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五章 监狱传奇

第二十五章 监狱传奇


                傻大彪面如死灰的靠在药园门边的墙上,脑海里一片空白。 [棉花糖网Minung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犯人们此时都在按照他之前的吩咐,满药园的搜寻着二狗子的下落,可是非但没有找到二狗子不说,犯人们的数量还在诡异的减少着。

早上过来这儿的时候,药园里大概还有个50多人,但是刚刚他数了数,人数俨然只剩下了30不到。

这些人就像是在烈日下炙烤的水滴一样,一个一个的在被无声无息的蒸发着。

随着身边人的减少,犯人们这时候也全都慌了,事实上无论换做谁遇到这种怪事都不可能镇定。

之前还在说话的两个人,话还没有说完,人就已经不见了,这分明就是在闹鬼。

犯人们慌了,乱了,傻大彪也一脸的绝望不知所措。

“赵峰也不见了!”

“刘晓也是!”

“闹鬼啊!这药园里有鬼!”

犯人们大呼小叫的,人人自危,傻大彪不停擦拭着从脸上渗出的冷汗,心里面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下午都不会再过来了。

“老大,这药园闹鬼啊,我们的人都消失不见了!”

就在傻大彪暗下决定的时候,一个头发有些稀疏的中年犯人,满带恐惧的跑了过来。

“有没有人看见,到底是怎么不见的?”

“就是突然间就不见……”

这个犯人还没说完,傻大彪便感觉胸口像是被人狠锤了一拳似的,顿时喘不上来气了,再看那犯人,完全从他的视线里消失了。

“啊……!”

傻大彪恐惧的叫了起来,身子用力的顶住墙壁,睁大着双眼在弥漫着诡异的药园里搜寻起来。

照这么下去,他非常确信,自己绝对会和那些消失的人一样,在这座药园里被活活的蒸发掉。

黑铁监狱今日的天气,用糟糕无比形容再恰当不过,浓密的黑云像幕帘一样遮住本该蔚蓝的天际,暴雨前的狂风在这座大型的牢笼里肆虐的刮着,吹动着由铁皮包裹而成的厂房,“咣咣”震响。

“老张,你确定那个犯人早在刚来的时候,就有预言到了这些?”

“我就是胆子再大也不敢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啊,他真的很不一般,并且我听他说,他是故意进来这里的。”

张头按照夏天骐的吩咐,开始在狱警那里为他吹起了牛比。

尽管张头说的真切,但是这种事情狱警们自然是无法相信,4个人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听其中一个高壮的狱警说:

“你给我把他叫过来,我们亲自问问。”

“好,我现在就去叫。”

张头不知道夏天骐在打着什么算盘,不过他猜想应该也是抱着晚上不回监狱的念头,但不管是什么,总之他算是完成任务了。

“过去吧天骐,我都是按照你交代说的,不过狱警们可和我们不一样,你可千万别和他们发生冲突。”

张头走过来提醒了夏天骐一句,夏天骐了解的点了点头,便快步的走了过去。

4个狱警都很装比的坐在椅子上,二郎腿翘的老高,眯缝着眼睛甚至都不睁眼看他,只是随口问道:

“你是刚进来的新人吧?”

“恩,昨天前天晚上进来的。”

夏天骐并不在意狱警们的态度,着实回答说。

“因为什么事进来的?”

“什么事也不因为,被送进来的。”

“被送进来的?”4个狱警听夏天骐这么说,都不禁放下了腿,面露惊异。

“嗯,确切的说我并不是囚犯,而是进来这里解决一个麻烦。事实上这监狱里的所有风波,都是由那个麻烦引起的。”

“什么麻烦?”

“犯人们的失踪,狱警的失踪,当然,还有那些站岗士兵,以及你们监狱长的失踪。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个麻烦引起的。

不仅如此,只要那个麻烦不被解决,还会有更多人在这里消失。

下一个可能是你,也可能是你,当然,还有可能是他们。”

夏天骐抬手指了指坐在他面前的几个狱警,随后又指了指身后那些正在忙碌的囚犯。

“那些消失的……人去哪了?”

狱警们问起了他们所最关心的问题。

“死了。”

“你说他们死了?那是谁杀死了他们?”

“别听他在那儿胡说八道!一个囚犯的话你们也信?”

高壮的狱警有些不爽的打断了另外一名狱警的话,这时候冷着脸看着夏天骐道:

“别以为听到点儿消息,在胡编乱造一通就能蒙过我们,像你这种该死的犯人我见得多了reds;。”

“是么?”夏天骐听后没多大反应,只是轻笑了一声,对那名狱警说道:

“带我去见你们的副监狱长,你们很快就会知道,我是不是在胡编乱造。”

“你当自己是谁,一个永远都出不去的死囚而已,副监狱长是你说见就能见的?”

“我觉得在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之前,最好还是对我尊重一些,免得你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所以还麻烦你用你那颗自以为很聪明的脑袋想想,如果我真是一个在这里永远都出不去的囚犯,那么我骗你们会得到什么好处呢?

你们是能把我放出去,还是能把我供起来?”

夏天骐满带不屑的看着那个高壮的狱警,狱警被夏天骐讥讽的脸色铁青,至于另外几个狱警则都若有所思,显然都在揣测着夏天骐那所谓的“真实身份”。

“老刘,这事我们没必要去判断,他既然要见副监狱长,咱们给他带过去就是了。万一真是有什么身份背景的人,我们以后也不好做啊。”

听到身旁狱警的劝说,高壮狱警也认同的点了点头,当即也不再黑着脸,和夏天骐摆什么架子,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递给了夏天骐:

“别生气兄弟,你进来这两天,想必你知道这监狱的情况,什么犯人都有,我们也是职责所在。”

“是啊,其实我们这行也不好干,尽管是看着囚犯,但是我们本身也像是囚犯一样,一年中没几天能回家。

同样也是在这儿受罪,就是为了混口饭吃。”

看着这一唱一和,比演员还会演戏的狱警,夏天骐也无所谓的笑了笑,看着高壮狱警给他嘴上叼着的香烟点燃。

本来夏天骐和狱警们的交谈,就是厂房里所有犯人聚目的焦点,都以为是夏天骐最近的风头太盛,被狱警得知了叫过去挨收拾,结果却再次令他们大跌眼镜。(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