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二章 囚头

第十二章 囚头


                “我发现你这个人的问题很多啊,不但人长得像一坨.翔不说,而且还特别喜欢bb。过来拍电影来了?”

夏天骐一句话就顶的绿胳膊满脑袋青筋,当即也不再和夏天骐废话,便见他对身后那些蠢蠢欲动的犯人们命令道:

“给我往死里打,打不死他我就打死你们!”

绿胳膊是动了真怒,他进来这里这么久,就从没见过有谁像夏天骐这么嚣张,别说夏天骐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就是其他5个囚头见到他,那也是客客气气的。

随着绿胳膊一声令下,十多个犯人便在叫骂声中冲向了夏天骐。

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绿胳膊尽管知道夏天骐能打,但也觉得这么多人一起上足够吃定他了。

王昌以及和夏天骐住在一个囚室的几个犯人,也都在厂房的各个位置看着这场一边倒的好戏。

犯人们见这边打起来,除了一些胆小的犯人不敢偷懒外,绝大部分犯人都连连拍手叫好,打算欣赏着夏天骐是如何被绿胳膊一众人活活打死。

“打死他!新人也敢装比!”

“绿老大,留口气,到时候也让我爽爽。”

“……”

犯人们叫得热闹,上方的站岗的士兵就如王昌之前说的一样,只要不是攻击狱警,不作出越狱的行为,他们根本不会管犯人之间的事情。

夏天骐看看二十多个拳头从四面八方朝他打来,他也根本不予闪躲,即便失去了恶鬼的能力,但是他的体魄依旧远非这些皮包骨头的犯人可比。

事实上也正如他所想的一样,犯人们的拳头落在他的身上,比起蚊子叮咬还要不如,但是他的拳头落下,却如同一柄蓄势骤降的锤头,每一次落下便必然伴随着杀猪般的惨叫,以及骨头断裂的脆响。

原本一边倒的局面,随着夏天骐的出手也确实变成了一边倒,只是令所有犯人失望的是,被打的哭爹喊娘,折胳膊瘸腿的不是夏天骐,而是绿胳膊一伙的囚犯。

不到3分钟,十多个囚犯便都横八竖倒的被夏天骐撂在了地上,只剩下绿胳膊浑身打着哆嗦的傻愣在原地,看夏天骐犹如见鬼般的恐惧。

喧嚣的厂房内再度变得死寂,王昌几个犯人更是难以置信的睁大了双眼,纷纷在心中暗自庆幸。

“和你说一下那些人的情况,每个人都被打成了骨折,估计有一段时间没法干活了,但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还是留他们一条命,不过他们的命得有你偿还,不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造反了!新人造反了!张老大救命啊!!!”

绿胳膊见夏天骐要收拾自己,这时候他则猛地大叫了一声,继而朝着厂房的门边拼命的逃去,看样子是打算招来囚头,以及狱警平息此事。

夏天骐没有追过去,因为他相信即便他不去追,也一定有人会拦下他。

绿胳膊一边拼命的叫着,一边朝着厂房的门边逃着,然而他刚逃到一边,便见前头突然冒出来一个人来。

这人面无表情,不仔细看如同一个身材修长的女子,不偏不移正巧挡住他的去路。

“草.你.妈!给我滚远点儿,找死吗!”

绿胳膊怒骂时,便挥出满带纹身的手臂想要将挡在他前面的人推开,但是那人的面目却陡然一寒,继而一脚抬起狠狠的踢在了绿胳膊的下巴上。

“啊——!”

绿胳膊的下巴发出一声脱臼的响声,至于他人则被踢飞了很远。

待重重落地后,便已然昏了过去。

冷月看着已经陷入昏迷的绿胳膊,冷哼一声,随后便又回到了他工作的位置,在一众人呆滞的目光下,继续组装起了那些电子配件。

夏天骐看了冷月一眼,给了他一个好评的眼色,尽管冷月完全没有看他。

“不错,真不错。”

正当夏天骐想要喊王昌过来的时候,一个年龄差不多50岁的小个子男人,边拍着手边面带微笑的出现在了夏天骐的视线里。

这小个子男人看上去其貌不扬,要说唯一的特点可能就是头发完全是白色的,这倒与他看上去的年龄有所出入。

“张头。”

看到这男人的出现,犯人们纷纷赔笑着和他打招呼,就连在夏天骐获胜后,想要冲过去和他套近乎的王昌,见到这个男人出现后也陡然变了脸色,犹豫之后没敢过去。

绿胳膊之所以能在黑铁监狱里吃得开,就是靠这个囚头给他撑腰,这个囚头据说是狱长的一个亲戚,就连那些狱警平日里都要卖他几分面子。

“大家继续干活,别等着完不成任务挨棍子,你们不好受,我脸上也不好看。”

张头说起话来倒不像是一个囚犯,更像是一位检查工作的领导,感觉上确实和一般囚犯不同。

夏天骐待在原地没有动,而是一直注视着那正朝他缓缓走来的张头,心里面思考着稍后可能会出现的情况。

张头走过来后,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绿胳膊等人,不过仅仅就是看了一眼,随后他便不在意的收回了目光,脸上的笑容不变,来到了夏天骐的身前。

“新来的?”

“昨天才进来。”

“哦,那知道他们是我的人吗?”

“知道。”

“那你这种做法,岂不是很不聪明。他们打死了你,是你倒霉,你打死了他们,还是你倒霉。你没有赢面的。”

张头很有耐心的对夏天骐说着,尽管声音不大,但语气却相当狂。

“嗯,照你这么看我确实没有赢面,但是在我看来,我是赢定了。

因为他们的赢面完全来源于你,我只要把你争取过来,他们就彻底没希望了。”

见夏天骐对于他话里的警告全然无所谓,张头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散去:

“我们认识10年,你昨天才来,你根本没有理由让我相信你。”

“老头子,先别把话说的太早,免得到时候把自己的脸打肿了。”

听到夏天骐叫自己老头子,张头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显然在对方的眼里,即便自己是个囚头,也依旧不够看的。

他不知道是这个新人个性太狂,还是真有这般狂傲的资本。

至于其他囚犯也都感觉到了夏天骐不把张头放在眼里,只是正当他们以为张头会立即翻脸的时候,张头却令他们惊掉下巴的回道:

“说吧,我想听听你能够说服我的理由。”(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