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三章 鬼塘(求月票)

第二十三章 鬼塘(求月票)


                “这个鬼地方‘乱’码七糟的名字还真是不少啊。。: 。”

叫做鬼塘的垂钓管,从外观上看‘弄’得跟个小型体育场似的,牌子很大,而且很是诡异。

上面横躺着一个男人,男人脑袋被一个大铁钩勾住,铁钩的上端连接的是一根巨大的鱼竿,显然是将男人做成了一个鱼饵,至于下方所图案则是一个鱼塘,只是‘露’出来的却不是鱼头,而是一张张无比狰狞的鬼脸。

夏天骐一开始还以为牌匾上都是刻印上的图案,直到他们停下时,从一端突然刮过来一阵强烈的‘阴’风,上面被铁钩勾住脑袋的尸体重重的砸下来,他才发现原来那竟是一具真的死人。

搞出这种杰作的显然不会是游乐场,毕竟这里尽管是以惊悚作为主题,以恐怖刺‘激’作为卖点的场所,但说起来还是以娱乐为主,都是一些比较仿真的人偶做的罢了。

所以尸体百分百是在被那恶鬼杀死后,被血腥的挂在上面的。

“这次的鬼物还真跟以往我们所遇见的都不一样。”

夏天骐很是想不明白,那恶鬼到底是想做什么,杀戮就杀戮,偏偏要先找情侣下手,自己动手杀死他们不行,还非得让他们互相残杀,而眼下这一幕,还多多少少能够看出来,那鬼物像是很乐得对这个游乐园重新装点一下。

“鬼物里有很多乐的吸收人类所产生的恐怖情绪的,这种情绪对我们是一种伤害,会加速心脏跳动,引起身体的多种不适,但是却会让鬼物变得愉悦。

所以在鬼物杀人前,或多或少,都会先对被害者惊吓一番,而不会直接杀人。

只是有些鬼物惊吓的周期长,有些惊吓的周期短罢了。

并不存在什么特殊‘性’。”

冷月在听到夏天骐的看法后,站在一个专业研究灵异事物者的角度上,着重解释了一番。

“原来鬼物是比较喜好人类所产生的恐怖情绪啊,我说那些鬼东西怎么总是有能力直接杀人,却非要一拖再拖的。”

夏天骐听冷月这么一解释,算是真正理清了这个逻辑,联想到这一次他们要对付的那只鬼物,怕是直接将这里当成它自己的乐园了。

不过说起来,眼下这威廉古堡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以惊悚为主题的游乐场。

那真是不仅要吓你,还有折磨死你。

站在鬼塘的入口处观察了一会儿,里面黑漆漆的像是没开灯一样。

夏天骐再度拿出两张咒符一手攥住一张,这才和冷月一前一后的走进了里面。

进来后,他们发现里面的设施和布局,就跟游泳馆差不多,走廊里的灯是黑的,但是尽头处敞开一条缝隙的大‘门’上,却从里面透发出些许光亮。

里面更会不时传出串串碎语,听上去‘乱’糟糟的,并不像是在‘交’谈。

倒更像是某种对于情绪细微呢喃的宣泄。

“这一次倒是没搞出来‘迷’宫之类的,上面显示的奖励位置就在里面。”

夏天骐再一次确定了一下奖励的位置,冷月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危险,这时候竟也拿出一张咒符紧紧的攥在手里。

他们在不久之前都有喝下能够看破幻境的‘药’水,所以这时候倒是不害怕那鬼物在‘弄’出幻境来对付他们,这一层面的危险暂时可以排除。

尽量压低着各自的脚步声,很快,夏天骐的身子就已经贴在了那扇开启一丝缝隙的‘门’上。

没有冒然推‘门’进去,夏天骐就像即将准备作案的小偷一样,透过‘门’缝去看里面的场景。

因为视线范围受限,所以他并没有看到里面的整体轮廓,倒是看到了一些走动的人影。

“里面应该是有不少人。”

夏天骐对此非常确定,因为他不但看到了一些走动的人影,这时时从里面传出来的声音也能说明。

“进去吧。”

知道在外面看也看不出什么来,就算里面的不是人是鬼,他们既然想要得到奖励,也只有硬着头皮进去。

夏天骐一把拽开大‘门’,接着,他便见到了一个差不多能够赶上5个游泳池加在一起那么大的水池。

这个水池毫无疑问就是这里的鬼塘,说起来它也的确符合这个名字,因为水池里的水完全是鲜红‘色’的,不知道是被真正的血液染红的,还是倒入了某种红‘色’的颜料。

除此之外,一些光着上半身,只穿着一条短‘裤’的男人,正安静的围在水池的四周坐着。

数量差不多有30个,每个人的身旁都放有两个铁桶,不知道是承装什么的。

绝大多数的人都在坐着,在专心致志的钓鱼,还有一些则拎着铁桶,在那些人的身后瞎转着,最里面不停呢喃着,也听不出来说的是什么。

“奖励在水池里。”

夏天骐指着被一众男‘性’游客围坐的水池,脸‘色’有些铁青的说道。

因为这就说明,他必须要跳进水池里才能获得奖励。

冷月不是团队的队长,他就算跳下去也没用,所以这个苦差事只能他自己完成。

“冷神,一会儿你转过头去,我怕你抵挡不了夏天骐又苦中作乐的调侃起了冷月,不过这一次冷月没有理会他,而是指着那些围在水池旁专心钓鱼的游客说道:

“他们好像是被幻境困住了,对于我们的出现,完全没有半点儿反应。”

“的确是这样。”

夏天骐也看出了这些人的古怪,这时候小心翼翼的来到了一个游客的身后,朝着摆在他身旁的两个水桶里看去。

便见两个铁桶里,竟满满腾腾的盛放着尸体的碎块。

“老婆,你快看,有鱼上钩了!”

就在夏天骐对于那两个铁桶里的碎尸块感到一阵恶寒的时候,那个垂钓的男人突然大笑了一声,将垂进水池里的鱼竿狠狠向上一挑,继而一颗被泡的发白的‘女’‘性’人头从水池里被钓了上来!

男人对于挂在鱼钩上的死人头视而不见,之后便又叹气的摇了摇头说:

“哎,鱼竿明明动了,怎么没有鱼上钩呢!老婆你别着急哈,我一定能钓到的。”

男人呢喃的说完,便又将鱼钩上挂着的人头沉浸了水池里。

夏天骐看着这一幕,嗓子眼像是被卡住了什么东西似的说不出话来,如果他猜得没错,这个垂钓的游客,不,是坐在这里的所有人,他们或许都在用自己爱人的人头作为鱼饵……在钓着根本就不可能上钩的鱼!。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