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七章 频繁消失

第十七章 频繁消失


                惊魂不定的从小屋里跑出来,傻大彪木然的擦了擦脸上的冷汗,就像是一个做了坏事的孩子,心脏狂跳的令他极为不安。 (.. )

早上的时候,他的人在这里挖到了监狱长的尸体,这会儿他又发现那两个狱警诡异的死在了小屋里。

不管这件事是狱警内部的人干的,还是这里的囚犯干的,总之,发生在他的管辖范围,一旦出了事情他肯定是要受牵连的。

要是囚犯做的倒还好,怕就怕是狱警内部的人干的,因为狱警是不会承认杀人的,况且杀的还是狱警,只会被人发现后,将这个锅扣在犯人的头上。

这么一想,傻大彪更是出了一身的冷汗,有一种面临世界末日的感觉。

“二狗子!”

傻大彪自己也已经没了主意,赶紧将平时鬼点子比较多的二狗子叫过来。

二狗子长得鬼头鬼脑,年龄也不是很大,眼睛小的犹如两颗黄豆。

“老大你叫我啊?”

听到傻大彪的喊声,二狗子便放下手上的活快步的跑过来。

“你现在把所有人都给我召集起来,我有话问他们。”

“我现在就去。”

二狗子也没问为什么,因为傻大彪那种难看到极点的脸色,已经向他说明了一切,这边很可能是出事了。

没多大一会儿,二狗子便将所有干活的囚犯都召集到了一起:

“都**给我站好了!快点儿,这还用我一遍遍强调吗!”

二狗子狐假虎威的对囚犯们呵斥了两句,直到傻大彪过来他才闭上嘴站到了一边。

囚犯们都不知道傻大彪到底是抽了哪门子邪风,为什么会突然让他们集合。

傻大彪大概扫了一眼被二狗子召集过来的囚犯们,然后黑着脸对他们说道:

“都给我看看,看看有没有早上和你们一起过来的,但是这会儿看不见人的。”

傻大彪这边说完,囚犯们下意识开始在队伍里寻找起来,不多时便听有两个囚犯说道:

“李二少和张忽悠不见了。”

“疯狗和小白也不见了。”

听到两个囚犯的回报,傻大彪多多少少有些意外,下意识问说:

“人呢,这几个人去哪了?”

“不知道。”囚犯们都不知去向的摇了摇头。

“不知道?那人什么时候不见得你们总该有些印象吧?”

“疯狗好像中午活动的时候就没看找,小白之前还在,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见了。”

“李二少和张忽悠好像中午的时候就没看到他们。”

囚犯们回答的小心翼翼,但是傻大彪却对这番回答很不满,因为这个药园是归他管理的,外面还有站岗的士兵,如果在干活期间有犯人跑出去,那么绝对会被当成逃跑处理掉。

然后狱警也会以此找他的麻烦,会惩罚他没有管好下面的人。

但是他之前却没有听到哪怕一声枪响,更是没有狱警过来找他的麻烦,可见那4个失踪的囚犯,应该不是在干活期间偷溜出去的。

可如果不是,那就只存在一种可能,这四个人趁着中午活动的时候,偷溜进了其他区域。

但这样的话,又与犯人们说的有些出入,因为像李二少,张忽悠,疯狗什么的,早在中午活动之前就已经不知去向了。

“你们现在行了,真当我傻大彪是好心肠不对你们下手是不是?还他妈学会糊弄我了!”

傻大彪突然发了火,指着刚刚提供线索的那两个囚犯道:

“你们两个给我滚出来!”

两个囚犯见傻大彪要收拾他们,他们想也没想顿时跪下来哀求道:

“老大我们真的没骗你啊,其他人都可以作证,我说的都是真的……”

两个犯人哀求个不停,傻大彪想了想也觉得他们没理由骗自己,在更加疑惑的同时,则摆了摆手对着他们骂了一句:

“把你们的臭嘴闭上,滚回去!”

二狗子在旁边听了一会儿,这时候则突然发现了什么,不由快步的跑到了傻大彪的身边,对他小声提醒道:

“大金龙和老小子两个人也不见了。”

大金龙和老小子也是傻大彪的心腹,不过这两个人充其量就是两个大手,不像二狗子鬼主意那么多。

“他们俩去哪了?”

傻大彪问的这句话等于是废话,因为这个时间段,除了是狱警,否则没有任何犯人能够走出药园所在的区域。

“不知道,好像下午回来这儿,他们就不见了。”

二狗子对于这件事也很疑惑,如果算上老小子和大金龙,那么在这药园里就是有6个人失踪。

失踪的原因无疑就两种,一种是被狱警给带出了,在一种就是自己跑出去的。

傻大彪这时候也想到了这一点,便听他又对囚犯们问道:

“下午的时候,谁负责的药园门口那边?”

“我们。”

四个瘦的跟个皮包骨头的老年囚犯,从人群里踉踉跄跄的走了出来。

“看没看到有谁出去,或是有谁被狱警带出去?”

“没有,没有看到一个人出去,倒是有两个狱警进来,但进来后就没出去。”

“你们确定吗?”

“确定。”四个囚犯回答的很肯定,坚称这一下午就没人出去。

傻大彪叹了口气,眼见是问不出什么了,便不耐烦的打发道:

“先把手上的活停一停,给我在药园里仔细找找,有情况和我说。”

将犯人们打发走,看着一头雾水颓坐在地上傻大彪,二狗子犹豫了一下问道:

“出什么事了吗?要是人不见了,我们可以向狱警汇报,那两个狱警不是在屋子里吗,免得时候他们在追求我们的责任。”

“没法汇报了。”听到“狱警”两个字,傻大彪的嘴角顿时抽搐了一下。

“什么意思?”

“两个狱警都死了,脑袋就在床下面放着。”

“啊?两个狱警都……都死了?这怎么可能!”

“别大呼小叫的!”

见二狗子突然叫了一声,傻大彪顿时不爽的瞪了他一眼,这也令二狗子赶忙堵住了嘴巴。

“这事实在是太邪性了,有人进,没人出,结果不但狱警只剩下两颗脑袋死在屋子里,就连下面的人也消失了6个。

没法理解,没法理解啊。”

傻大彪嘟嘟囔囔的说到这儿,他则陡然变了脸色,恍然想到了一件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