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四章 夜半梳头(求月票)

第四章 夜半梳头(求月票)


                “老……婆……”

康凯为像是突然回了神,这时候目光满带着难以置信的看着那倒在‘床’上,死瞪着眼睛已然被他掐死的徐婉秋。.: 。

他不相信的一遍一遍的唤着徐婉秋,但是徐婉秋却一动不动,脸上满是因为无法呼吸,而令面容扭曲的痛苦。

“我杀人了……”

康凯为捂着脸,充满悔恨的哭了出来,但是很快,他的哭声便止住了。因为他感觉有人正在抓着自己的胳膊,他下意识抬头看去,发现抓着自己的正是本应该死掉的徐婉秋。

不!确切的说那不是徐婉秋,而是那只穿着红裙的‘女’鬼!

只是她的脑袋竟然长在了徐婉秋的脖子上!

‘女’鬼冲着康凯为森然的笑着,它的嘴巴微微开合着,康凯为喃喃的看着他,随后就像是答应了什么一样,整个人顿时变作一具无神的傀儡。

突然跳下了‘床’,身子僵硬的走去了厨房,待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已然多了一把泛着寒芒的菜刀。

“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康凯为发狂的喊着,继而将菜刀狠狠的落在了徐婉秋的脖子上,将徐婉秋的人头砍断,无力的掉落在地面上,远远的跳动一旁……

当葛林得知康凯为将徐婉秋剁碎,并且用电压力锅炖熟吃掉的事,已经是第三天晚上了。

晚上他带着自己的老婆和正在派出所的小舅子喝酒,小舅子几杯酒下肚,便将这个惨无人道的变态案件告诉了葛林。

而在此之前,葛林只知道康凯为犯了事,但是具体的他则并没有打听。

“你说什么!康凯为把他老婆剁碎了,然后吃掉了?”

康凯为可以说是葛林在公司最好的朋友了,所以当突然得知这件事的真相后,极为难以接受。

他老婆刘静则是因为恶心,而瞪了她弟弟一眼,怪罪说:

“吃饭呢,你说这种事干什么!”

“关键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姐夫的同事啊,不过姐夫真不是我说你,‘交’朋友得谨慎点儿,别什么人都‘交’,好在是那人投案自首了,不然还不知道会害死多少人。”

“这不可能啊,是不是你们搞错了,康凯为很爱他老婆的,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来?”

“没什么不可能,最近这种杀妻,要不就是杀夫的事已经发生很多起了,哪一个不是之前都爱的死去活来的。

结果不还是该残忍还残忍,该变态还变态嘛!”

说起来算上康凯为这一起,短短一段时间内,逢远市已经发生了多起‘性’质恶劣的杀人事件。

目前倒是还没有媒体曝出,这个按照他小舅子的话说,消息早被上面封死了,要不然逢远市的民众还不得炸了锅。

“最近怎么会发生这么多起,没这么巧合的事吧?

你们有问康凯为吗,为什么要对徐婉秋做出这种事来?”

“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的确有些邪‘门’,凡是杀了人的肯定都会去投案自首,自首后也‘交’代不出什么来。

就像是没什么原因,单纯就是想杀人一样。

之前的几个罪犯,自首后没几天也都相继自杀死了。反正不管怎么样,只要凶手抓住了,‘交’代了作案过程,有证据留下,案子一结,谁管凶手死不死。”

这顿饭本来吃的‘挺’开心,但是当听闻康凯为的事情后,葛林的心情就变得糟糕起来。

既是因为失去一个朋友,也是因为心中涌现出的莫名恐慌。

回到家里,葛林便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点燃一根烟脸‘色’难看的‘抽’了起来。

刘静换上一件睡衣从卧室里出来,见葛林一脸发愁的样子,不禁问道:

“怎么了?”

“有点儿心烦,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说说,什么事心烦,工作上的事啊?”

“不是,可能是被康凯为的事情‘弄’得,他和徐婉秋有多好你又不是没见过,再说了,康凯为平时老实巴‘交’的,不争不抢,也不像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啊。”

“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别人肚子里的心是红的还是黑的。

我倒是有些后怕,没想到康凯为竟然这么残忍,好在是我们之前没得罪他什么。”

“是吧,以后‘交’朋友真的谨慎,哎。”

葛林突然沉默起来,刘静这时走过来也坐在了他的身旁,随后两条手臂‘交’叉缠住了他:

“我们两个好好的就行,现在这个世道,人的心理都扭曲的不行,这么多夫妻伤害的案子,咱俩可得好好地,我以后也不惹你了,免得你也将我给炖了吃了。”

刘静开玩笑的说完,一头钻进了葛林的怀里。

“我又不是变态,再说,这么好的老婆我稀罕还来不及的,怎么可能会伤害。”

葛林这番话说完,两个人目光相对,之后便缠绵在了一起。

因为明天是周末,葛林和刘静都不用去上班,所以一直到很晚,他们才相拥的睡下。

不知道睡了多久,葛林下意识去‘摸’本应该躺在身旁的刘静,结果却发现身旁空空如也,他也‘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

坐起来后他发现,刘静果然不再‘床’上,卧室里也没有开灯,外面的客厅里更是没有一丝光亮。

“老婆?”

葛林下意识唤了一声,便也有些想上厕所的感觉,于是干脆下了‘床’,‘摸’索着走到‘门’边打开了卧室的灯。

灯光亮起来后,他则直接开‘门’走了出去,进来客厅里,葛林才发现卫生间的‘门’微微开着一条缝隙,从中很模糊的能够看到,好像有个人正在里面。

大晚上的,黑漆漆的客厅,黑漆漆的卫生间,不管站在里面的人是谁,都会令人感觉慎得慌。

葛林尽管知道可能是刘静正在里面,但他还是将客厅的灯打开,之后才走去了卫生间。

来到卫生间的‘门’边,葛林试探‘性’的推开了‘门’,结果发现刘静正直‘挺’‘挺’的站在洗手台的镜子前,在拿着一把木梳一下一下的竖着头发。

这一幕也将葛林吓得不轻,因为在刚刚他没有打开客厅灯的时候,卫生间里完全黑作一团,哪怕连半点儿光亮都没有,刘静可以说完全是在黑暗中对着镜子梳头。

所以毫无疑问的,她根本就看不到自己的脸!

“你想吓死我啊,大半夜的你跑进来卫生间里梳什么头发啊,还不开灯!”

刘静被葛林这么一说,原本无神的眸子才‘露’出些许光彩,正在梳头的动作陡然间停住,手上的木梳也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在这死寂的夜里,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锐响。

(晚些时候还有一章)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