么反抗的能力,但是,你们能杀得了彼此吗?

我现在就让你们看清楚自己的内心……到底是有多么黑暗!”

‘女’鬼猖狂的说完,便见它张嘴喷出一口血雾,血雾出现后便立马消失无踪,但是夏天骐和冷月却都闻见了一股和血腥味截然不同的味道,那是一种类似于‘女’人香水的气味。

夏天骐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发现他眼前的场景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人竟然以一种特殊的形态,出现在了一所‘私’立医院的病房里。

他的妈妈面无表情的躺在病‘床’上,身边则是一个脸上挂着诡异笑容的婴儿。

而在病房的外面,则隐隐传来他爷爷和他爸爸的‘激’烈争吵。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