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五章 黑铁监狱

第五章 黑铁监狱


                来同流市的路上,夏天骐偶尔还会说上几句话,但自从接到楚梦琪的电话后,他则突然沉默起来,脸上的表情也变得阴晴不定。

两个人打车来到那条地下通道外,这里除了之前坍塌的道路被填补上以外,其他地方则没有任何变化。

夏天骐一声不响的走在前头,从台阶上下来,便狠狠一把扯掉了门上的铁索,先一步走了下去。

冷月紧跟在后,二人很快便来到了那个正不断从中散发着恐怖气息的洞穴外。

“就是这里,我们进去吧。”

夏天骐朝着第二域的接入口看了一眼,随后便示意冷月可以进去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冷月有些突兀的问道。

“冥府的事情,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不过肯定不是好事就对了。”

夏天骐不想被这件事分神,所以并没有对冷月说太多,打算等着从第二域回来后再说。冷月听后也点了点头不再多问,随后两个人便一并走了进去。

……

在一处遍布着沼泽,以及毒虫的山顶上,坐落着一座有着死亡囚笼之称的黑铁监狱。

没有人知道这座黑铁监狱确切的建造时间,只知道从它建成初始,就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从未有人活着离开过。

当然了,其中并不包括那些往来于此的狱警们。

黑铁监狱的狱警数量很多,罪犯们通常是由军队押送到山脚下,然后由一支狱警队伍负责接手,然后再将犯人送上去。

因为凡是被送到这里的人,都是无期,或是死刑犯的缘故,所以很少有人会在意这些囚犯的死活。

所以在监狱里,只要是不让那些狱警们不爽,随便怎么争斗,但是反过来,如果让那些狱警不爽了,那就只能以死谢罪了。

而在今天下午十分,先后5辆遮挡着严严实实的汽车,在一众士兵的看守下停在了山脚。

这是一支有15个士兵组成的小队,每一个士兵都拿着机枪,死死的注意着车里的动静。

近30的狱警,则也围在四周,不过和那些严阵以待的士兵不同,他们的神色显得非常轻松,都在一边抽着烟,一边彼此先聊着。

毕竟押送犯人的士兵队伍总换,但是来往于山上山下的人却始终都是他们,他们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对于来这儿的活人没什么感觉,同样的,对于那些丢在山里的死尸,他们也早已没了感觉。

“谁是这里的领导?”

一个年轻士兵,这时候对着狱警们所在的地方声音嘹亮的问道。

“我就是。”

听到那士兵的话,一个长脸的狱警眯缝着眼睛走了出来。

“你们那边如果准备好了,我们这儿就放人了。”

“可以。”

长脸狱警点了点头,便有气无力的对周围的众狱警说道:

“行了,别他妈扯淡了,准备准备干活了!”

被长脸狱警说了一句,狱警们才纷纷丢掉手上的烟头,分为左右两列整合成了两支小队。

见状,领头的士兵则对下面的人下命令道:

“让他们下车!”

囚犯们被蒙着眼睛,一个一个的从车里面下来,随后在狱警的提醒下,形成了一支长队。

5辆卡车,一共装有50个犯人,中年人居多,年轻一些的和老年人偏少。

这些人看上去都很憔悴,脸色苍白如雪,走起路来也是踉踉跄跄,不知道是不是一路上实在颠簸的太厉害。

士兵们完成了押送任务,便又驾驶着汽车离开了,只剩下一众狱警,盯着这些犯人缓缓的走进深山中。

天色变得越加阴沉,对这儿熟悉的人都清楚,这是暴雨即将来临的征兆。

狱警们手里都有电棍,就像古代那些狱吏一样,谁走的慢,或是走得有些偏,便会大骂着用手上的电棍狠狠的砸在那个人的身上。

惨叫声在被狂风席卷的深山中此起彼伏,犯人因为被铁物锁住了眼睛,所以没有人敢反抗,也没有人敢张嘴询问什么。

就这么一路被暴力驱赶着,一步步的接近着他们生命的终点。

从山下到山腰,这些狱警和犯人们足足走了近6个小时,也直到他们到达山腰的位置,才终于看到一个个前赴后继的缆车。

“轰隆”的雷声不停在天间回荡,狱警们的叫骂声也变得更大了:

“再给我喊疼?信不信我在这儿就打死你,让你解脱!”

狱警不停在用电棍抽打着一个在地上翻滚求饶的老者,不过面对这一幕,其他狱警都毫无反应,只有长脸狱警似是挖苦的对那正在打人的狱警提醒道:

“还是别把他打死的好,不然你还得把他的尸体往山下丢,多犯不上。”

“也是,不过这老东西太气人。”

“别打了……求求你……”

“还他妈敢废话,让你废话!让你废话!!!”

狱警一把掐住这老者的脖子,随后将老者仅剩不多的牙齿都砸了下来。

老者满嘴鲜血,在一串惨嚎声中昏了过去。

“老不死的当囚犯,真是欠修理!”

这名狱警将骨瘦如柴的老者,直接丢进了缆车里,随后他则对另外两个囚犯说道:

“你们两个沿直线进去,敢走偏一点儿,我就把你们的腿打断!”

没有囚犯敢吭声,因为这一路他们已经听到了太多太多的惨叫声,有太多太多人被打个半死,也有几个倒霉的,因为嘴上不干净,被几名狱警合力打碎了脑袋,尸体被随手扔进了沼泽里。

然而这仅仅是在路上,他们甚至还没有到达那令人闻风丧胆的黑铁监狱。

每个犯人都在后悔,后悔自己不该做犯法的事情,更不该对那该死的牢狱生活有任何的憧憬。

所有的犯人都向后被送上了缆车,缆车上升的很慢,一个个狱警骂骂咧咧的站在上面,作为长期和各类穷凶极恶的犯人打交道的他们,在品性上自然也好不到哪去。

毕竟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也只有更坏的人才能管得住这些坏人。

50个犯人等真正进入黑铁监狱的时候,就只剩下了42个人,其中有一部分在路上被活活打死,还有像那老者一样,因为伤势过重在缆车上就断了气。

不过没有人会追究那些狱警的责任,因为少一个人,对于监狱而言就等于少一张嘴,少一个麻烦。(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