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章 怪事

第二十章 怪事


                “恶鬼?”

张头和傻大彪虽说已经相信了夏天骐的话,但是对于鬼怪这类称谓,还是惯‘性’的觉得不靠谱,玄而又玄。。

“嗯,不过这可和鬼片里的那些鬼魂不同,如果你们实在理解不了,就干脆把它当成是喜欢杀人的怪物好了。

我想无论是监狱长的死,那两名狱警的死,乃至是那些突然失踪的人,应该都是出自那恶鬼的手笔。

接下来,离奇死掉的人,诡异失踪的人还会变得更多。直到整座黑铁监狱变成真正的死亡监狱,无论是士兵,狱警还是如你们这些囚犯通通死干净为止。”

傻大彪和张头就像听怪谈故事一样,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夏天骐,脸上写满了懵‘逼’。

足足过去差不多3分钟,才听张头又语气古怪的问了一句:

“狱警和士兵都杀不死它吗?”

“如果靠狱警和士兵手里的警棍和子弹就能杀掉它的话,你觉得我会如此费事吗?

我也不瞒你们,我和他进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它,并除掉它。”

“既然子弹和火‘药’都杀不死它,你们怎么除掉它?这不是自相矛盾吗?难道你们两个要比子弹更厉害?”

傻大彪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语气,令他的话听上去更像是发问,而不是质疑。

“我不想一遍遍无意义的对牛弹琴,我们到底是什么人,又有什么手段,如果你们有命活到那时候,会有机会亲眼看到的。”

“尽管很难置信,但是我相信你。”

张头给了夏天骐一个肯定的态度,事实上他也没理由不信夏天骐。

因为关于今天在‘药’园里发生的事情,都是傻大彪亲口说的,他能不信夏天骐,却没理由不信傻大彪。

至于夏天骐说的鬼怪一事,他下意识的可能难以接受,但是仔细去想的话,或许也只有鬼怪之事的存在,才能够解释的通‘药’园里发生的事情。

没有囚犯离开,也没有狱警出去,然而两个狱警却只剩下了两颗人头,不但身体不见了不说,屋子里更是没有留下丝毫的血迹。

这本来就不是一件寻常的事情,所以自然也不能以寻常的眼光看待。

傻大彪和张头这时候相视了一眼,都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显然都已经选择相信夏天骐,打算听听夏天骐接下来的看法。

这一次也不等他们去问,夏天骐变主动的说了起来:

“尽管有一只可怕的恶鬼,但是受限于监狱的规则,以及监狱所被束缚的范围,单纯靠逃的依旧不存在任何希望。

你们最近依旧要老老实实的干活,老老实实的遵循着这黑铁监狱的无形规则。

但是你们放心,算上今天,再有两天的时间,我们就会有办法正面与它对抗,至于这两天,你们就按照我之前吩咐给你们的事情做,要在早中晚3个时间节点,向我汇报你们所负责区域的详细情况。

不过比起之前的吩咐,现在还要再多添加两项,那就是不仅要关注你们下面的人,还要关注那些狱警。

因为在恶鬼的眼里就只有鲜活的生命,而没有那些高低贵贱之分。”

“我们知道了,这件事我们一定会按照你的要求完成。”

张头和傻大彪异口同声的说道。

“最好是这样。”夏天骐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看着正在朝他们这边走来的光头一行人道:

“至于另外几个人,就‘交’给你们去沟通,不管你们怎么说,我都要他们和你们一样帮我做事。

如果最后我们能将那恶鬼干掉,从这座黑铁监狱离开,就是我付给你们最大的报酬。”

将事情‘交’代给张头和傻大彪后,夏天骐便和冷月各自端着饭盒回到了王昌等人在的那一桌。

见夏天骐过来,王昌赶忙站起来,对着仍在狼吞虎咽吃饭的囚犯们骂道:

“都他妈没长眼睛嘛!赶紧给我滚起来,没看到老大回来了么?”

“你拍马屁敢不敢拍的有点儿技术含量。”

夏天骐最不反感的就是别人拍他马屁,他对于王昌的印象谈不上多好,倒也谈不上厌恶,当然了,若说恶心则确实是有些,但这黑铁监狱里又有几个人不恶心?

“你们一个个干什么呢?看大猩猩呢?没见过我啊是怎么地,赶紧坐下来继续吃。”

看着囚犯们一个个,目光闪烁的盯着他,夏天骐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光着身子出来的。然而他不知道的是,随着他在黑铁监狱的声名鹊起,像王昌这些跟他一个囚室的室友们,脸上都倍有面子。

不管夏天骐是怎么看待他们的,起码,从此之后应该不回再有其他囚室的人敢欺负他们了。

在监狱里能吃饱饭,不挨欺负,这对于那些普通囚犯来说就是最最幸福的事情了。

“‘交’给你们一个任务。”

待硬着头皮将这顿无比难吃的晚餐吃光后,夏天骐便开口叫住那些想要离开的囚犯,继而说道:

“咱们这个厂房的人最多,你们这两天干活其次,重要的是和其他囚室的犯人们接触,向他们详细打听一下,最近这几天里是否有遇到过什么怪事。

任何诡异离奇的事情都算,只要是听到了,别管多扯都立马向我汇报。

都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犯人们都很‘挺’夏天骐,答应的非常痛快。

晚上10点钟,夏天骐再度回到了‘阴’冷‘潮’湿,并且散发着‘骚’臭味的囚室里。

本来,夏天骐想要通过张头的关系,将冷月‘弄’到他们的囚室,但是冷月却表示没有任何兴趣,这也让夏天骐在一众囚犯小弟面前很是打脸。

“厕所赶紧处理一下。还有谁今天晚上再敢给我咬牙放屁吧叽嘴的,我绝对会一把掐死他。”

听到夏天骐的警告,王昌顿时来劲了,立马指挥着囚室里的室友们‘操’练起来。

刷厕所的刷厕所,擦地的擦地的,至于王昌则又是捶背,又是‘揉’‘腿’的,一看就是老司机了。

“老大,我这水平怎么样?不是和你吹,在黑铁监狱里,论按摩这方面,我真就只服我自己。”

“我也‘挺’服你,不行你干脆阉了好了,现在太监市场还一片空白,你早阉也好早占领市场。”

“我还是觉得站着‘尿’‘尿’舒服。”

王昌嘿嘿的笑了笑,接着他也不知道是想到起什么,突然止不住了笑声,随后一拍脑‘门’说道:

“对了老大,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你不是让我们给你打听最近有没有人遇到怪事吗,还别说,我今天干活的时候,真有听人提了几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