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六十五章 胜利者(求月票)

第六十五章 胜利者(求月票)


                见方守信一句话说进了沈宏炎的心坎里,吴迪脸上不由露出些许坏笑,故意对方守信说道:

“还是你最牛比,真的,杀了对方这么多人,眼看死到临头了,一句话就能让对方的老大犹豫不决,你说同样是人,我怎么就没你那两下子呢?”

吴迪突然开口说的这么一句,顿时令沉默不语的沈宏炎抬起了头,更是让方守信火冒三丈,恨不得立马冲过去将吴迪那张臭嘴撕烂。

看着恶狠狠盯着自己的方守信,吴迪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道:

“方老大你别误会,我可没有半点儿落井下石的意思,我说的可都是真的,天地良心。”

吴迪一脸的正色,那边方守信还要狡辩什么,但却被沈宏炎打断了:

“够了方守信,事到如今你就是说的天花乱坠,我的人也不可能再活过来!”

“沈宏炎!你可要知道,杀了我,第一冥府也会不复存在,到时候所有主管都必死无疑。区域的划分也将由你们和第三冥府共同承担。”

“你们第一冥府的主管死不死关我什么事!”

沈宏炎自然知道,能通过主管考核成为主管的,命都掌握在冥府手里,除非是加入到高级主管的队伍里,或是直接通过高级主管考核成为高级主管,不然一旦冥府的掌权人死亡,那么冥府便也会不复存在。

“你别忘了,三家冥府共存是上面定下来的规矩,除非你一辈子都不去第二域,都见不到高层的人,否则你早晚吃不了兜着走!”

方守信现在可以说已经认命了,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保住一条命,还能苟延残喘的活着而已。

尽管屈辱,但只要还活着就还有翻身的机会,如果死了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这样吧,先暂时将他封印起来,等夏天骐过来和你们讨论出一个结果,再处置他不迟。”

沐子熙在旁边听了一会儿后,在心中权衡了一番,给了沈宏炎他们一个建议。

“也好,反正也不急于这一时。”

沈宏炎也觉得这个建议可行,毕竟杀不杀方守信,并不是解决掉这一个人的事,后面还牵扯一个冥府。

再者随着他们与第一冥府的血拼,实力显然已经掉到和第三冥府一级的地步了,所以现实摆在这里,他也没法忽视夏天骐那一方。

方守信说这场冥府大战没有赢家,但是在沈宏炎看来,夏天骐所代表的第三冥府毫无疑问就是那个赢家。

经此一战,一下子从任人揉捏的软柿子,成为了真正拥有话语权的冥府巨头。

反倒是第一冥府被直接打回了原型。

随后,沈宏炎几个人相继在方守信的身上留下了层层禁锢他的术法,又将他身上的各种术法药水搜刮一空后,这场冥府大战才算告一段落。

吴迪给夏天骐发了条消息过去,让他来青城市的晨光写字楼,商议如何处理方守信的问题。

至于他们这些人,则直接占了第一冥府的老巢,在晨光写字楼里歇息起来。

夏天骐那边因为精神受创而一直出于昏迷中,所以很长时间都没有回复消失,还是在沐子熙的提醒下,吴迪才又试着联系冷月,得知了那边的情况。

吴迪也没让冷月着急将夏天骐带过来,反正他们现在是利益的一方,沈宏炎等人也需要休息,所以倒也不是很急。

沈宏炎和大佛薛世勋6个人待在一间屋子里,这一次他们倾巢而出,一共带出了包括8大主管在内,众多拥有恶鬼级别的心腹总计20个人,结果损失惨重。

沈宏炎全然没有丝毫获胜者的喜悦,低着头一直处在自责中,声音沙哑的对大佛等人说道:

“这一次的责任在我,是我上了夏天骐贼船,被摆了一道。”

“我们都有责任,因为这事是开会讨论过的,你也别太自责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第三冥府尽管没损失什么,但是他们一共就那么点儿人,想来也不会真想吃掉我们。

我们主管层的人几乎没怎么动,稍加培养,很快又能恢复如初的。”

薛世勋是沈宏炎一手带出来的,沈宏炎这个人虽然谋略不及方守信,但是对待他们却当真是诚心诚意,从没有用铁手腕管理过,一直在努力为他们谋取更多的资源。

早在石琼还是老大的时候,所有的人就只听沈宏炎的。

“是啊沈老大,我们来日方长,我也不像世勋那么会说,反正就是你没错就对了。”

大佛也赶紧站出来安慰沈宏炎。

另外几个拥有恶鬼级别的主管,也都纷纷表态,觉得沈宏炎并没有做错什么。

对于众人由如雪中送炭般的安慰,沈宏炎心里面也不禁一暖,心情也明显好了许多。

“哎,你们能这么说,我真的挺欣慰的。

方守信虽然可恶,我也一心想让他死,但是有句话他说的也没错,这种平衡不能被打破。

如果第一冥府被覆灭了,那么早晚有一天,像今天这种情况仍会再度发挥。

所以方守信还不能死。”

沈宏炎在短暂的挣扎过后,说出了他对于方守信的处理打算。

“不杀他倒是可以,但第三冥府那边会答应吗?”

薛世勋有些担心夏天骐那边。

“不知道,但想来对方应该不会太坚持,毕竟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被方守信杀得都是我们的人,我们都不追究了,他们又何必再追究下去。”

“也对。”

众人听到沈宏炎的分析后也都觉得有道理,夏天骐和第一冥府的仇怨不过就是资源上的问题而已,如果方守信死了,冥府被重新洗牌,到时候原本属于第一冥府的区域还要被分派到他们的头上。

远没有只让方守信将资源交出来,然后让他们的人继续清理更大的区域来的有利。

夏天骐足足昏迷了7个小时,才浑浑噩噩的醒过来。

醒来后,便见赵静姝正有些虚弱的在对着他笑着,用湿毛巾擦了擦他额头上的汗珠,说道:

“你终于醒了,刚刚你一直在说梦话,真是吓死我了。”

“我说梦话了吗?”

夏天骐依旧觉得头特别疼,这也在提醒他以后在使用攻击转移的能力时一定要慎重,不然也会有生命危险。

“说了很多奇怪的话,什么崩溃,又转移的。”

“我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头疼的要命。”

夏天骐不记得自己有做什么梦,他嘴唇发白的笑了笑,然后对赵静姝问说:

“看你脸色也不好,怎么不去休息?”

“我好多了,看你还不醒有些担心,就过来看看。”

赵静姝说到这儿,或许是怕夏天骐误会什么,便赶忙转移话题道:

“我去叫冷月过来,他刚刚有过来看你,说吴迪那边来信了什么的。”

“你下次别这么拼命了。”

赵静姝为了能够令冷月的附魔最大化,透支了很大的能力,结果在当时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在上楼与他们分开后便不支的昏了过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