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章 寻人

第十章 寻人


                看着身后空无一人的黑暗长廊,葛林拼命呼喊着刘静的名字,但却根本得不到半点儿回应。,: 。

他现在完全没有办法冷静下来,尽管他在试图将这一切诡异的遭遇,理解为是这死亡之馆里的机关,但是他却无法说服自己,说服自己去相信他现在所经历的都是假的。

慌‘乱’的在四周的墙壁上‘摸’索起来,但是墙壁冷冰冰的,根本不像是内部藏有暗道的样子。

他足足‘摸’索了差不多5分钟,这才终于相信,靠他这么找是没有办法找到刘静的。

冷汗不知不觉的浸透了葛林的衣衫,他转过头看了一眼那像是正在散发着诡异光亮的猫眼,心里面突然冒出来一个念头,刘静会不会就在这面墙壁的后面呢?

想到这儿,他脑袋一热便又走了过去,继而将眼睛贴在上面,屏息的朝着里面看去。

曹胜那具被开膛破肚的尸体依旧还挂在里面,脚下,谢芳芳那具面目扭曲的尸体也依旧存在,除此之外,在那个小房间里此时此刻却是突然多出两个人来。

其中一个人赫然就是刘静!

刘静的样子看上去极为恐惧,像是在躲着什么东西,而站在她身前的那个人,则是一个看不清脸的红裙‘女’人。

‘女’人的身体紧紧的贴着刘静,之后竟然直接掰断了刘静的脖子,然后捏着她的脑袋,狠狠的朝着猫眼的方向丢了过来!

“老婆!!!”

看到这一幕,躲在猫眼后面的葛林目眦‘欲’裂,疯狂的用拳头捶打起墙壁来,大声哭喊起来。

之所以会相信刘静真的被杀了,则是源于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之前吓得他惶惶度日,甚至有家都不敢回的红裙‘女’鬼。

它就在一墙之隔的小屋子里,是它杀死了刘静。

葛林痛苦的锤砸着墙壁,因为心脏太过剧痛,甚至短暂忘记了对那红衣‘女’鬼的恐惧,或者说他眼下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掉那红裙‘女’鬼,为他的老婆刘静报仇。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却突然感觉身后传过来一串窸窣的脚步声,他猛地回头看去,便见一个穿着红‘色’长裙的‘女’人,正直‘挺’‘挺’的站在他的身后。

黑暗遮盖住了她的大半张脸,仅能看到的就只有一双紫‘色’的眼睛。

“为什么要害我的老婆!为什么不放过明明无冤无仇……为什么!为什么非要这么做!”

葛林咆哮着直接朝着红裙‘女’鬼冲了过去,反观红裙‘女’鬼则像是被施展了定身术,定住了一样,全身僵硬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葛林愤怒之下,一拳狠狠的打在了红裙‘女’鬼的脸上,红裙‘女’鬼发出一声惨叫,身子直接倒飞出去。

然而葛林却好不罢休,冲过去又是对着红裙‘女’鬼的面部一番狠打,直到他打的‘女’鬼的面容完全被鲜血染‘花’,打的他的虎口裂开,他才力竭的停了手。

“哈哈,死了!终于死了,老婆我为你报仇了……”

葛林见红裙一‘女’鬼一动不动了,他突然笑了起来,然而明明是在笑,但是眼泪却是止不住的在往下流。

可当他再一次看向那红裙‘女’鬼的时候,他却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笑声也不受控制的止住了,因为那红裙‘女’鬼竟然长得和刘静一模一样。

不!她的红裙子呢?为什么她穿的不是红裙子,为什么她竟然穿着和刘静一样的衣服!

这不是那个‘女’鬼,这是他的老婆刘静。

看着已然被他活活打死的刘静,葛林的身子重重的跌坐在地上,根本不相信这是自己做的。

他明明看到的是那红裙‘女’鬼,但是为什么又变成刘静了呢。

就在葛林心绪复杂,不相信的想要起身逃走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一串“咯咯”的笑声。

他回头看去,便见身后的墙壁上竟钻出来一颗‘女’人的头颅,那‘女’人披散着头发,然而令人头皮发麻的是,它的脸竟然就只有一半,而另一半则完全是腐朽的骷髅!

它像是在看戏一样,发出森然的笑声,随着笑声的传出,它的身子也开始从墙壁里钻出来。

葛林看着身后的红裙‘女’鬼,又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刘静,终于痛苦的接受了他刚刚打死的并不是他所认为的红裙‘女’鬼,而是他老婆刘静的这个残酷事实。

葛林痛苦的嘶吼起来,踉踉跄跄的朝着红裙‘女’鬼冲了过去,然而他刚刚跑到一半,便感觉体内传出一股子极具膨胀的感觉,接着,他的身体便像是爆竹一样爆开,瞬间化为了鲜‘艳’的红‘色’,以及那几乎洒满整条长廊的血腥碎‘肉’。

黑暗的长廊缓缓褪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8角的屋子,而在其中的一个角落上,则堆放着不下10具男‘女’各半的死尸。

毫无疑问,这些人都是在进入死亡之馆后,遭到红衣‘女’鬼的引‘诱’,被他们的另一半残忍杀死的。

“您好,我和我的一个朋友走失了,想要发一个寻人广播,您看可以吗?”

夏天骐找到广播室,结果发现就连广播室里都坐满了人,无奈,他只好在这里排了会儿队,等了差不多快10分钟才轮到他。

而排在他前面的那些人,和他的目的都是一样的,无非就是和亲人或是朋友走散了,想要借助广播找一找。

广播员是一个声音很甜的大妈,如果只听声音的话,真的会以为对方是一个正青‘春’的少‘女’。

夏天骐客气的说完了他的请求,广播员便爽快的点了点头,继而在问出夏天骐要找的人名后,开始对话筒说道:

“冷月先生您好,您的朋友夏天骐先生正在活死人区广播室等您,您听到广播后请来广播室。

冷月先生您好,您的朋友……”

广播员同样的话一连说了3遍,他之前在外面的时候有听过广播,所以非常肯定,只要冷月还在这个区域没有离开,无论在哪里都能够通过四处的音响听到。

夏天骐之后在广播室里找了个空位坐下,比较幸运的是,坐在他旁边的是一个穿着超短裙的‘女’子,‘女’子的模样姣好,重点是穿着比较暴‘露’,夏天骐只是瞥了一眼,便看到了对方藏在短裙里的黑‘色’安全‘裤’。

‘女’生也像是在等人,不停看着手机,反复打了几个电话,但或许是没有信号的关系,所以一直没能打通。

而在他的对面座椅上,则做着一个戴帽子的青年,不停在用手机‘偷’拍着那‘女’子。。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