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五十九章 局势

第五十九章 局势


                看着倒在地上,惊恐的死睁着眼睛,身体上再无半分生命气息的江镇,?12??天骐长松了一口气,心里面既有除掉江镇的畅快,也有一种难以言明的犯愁。

江镇会被他杀死,这其中既有他自己的机遇与努力,同时也必然存在江镇自己的问题。

想来在成为高级主管之后,江镇便贪图自在,实力也几乎没有太大的提升。

可以说只要是迈入了恶鬼级别,在现实中便几乎没有了威胁,除非目标放得长远些,能够看到第二域的大环境,否则很难再有压力和动力,继续拼命的努力下去。

压力像来是一把双刃剑,用好它的人能够不断逼迫自己,发掘自身的潜力,从而冲破现有的滞澔与困境达到新的高度。

至于用不好的,则会就此一蹶不振,在满腔不公与抱怨中认命,最终在痛苦中被彻底击垮。

夏天骐的情况无疑是属于前者,生性乐观的他,一直都坚信办法要比困难多得多,只要你真心想解决,就不存在真正的困难。

杀掉了江镇,夏天骐本打算离开去支援冷月,但临走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了江镇那把伞形的鬼兵,这才恍然想到,搞不好对方的身上还有术法药水可拿。

在江镇渐渐变凉的尸体上好生的搜寻了一番,夏天骐大为满意的找到了8瓶术法药水,其中恢复体力和恢复伤势的各3瓶,至于剩下的两瓶则都是加持速度的。

之前在面对夏天骐的时候,江镇甚至连喝下一瓶术法药水的机会都没有,一直在苦苦抵挡与躲闪,这下倒是便宜了夏天骐。

拿了江镇的术法药水,夏天骐就连江镇那把伞形的鬼兵都没有放过。

毕竟鬼兵已经被江镇凝练出来了,虽说不会像他使用自己那把血煞鬼兵那样得心应手,但终究是值得一用的。

要不是他获得了无灵之鬼能够转移攻击的能力,就江镇利用鬼兵发出来的那种黑色火焰,就足以将他困住灭杀了。

所以在威力上,这把鬼兵还是很可观的。

没有时间去研究这把伞形鬼兵的妙用,夏天骐从体内提取出些许黑色液体,在将其表面完全包裹上一层后,便轻而易举的收进了身体里。

待做这一切后,他便赶忙提着血煞鬼兵,快步的冲出了别墅。

出来后,夏天骐发现冷月和丰臣宇乃至是陈飞的战斗,也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冷月起初确实是占上风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赵静姝的附魔效果开始变弱,且陈飞一直躲在一端骚扰,这也让冷月无法专心对付丰臣宇,应付的有些艰难。

丰臣宇在第一冥府中的实力,绝对是能够排进前五的,因为比起江镇冯如燕这些人,丰臣宇无论是加入冥府的资历,还是实力,都要超出他们一大截。

在第一冥府里,他自觉没办法战胜的,也就只有毕成如和方守信两个人而已。

至于其他人,他都有信心可以一战。

若不是凭着对实力的自信,他当时也不敢去挑衅梁若芸,尽管被梁若芸虐的不轻。

冷月作为术法师中综合实力最强的器术师,再加上他的战斗经验,尽管随着附魔效果的减弱,令他的攻击力大减,但即便如此,丰臣宇对付起来依旧是头疼不已。

交战至今,无论是丰臣宇陈飞,还是冷月,都已经喝了不止一瓶的术法药水。

“震雷印!”

看着再一次目露寒光极快冲向他的冷月,丰臣宇双手频率极快的打出道道复杂的手决,继而从怀里拿出数张比普通咒符明显要大上一号的银色咒符,猛地甩向了冷月。

冷月早前就吃过震雷印的亏,知道这咒术的厉害,所以也不挥剑抵挡,急忙转换方向躲开,丰臣宇对此早有预料,又再度朝着冷月的四周一连甩出足有十张表面电光流转的咒符。

这下可谓是将冷月所有的躲闪路线都封闭了。

“陈飞,抄了他的后路!”

做完这一切,丰臣宇便对着躲在后边的陈飞大声提醒了一句。

“嘿嘿,没问题。”

陈飞诡笑了几声,便见他单手向着冷月所在的方向一指,院子的地面上则突然不安的鼓动起来,随后竟有大量的土块从地表冲出,形成了一块厚重的土墙。

至于这土墙则是陈飞的法域,虽然不具备太强的攻击力,但若说仅仅是断了冷月的后路,倒是足够了。

见到前路被阻,后路被断,冷月也不得不再度施展出他的冰封法域抵挡,但就在这时候,一团灰蒙蒙的雾气,却突然从天而降,他的冰封法域刚一出现,便与其缠绕在了一起。

“别以为你的法域是万能的,这一次就给我死在这儿吧!

雷爆!!!”

十几张雷印咒符频频在冷月的四周爆开,冷月虽然也施展出了几个术法抵挡,但奈何时间不够,不得已,他只能硬着头皮挥动手中的黑色巨剑,斩向身后的土墙,然而那土墙的坚固程度却超出他的预料,一剑斩至,却仅仅切开上面的一角。

“轰轰”的雷响连成一排,引得一片尘土飞扬,空间碎裂。

“哈哈,和我作对的人从来都是死路一条!”

丰臣宇以为冷月这次绝对死定了,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却令他的笑声戛然而止。

因为原本正炸裂着空间,欲要将冷月轰成碎片的雷响,此时此刻竟然完全消失了。

丰臣宇不解的看向冷月所在的位置,发现冷月依旧好好的站在那儿,之前被他的震雷印炸裂的空间则正在极快的恢复。

烟尘极快的下落,一切看上去就像是刚刚只是刮过了一阵大风而已。

“这怎么可能!”

“你们第一冥府是不是都喜欢说这种话啊?刚刚那个江镇大喊着,不可能!为什么会这样!哇哦,我好怕怕耶。”

夏天骐的声音从别墅的废墟边传了过来,正一脸贱样的模仿着刚刚被他干掉的江镇。

显然,冷月能够躲过刚刚的一截,是夏天骐不惜再度损耗精神力,利用转移攻击的能力将本该落在冷月身上的攻击给转移走了。

这也搞得他现在脑袋更加疼了,就连看人也多少有些模糊。

“看来江镇已经死了。”

看到之前和江镇作战的夏天骐安然无恙的从别墅里出来,那么江镇显然已经被对方干掉了,这根本是不用想的事情。(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