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九章 事实摆在眼前

第十九章 事实摆在眼前


                (昨天去外地参加婚礼了,下午才回来,所以更新晚了。,: 。)

桌子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傻大彪的脸上,这也让傻大彪更是变得吞吞吐吐,好半天也放不出一个屁来。

“大彪,你那边到底发生什么了,你倒是说句话啊?别磨磨唧唧像个娘们似的。”

见傻大彪迟迟不说,张头再看了一眼有些不耐烦的夏天骐又对他催促了一句。

“老张,不是我不说,而是我不放心这个小子,这件事一个处理不好,我怕就死定了。”

“真有这么严重?”

张头心里面的好奇也完全被傻大彪吊了起来,下意识问了一句。

“不单是我,或许连你们可能也会受牵连。”

傻大彪这一次直接将张头也算了进去,听得张头面‘色’大变,突然沉默起来。

张头此时在想什么,夏天骐并不关心,事实上他也不在乎他们想的那些东西,他真正想要的就只是那恶鬼的些许情报而已

“即便你不说我也能猜到你那边发生了什么,是不是这一天死了好几个人,并且其中还包括狱警对吧。”

夏天骐的话正中傻大彪的痛处,至于张头在听到这句话后,也猛地抬起了头,脸‘色’变得‘阴’晴不定。

“是这样吗?”

张头看着被夏天骐戳穿秘密的傻大彪问道。

“嗯,他说的没错,今天我们那边死了两个狱警,同时还有好几个囚犯失踪了。我让人在‘药’园里仔仔细细的搜了好几遍,结果仍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怎么可能!先不说狱警的事情,在工作期间,根本没一个人能够逃离工作区域的,那些蹲点的士兵有不是瞎子,要是有谁偷偷‘摸’‘摸’的跑出去,早就几个枪子给崩了,你们不可能毫不察觉的。”

说到这儿,张头抱着一丝侥幸问说:

“是不是失踪的那几个人是被狱警带出去的?”

“这个我也问过了,整整一下午就没见有狱警出去,再说了,狱警根本也出不去,因为他们的脑袋都被人割下来放进了‘床’下面!”

既然这个话已经说出来了,傻大彪也豁出去了,干脆将这一天发生在‘药’园里的怪事,一件不落的都对张头和夏天骐他们几个讲了出来。

夏天骐和冷月听后倒是没什么反应,要说有反应,那也是来自夏天骐心中的些许欣喜,因为通过傻大彪一众犯人在‘药’园的诡异遭遇,变能够推测出恶鬼当下的主要活动范围。

当然也可以做出一个更大胆的推测,那恶鬼目前就藏在‘药’园的某个角落。

冷月在听完傻大彪的叙述后,不由看了一眼,张头注意到了冷月的目光,这时候则也一并看了过去,有些发懵的对夏天骐问说:

“你应该清楚这里的事情吧?”

夏天骐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但并没有开口解释什么。

见夏天骐模棱两可,张头一时间有些急了:

“之前你让我帮你,我做到了,现在事情更是按照你当时说的发生了,你也应该和我们好好说一说了吧。”

“是不是你小子搞的鬼,你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傻大彪气急败坏的瞪着夏天骐,想来如果没有张头一直在暗中拽着他,他这时候早就和夏天骐撕破脸了。

“你信不信我第一个搞死你?也算是经过风雨的人,怎么越活越胆小?”

夏天骐不屑的讥讽了傻大彪一句,这句话也说的傻大彪没脾气,因为像他们这种人就是越活胆子越小。

在没进来的时候,他们可能是穷凶极恶,根本不怕死的人,甚至说在当时就已经把自己的命‘交’出去了。但是在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却意外获得生存的机会进入这里后,无论是谁,在潜意识里对于生存都变得无比的渴望。

不然的话,这监狱里的各个囚犯,早就自杀的自杀,袭警的袭警,根本不会去强迫自己适应这里的残酷环境,任由那些潜规则束缚,任由那些狱警肆意欺辱打骂了。

傻大彪想要继续活着,张头现在也根本没有想死的念头,但是随着监狱长的尸体出现在‘药’园里,随着两名狱警的离奇死亡,多名囚犯的诡异失踪,他们都本能的感觉到了某种潜伏在身边的危险。

并且这种危险是致命的。

夏天骐看着一副求知若渴的傻大彪和张头,心中冷笑一声,嘴上则故意说道:

“要我说你们还是再等等看,免得我只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可能今天一过,未来依旧很太平呢。”

“这事可等不得,夏老弟,张哥我怀疑归怀疑,但是我对你真是不差事,眼下既然已经证明了你说的都是对的,我发誓绝不会再有其他心思。

至于其他几个人,我也会再去找他们,然后重申你的意思。”

“张哥确实够意思,这我没的说,不过有些人就差远了,脖子上顶着个‘挺’老大的脑袋,自以为里面装的都是智慧,实际上装的都是热.翔。”

夏天骐说到这儿,也不在明嘲暗讽,而是指着傻大彪的鼻子冷声道:

“我说的就是你,怎么现在不跟我bb了?要不是看在张哥的面子上,我早就把你的脑袋扭下来喂狗了,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夏天骐并不是在吓唬傻大彪,事实上他就是这么想的,要不是看在张头‘挺’帮他的份上,就傻大彪二笔呵呵的,他早就送他去西天极乐了。

毕竟以傻大彪在外面干过的坏事,足够他死一百回的,本就是该死之人。

“大彪,有脾气对下面的人发,对夏老弟,我们都要放低姿态。”

傻大彪被夏天骐气的不行,但是他心里面却真有些害怕夏天骐,刚刚夏天骐看向他的瞬间,他真觉得自己就是只蚂蚁,对方只要勾勾手指就能捏死他。

傻大彪彻底被训老实了,张头也赔笑的再度对夏天骐问道:

“夏老弟,现在你可以和我们说说,你所知道的事情了吧?”

“说倒是可以说,不过这些事情我其实早在我们接触后便都已经说了。既然张哥还不是很清楚,那我就说的再匪夷所思的一点儿。

在这座黑铁监狱里潜藏着一只恶鬼,至于恶鬼是什么东西,这个即便我说的很多,你们也未必能理解,只要知道那是一个杀戮成‘性’,并且强大到你们无法对抗的东西即可。

无论是刀剑,还是子弹火‘药’都杀不死的存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