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三十六章 不安

第三十六章 不安


                不管事实是否如真如他猜想的这样,起码在眼下他找到了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

反过来,他对于他妈妈的认知则再度变得模糊,或许,他从未真正的了解过。

恶鬼除了鬼域,天赋之力外,还有一种能力是厉鬼级别的人所不具备的,那就是强大的生命力。

正常情况下,处于恶鬼级别的人,就算是被切掉脑袋依旧不会死去,除非身体被完全轰烂。

所以想要杀死一个恶鬼级别的人很难,就是因为如果不将其轰的粉碎,那么便存在恢复的可能。

夏天骐对于恶鬼级别的了解就这些,不过仅就这三点,不算鬼气的储量就已经相当牛比了。当然,他在知道这些后心里面也在暗自庆幸,觉得当时他们能从江镇的手底下活下来,真的是烧了高香。

一切就像江镇当时说的一样,在他眼里,当时的他们有一个算一个都是一脚就能踩死的蚂蚁,所以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不然若是江镇一上来就释放鬼域,也就没有他现在了。

怪不得人们常常说,知道的越多便越胆小,夏天骐现在是深有体会,恶鬼级别真是要较厉鬼级别强大太多太多了。

根本就不是以量就能对付的了的。

也多亏他妈妈帮了他一把,不然若是他之前去同那洋娃娃恶鬼碰上,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想来所谓的反抗不过就是绝望的垂死挣扎,根本毫无意义。

“谢谢你妈妈,我一定会努力变强,有一朝一日解开这封印让你自由的。”

夏天骐扶着胸口上的圆轮印记,在心中许下对他妈妈的诺言。

今天晚上,对于北安市的部分人来说,绝对是一个难眠之夜。

警局里,包括叶健在内的众多市领导,全部聚集一堂,所要解决的便是关于何山路鬼楼,以及作为唯一的知情者,幸存者,而在所有武装人员包围下诡异失踪的夏天骐等问题。

叶健虽然只是一个专案组的组长,但他却是执行省里下的命令,在这里相当于一个钦差。更何况这起案件又是他全权负责,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也完全没理由缺席这个会。

会上的气氛相当严肃,因为任谁都知道这件事会造成多大的影响。

这世上有神没神,有鬼没鬼,他们都不担心,他们担心的是这些不应该出现的存在,会对民众带来多大的影响。

现在社交网络,信息传播的途径多如牛毛,这已经不是北安的事情,或是北安所在的省区的事了,而是上升到一个zf层面。

因为如果找不到解决的办法,事情不用到明天,或许下一分钟,就会传遍各地。

这会给社会造成多大的影响,他们尽管想不到,但是他们却唯恐会真的发生。

“关于这起案件的详细情况,我已经提交给上面,但是上面依旧没有给出指使。

当然,我觉得这并不是事情的重点所在,或许我们在座的各位,眼下都需要考虑一下个人的安全问题了。

因为高速公路全部出现了大雾,进去的人至今每一个人回来,手机尽管打得通,但无论打给谁都没人接。

网络尽管看上去没问题,但是仅限于北安市范围还能够实现信息的传达。至于火车站,汽车站,则完全消失不见了。

这些都是我刚刚得到的情报,这里,这座城市,也已经撞鬼了。”

叶健打断了正在激烈讨论的人,将他刚刚得到的这个坏消息说了出来。

所有人在听后都显得难以置信,都觉得这是一个可笑的天方夜谭,都纷纷质疑叶健所带给他们的这则重磅消息。

对于所有人的反应,叶健并没有觉得什么,因为他很清楚,被现实的逻辑侵蚀久了,被固有的东西习惯久了,就是任何人都很难一下子接受超出这之外的东西。

可以说越理智的人,越难以相信。

若非是自己对这起案件了解的清楚,又亲眼目睹了发生在鬼楼的那匪夷所思的一幕幕,他也断然不会相信分毫。

即使到现在,他心里面依旧很矛盾,一边觉得自己眼见为实,又有那么多证据证实,所以根本就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但另一边,几十年的惯有思维,几十年习惯认知,却令他难以接受。

用形象的一种说法来解释他们的心里,那就是相信是相信,但没有一个人愿意接受。

叶健从烟盒里抽出根烟,随即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点燃,狠吸了一口后,他则继续说道:

“我和大家一样,都不愿意相信发生在这里的事情,但是没有办法,事实就是事实,并不是说只要我们不相信,不接受,就真的能够改变的。

可以说现在的情况,已经完全超出了我们的掌控,更是完全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

现在警备力量就这么多,北安市已然孤立无援,未来几天会发生什么,或许就是我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到。

与其这样,我们不如将该做的,能做的,都做了,至于剩下的我们就彼此祈祷吧。

寄希望于外面的人,能够发现北安的异常,从而找到解决的办法。

当然,还要希望这里不会再有其他什么事情发生。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这算是我给大家的建议,也算是我自己的打算。按道理这已经超出案件本身了,我没有什么资格说话,但毕竟在一线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对于危险的嗅觉很敏锐。

我嗅到了危险的味道,一股浓浓的死亡味道。”

宾馆的床上,夏天骐刚刚洗完澡擦干了身子躺在上面。

因为鬼域的存在,所以他能够清楚的知道其他房间里的景象。

比如哪个房间正有女人在洗澡,哪个房间正有男女在缠绵,哪个房间正有人说着悄悄话之类的。

“这鬼域真是偷.窥神器,以后楚梦琪和静姝洗澡,我岂不是想看就看?”

夏天骐莫名其妙的想到了这个,随后连忙捏了捏自己的脸,觉得这个想法实在是太贱了。况且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还有攸关生死的事情没办完。

想到那只洋娃娃恶鬼,夏天骐顿时将外放的鬼域收回了一部分,但保险起见,他所在的上下两层依旧保留着,就是害怕那恶鬼会突然出现。

眼下恶鬼在哪里目标不明,它会做什么也不好捉摸,唯一他能够用作分析的,就只有那恶鬼的形成。

按照冷月的说法,以及他所能想到的,那恶鬼之前只是鬼魅一类的东西,被他爷爷作为阵眼弄进洋娃娃里,然后平日里伪装成他妈妈与他联系。

之所以会成为恶鬼,则是通过吸收煞气以及鬼气,因此才成长到现在这个样子。

这一点,当时在他妈妈解决掉那恶鬼的分身实也说过。

可以说,那恶鬼就是靠无数煞气和鬼气硬堆出来的东西。(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