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九章 透露着古怪

第二十九章 透露着古怪


                副监狱长的话令夏天骐颇为意外,因为自始至终那恶鬼都没有露面,仅仅是不停有人失踪而已。

没有问下去,夏天骐看着那满脸络腮胡的副监狱长,继续等待着他的下文:

“我也是碰巧看到它的,当时我正在对着镜子洗漱,下面的一个狱警说有事情找我,结果他还没有说完话,人便突然间消失了。

我当时被吓坏了,还以为自己眼花,忙用水将脸上的洗面奶洗净,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透过镜子再度见到了那个之前来找我的狱警。

他并没有消失不见,人就站在我的身后,只不过他的模样很是奇怪,身上也莫名的多了一件鲜红色的血衣,那血衣就像是活物一样,竟从中伸出了两条灰白色的手臂,死死的堵在那狱警的嘴巴上,像是不想不让他发出任何声音。

我有些恐惧的叫了一声,可是等我转头看向身后的时候,身后却根本什么都不存在。

可只要我一回过头,透过镜子去看,便能够看到那个狱警,双眼恐惧的睁大,浑身痉挛的在那件鲜红的血衣中,渐渐变得模糊,直至完全消失。”

听到副监狱长说到这儿,夏天骐心里面顿时冒出来两个猜测:

“你的意思是说,那些在监狱里失踪的人,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失踪,而是被那件血衣给吸收掉了?

想要看到那件杀人的血衣,便必须要通过镜子,是这样吗?”

“我知道的只有这些,我在之后也派人拿着镜子去找过,但是那些被我派出去的人,却一个都没有回来。

想来应该都已经凶多吉少了。”

夏天骐在心里面想着副监狱长刚刚对他说的话,之后他则有些怀疑的问道:

“你为什么不把这个真相告诉下面的人知道,非要选择刻意隐瞒呢?”

“就算是我告诉他们真相又能怎么样?他们只会变得更加恐惧,只会令这座监狱更加乱套。

如果我不说,倒还能找些理由稳住他们几天。

或许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我就能够想到办法。但显然我没有成功,我并不知道该怎么办,怎么去化解眼下的危局。”

夏天骐也没法去判断副监狱长说的是不是真的,毕竟他的话尽管在逻辑上有问题,但是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道理的。

他倒也不怕对方会和他耍什么花招,因为他来这里的目的很直接,就是让副监狱长能够听他的话办事,然后他顺利找到事件的奖励。

只要完成这两点,他这趟就算是没有白来,至于副监狱长那边能给他提供多少有用的线索,则根本不是他所在意的。

“好吧,大概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接下来我会帮你们渡过难关,但前提是你需要听从我的指挥。因为只有我才能解决掉那个杀人的鬼东西,帮你们活下来。”

副监狱长没有去质疑夏天骐,而是在短暂的沉吟后问道:

“你想怎么做?”

“把监狱里的所有岗哨撤掉,将囚犯们放出来,平均安排进监狱的各个区域里,即便是这边也要有人进来。”

人员的分散,就代表着鬼物攻击目标的分散,这无疑能够为他和冷月渡过冷冻期,争取到最多的时间。至于为什么还要往狱警这边安排犯人,主要是狱警和士兵们都死得差不多了,他和冷月如果接下来会待在这边的话,无疑会使目标变得很大。

所以需要进来一些犯人,将他们两个保护起来。

副监狱长对于夏天骐提出的要求显得很为难:

“把站岗的士兵撤掉,再将囚犯们都放出去,如果他们造反怎么办?”

“你也可以不按照我说的话做,毕竟想不想活命都在你,你如果急着死的话,我又何必拦你。”

夏天骐听后不在意的摇了摇头,故意说了一句。

“我需要知道你这么做的原因,还有你的真实身份。”

副监狱长早在高壮狱警那里,对夏天骐便有了一定的了解,不过就和其他人一样,同样是怀疑的成分占得比较大,云里雾里的。

“我这么做的原因当然是为了分散它的攻击目标,如果你将所有囚犯们都放在囚牢里,那么一旦它进入囚牢里大开杀戒,用不了多久,犯人们便都会被杀光。

监狱里除了囚犯就是你们,如果囚犯们都死光了,那接下来就该轮到你们了。

所以你们现在想要最大程度的救自己,便必须要最大程度给犯人们提供逃生的空间。

至于我这边还要等一个人过来,大概还有一天多半的时间,之后你们就安全了。

换言之,未来这一天半的时间,将是你们能否活下来的关键。

像我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你觉得就眼下这种环境下,知道与不知道对你而言有意义吗?”

副监狱长听后不说话了,夏天骐也不再强调,这时候一把拿起副监狱长放在桌子上的香烟,抽出一根点燃后吸了起来。

一根烟抽到三分之的位置,副监狱长才终于想通答应说:

“好吧,我现在就派人按照你说的做。”

“你现在还有人可派了吗?”

夏天骐觉得这个副监狱长现在已经快成光杆司令了。

对于夏天骐的话充耳不闻,副监狱长这时候拿起电话,按下上面的一个号码,说道:

“将各个岗哨的人都撤下来,派几个人带60个囚犯到这边。其余的囚犯遣散各处,不用往囚牢里押了。”

副监狱长说完这些,便挂断了电话,见状,夏天骐有些好奇的问道:

“电话不是打不出去吗?”

“监狱内部可以打。”

说完,他便叹了口气,随后对夏天骐打发说:

“如果没事的话,你可以出去转转,我想自己冷静冷静。”

“没问题。”

夏天骐也没多说什么,点了点头便走出了副监狱长的办公室。

假装在门外轻踱了几下脚,夏天骐则躲在门边,听着里面的动静。

一开始,办公室里鸦雀无声,但很快,他便听到副监狱离开座位的轻响,随即而来的则是一串剧烈的撕扯声。

像是他在拼命的把身上的什么东西扯下来似的。(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