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章 死尸

第十章 死尸


                一场无意义的小风波被狱警化解后,没多久,集合的哨音便再度响起,食堂里的犯人再度井然有序的排成两条长队,先后从食堂里走了出去。

因为还不到4点钟,所以外面依旧黑漆漆一片,嗖嗖的冷风刮得每一个人都彻骨生寒,不停在打着哆嗦。

十好几名狱警,像指挥拥挤路况的交警一样,指挥着囚犯们向着各自劳动的地点走去。

夏天骐在第56号囚室,冷月在第28号囚室,干活的区域都是根据所在囚室分配的,两个人尽管不再一个囚室,但是所在的囚室却都被分在同一个区域。

是一家组装手机配件的工厂,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属于流水线类型的工作。

说是厂子,但其实就是一个大面积的区域,在里面放着一些个机器而已。

几名手持枪械的士兵,站在高处,至于狱警们则打着哈欠,三五个人挤在一旁。

“那些士兵只要咱们不攻击狱警,他们是不会对我们开枪的。狱警也不太管事,等到天亮了,他们就会回去睡觉,然后由囚头负责管理这里。”

夏天骐一边和王昌学习着怎么组装那些小型的电子产品,一边听王昌解释着这里的事情。

干活的人很多,这里大概有300多人,有的人一过来就开始麻木的工作,还有一部分人则目光闪烁,显然是在滥竽充数,等着将那些狱警熬走。

而在另外一个区域,药园。

药园是黑铁监狱6大区域中最小的一片区域,尽管是最小的区域,但是却是所有囚犯们最想涉足的区域。

因为这里的工作量较少,并且因为每过一段时间就有外面的人过来取药,所以他们可以通过外面的人弄一些东西进来。

比如说烟酒,以及一些其他小玩意。

药园里一共只有50多名囚犯,因为管理药草不比流水线的工作,所以来这里干活的都是老资历的囚犯,平时就是浇浇水,除除草,去去虫,并没有多累。

两个狱警今天一过来,便一头扎进了药园里的小屋,想来是昨天打牌太晚去睡觉了。

犯人们开始有条不紊的干活,囚头和几个心腹,则坐在一角,抽着烟聊着一些有的没的。

“昨天又来了一批新人,可惜没有分到我那里去的,搞得我心里面痒痒了一晚上。”

药园的囚头绰号叫做傻大彪,听说进来这里之前是一个势力庞大的****头子,坏事做尽,这黑铁监狱里,有不少都是他以前的小弟。

正所谓在牛比的在哪儿都牛比,他就是个典型例子,刚来这黑铁监狱就有一群人死心塌地的跟着,因为不差钱,所以在狱警那边也都打点的很好。

他也知道以自己犯的事,想从这儿出去已经很难了,所以也只求能舒舒服服的过万后半生。

听到傻大彪的话,一个贼眉鼠眼的心腹顿时坏笑道:

“对于老大来说是不幸的,但是对于那些新人来说真是万幸,谁不知道老大在s.m上有一套啊。”

“哎!你当我想那么恶心吗,关键是没办法,就得自己找乐,看着那些新人欺辱,绝望的眼神,我就特别的欣慰,就会特别的爽。”

“我也是,就喜欢折磨那些新人,不然感觉活着都没什么乐趣了。”

其他几名心腹也连连附和,都将折磨这里的人视为继续生存的一大乐趣。

就在几个人说的来劲的时候,从远处突然跑过来一个囚犯,气喘吁吁的对傻大彪说道:

“老大,在药园里发现了一个长得特别奇怪的东西,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什么东西?”

傻大彪一下子来了兴趣。

“我也说不好,不过看上去好像是一只人手。”

“人手?你们该不会是翻腾出来一具尸体吧。”

傻大彪见这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左右闲着也是闲着,便招手对着几名心腹道:

“走吧,我们过去瞧瞧。”

傻大彪几个人跟着来到药园的尽头,便见四五个犯人正围在这里,冲着什么指指点点。

“都滚一边去。”

傻大彪将那些犯人赶到一边,自己蹲下身子看了看,这一看顿时令他感觉有些头皮发麻,因为在一株药草的旁边,确实立着一只很像是人手的东西。

都谣传说,这黑铁监狱以前是个乱坟岗,每一寸土地下面都埋藏着大量的死人。但是即便是死人,这么多年过去了也应该变成骷髅才对,难道是近期有狱警将犯人打死了,然后埋在这里的?

傻大彪想了想,随后对着几个围观的犯人说道:

“给我挖出来看看下面埋着什么东西。”

听到傻大彪的吩咐,几个人犯人不敢不听,因为没有工具在手,所以他们也只能用手一点点的扒着泥土。

足足费了好半天的功夫,才将土地里埋得东西给弄了出来。

竟真的是一具尸体。

并且还是一具狱警的尸体。

狱警像是刚死不久,因为身体除了僵硬并没有腐烂的迹象。

“卧槽,这……这里怎么会埋着一具狱警的尸体!”

傻大彪的几个心腹,连同那几个动手挖尸体的犯人都有些傻眼,要知道狱警就是这里的法则,怎么可能会有人连狱警都敢杀。

并且这个狱警看上去还有些面生,他们从没有见过。

“老大,这个狱警怎么会被埋在这儿?”

“这可不是普通的狱警,而是这所监狱的监狱长。”

大部分犯人都没见过监狱长,只有傻大彪以及几个囚头见过,几个心腹听到傻大彪的话后顿觉头皮发麻,都知道他们可能无意间发现了一个秘密。

“还他妈愣着干什么,赶紧将人埋进去,谁他妈要是敢将这里的事情说出去,我绝对弄死他!”

傻大彪并非是人如其名,相反他看着傻气呵呵的,事实上一点儿也不傻,忙催促着几个犯人将尸体重新埋进了土里。

一般的犯人连监狱长是谁都不知道,肯定不会对他下杀手,这么以来可能动手的就只剩下那些狱警了。

尽管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显然知道这个秘密对他们而言肯定是坏事一件。

在傻大彪的催促下,连同他那几个心腹在内的一众囚犯,再度将那具尸体重新埋进了土里。

不过一股莫名的恐慌,却已然在他们每个人的心中开始蔓延开来。(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