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六章 无人

第十六章 无人


                “我不如你。。 ”

冷月听后像模像样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在夸他还是在损他。

六个囚头走在前面,身后跟着二十多个囚犯小弟,在这活动区里自带清路技能,犯人们看到他们离老远便赶紧躲去一边。

“那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啊?”这是包括张头在内的6个囚头,心同的疑问。

“他既然对我们有恃无恐,便肯定有着有恃无恐的仰仗,如果他是硬装出来,那么待到3天后他无法履行承诺,我们也有都是时间和办法去搞死他。

所以这三天我们就配合,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面对其他几个人对于夏天骐的怀疑,张头给出了他自己的建议。

其他人听后也觉得是这个理,便纷纷点头表示同意,随后几个人又聊了聊便各自散去了。

但正当张头打算回去的时候,傻大彪却突然叫住了他:

“老张,你等会儿。”

“什么事?”

张头停下步子,看着有些‘欲’言又止的傻大彪,目光疑‘惑’的问道:

“有什么话直说,磨磨唧唧的可不是你的风格。”

“算了,还是和你说了吧,今天早上我在‘药’园的时候,下面的人挖出来一具刚死不久的尸体。”

“挖出死人不很正常吗,这监狱里几乎每天都有不长眼的,被狱警打死了随便找个地方埋了也很正常。”

张头对于监狱里死人的事情并不感到奇怪,因为每天都有犯人和犯人之间的冲突,狱警殴打犯人的情况,所以死上几个人在正常不过了。

“关键死的不是犯人,不然我也就不跟你说了。”

“不是犯人?那是什么人?难道是狱警?”

张头多少有些难以置信,因为狱警除非是自己发生意外,否则在监狱里根本不会有事。

因为犯人一旦对狱警动手,士兵便会毫不犹豫的开枪,再说了,他最近也没听谁说有犯人袭击狱警啊。

“是监狱长,我的人发现的是监狱长的尸体。”

“监狱长?你别开玩笑,监狱长怎么会死呢,并且还被埋在‘药’园里。”

张头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表示根本不相信。

“我骗你干什么,我虽然就只见过监狱长一面,但是我敢确定肯定是他,因为尸体还没有腐烂,像是刚埋下去不久。

因为昨天我的人还没发现,十有是昨天我们回去后,被人埋在里面的。

我知道你和监狱长是亲戚,所以我就只把这件事和你说了。也有些搞不懂,监狱长是有仇人,还是有什么突发疾病啊?”

张头仍处于巨大的震惊中,事实上他傻大彪明确监狱长的死讯后,他的心里面便冒出来一个念头是其他狱警杀死了监狱长。

因为监狱长平时在监狱里深入检出,即便他们这些囚头都很少见到,就更别说那些普通囚犯了,绝大多数都不知道监狱长是谁。

士兵在监狱里的职责,就是站岗,保护狱警们的安全,平时也不会和监狱长有什么接触,所以能干出杀死监狱长这种事的,怕是也只有那些狱警了。

“我们平时也几乎不见面,上次见面还是在半年以前,但不管怎么样,这件事你最好都不要声张。毕竟监狱长的死亡,这事如果传出去绝对是这监狱里的大新闻。”

张头想了想提醒了傻大彪一句,傻大彪听后则也连连点头表示明白。

看着傻大彪一行人走远,张头不知道为什么,竟将监狱长的死,莫名的同夏天骐不久前对他们说的话联系到了一起。

他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夏天骐杀了监狱长。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呢?”

张头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但心里面却是对夏天骐越加忌惮起来。

进入工作时间,分布在各区域的犯人便又开始机械般的忙碌起来。

夏天骐和冷月在张头的点头下,已经从干活的行列中脱离出来,两个人找了个角落坐下,彼此沉思不语。

‘药’园里。

傻大彪敲了敲值班室的小‘门’,不过却没有听到从里面传出回应的声音,他犹豫了一下,试探‘性’的将小‘门’拉开一些,继而小心翼翼的朝里面看去。

有些狭小的屋子里不见狱警的身影,傻大彪心中暗道奇怪,因为之前明明有看到两个狱警进去的,怎么没看见他们出来,人就没有了呢。

“二猴子!”

傻大彪回过身来,冲着他的一个心腹喊了一声。

“怎么了老大?”

“看见里面的狱警出去吗?”

“没有啊,怎么了?”二猴子摇了摇头,他刚刚一直在‘药’园的‘门’口转悠,并没有看到有狱警离开。

“那真是奇了怪了,屋子里没人。”

傻大彪挠了挠脑袋,然后对二猴子打发说:

“行了,这里没你的事了。”

“那老大我先过去了。”

二猴子说完就要回去干活,但又被傻大彪给叫住了:

“你先等等,查一查咱们这边有多少人,查明白点儿。”

“查人干什么?”

“让你查就去查,别他妈废话!”

傻大彪说完,狠狠的给了二猴子一脚,二猴子再不敢多嘴,赶忙跑过去查人去了。

二猴子离开后,傻大彪有些胆胆怯怯的走进了屋子里,打算接上一杯水喝,事实上他之前之所以会敲‘门’,也是想要进来要杯水。

从饮水机旁随便拿起一个杯子,傻大彪刚按下接水的开关,便顿感后背一凉,他下意识转头看去,便见紧贴墙壁的单人‘床’下,隐隐的好像有一双眼睛。

“我我实在口渴的厉害,刚才敲‘门’了,但是没听到有人回应,所以就直接进来了。”

傻大彪还以为是之前在屋子里的两个狱警藏在了‘床’下面,于是对着单人‘床’连连的道歉。

但是屋子里却始终没有其他什么声音,这也令傻大彪有些疑‘惑’,犹豫再三,他便提着胆子走到那张单人‘床’前,随后掀开‘床’单将身子蹲了下去。

紧接着,他便看到了令他无比恐惧的一幕,‘床’底下竟有两双死瞪的眼睛在看着他!

不,确切的说是两张死人脸,是之前在屋子里的那两个狱警,他们的身子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两颗死人头,像是‘花’盆一样,被安静的摆放在‘床’下。

傻大彪呆呆的愣在原地,好一会儿他才猛地反应过来,忙将被他掀起的‘床’单放下去,满脸冷汗的跑了出去。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