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三十章 恩怨情仇

第三十章 恩怨情仇


                原本撕咬夏天骐的怨魂突然消失了,夏天骐的头无力的贴在他妈妈的身上,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

“天骐。”

夏天骐恍惚中,听到了他妈妈的唤声,他艰难的抬起头,发现他妈妈正带着慈祥的微笑看着他,那笑容驱逐了他的寒冷,令他感到难得的心安。

“妈妈……”

不过正当夏天骐想要努力伸出手臂抱住他妈妈的时候,他妈妈却突然抬起一只手,随后狠狠的击穿了他的鬼甲。

“啊——!”

夏天骐被打出了很远,胸前的鬼甲甲片也变得粉碎,他跪在地上,胸口由于遭遇重创,令他不停的在向外咳血。

在痛苦咳嗽着,夏天骐再一次微笑的抬起头,继续朝着他妈妈所在的位置爬去。

不过这一次,他依旧刚刚来到他妈妈的身边,便被他妈妈拍飞出了很远。

“天骐,你这是一个孝顺的好孩子,来,再爬过来,让妈妈好好抱抱。”

尖锐的女人声音再次从夏天骐妈妈的体内传出来,夏天骐对于那个声音不予理会,因为他相信,无论是那个鬼东西和他妈妈的鬼魂融合到了一起,还是他妈妈完全变成了**控的傀儡,他妈妈终究会恢复神智的。

因为母子连心,他能感觉得到,并无比的坚信着。

“妈妈,我知道你一定能够听到我的声音,我也能够感受到你的痛苦,伤害你的并不是我,而是藏在你体内的那个鬼东西,我是不会生你气的。

因为我妈妈从来都是世上最爱我,最为我遮风挡雨的那个人。

你现在的心……想必会比我更痛吧……”

夏天骐再一次来到了他妈妈的身前,而这一次他妈妈则直接掐着他的脖子,将他高高的拎了起来,一只鬼爪也缓缓抬起,想要直接穿透他胸前鬼甲的缺口,刺穿他的心脏。

夏天骐看着他面无表情的妈妈,这一次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笑着闭上了眼睛。

泪水不停在划过他的脸颊落下,那不是冰冷的泪,而是温热的。

当他得知这次考核事件是和他家有关后,他所害怕的便不再是要面对可能变成恶鬼的妈妈,而是害怕,随着阵法的溃散,他连再见他妈妈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命运和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让这起事件变成了一个死局,他无力解开,所以他能做的就只有祈祷再看他妈妈一眼,再看一眼,他心目中那个最美的女人。

他不怕被他妈妈杀死,而是怕他妈妈有一朝一日恢复神智后无法接受这一切。

他担心他爸爸的安危,但是此时此刻,他却无力去管。

他并非是一个习惯妥协的人,能让他妥协的,只有像冷月赵静姝这样同他并肩作战的朋友,以及深深爱着他,他无以为报的父母。

这种自我放弃,像命运妥协的行为尽管对不起冷月他们,但是,他相信作为朋友的他们,一定能够理解他的。

“对不起了冷神,静姝,请原谅我的食言……今后没法在一起走下去了……”

夏天骐缓缓的闭上眼睛,脑海里装满了往日幸福的回忆。

同时,他妈妈冰冷的手也在这是刺穿了他胸口的皮肤,温热的血液喷洒而出,落在了地上,也落在了他妈妈惨白的脸上。

而这一刻,他妈妈的动作却突然僵硬的停顿下来,随后两行血泪突然顺着它的眼角落下,“滴答滴答”的落在了夏天骐的脸上。

夏天骐再度睁开眼睛,看到的同样是一双模糊的眼睛。

“儿子……你这又是何苦……妈妈本就是个已死之人,这辈子遇到你爸有了你,已经觉得是老天对我的眷顾,死而无憾。

如今再看你一眼,我最后的心愿也已经了却,世间再没有半点儿牵挂。

儿子,你是我的全部希望,你活着,心里有妈妈,妈妈就在你身边……无论以后你知道什么,都不要怪你爷爷,他终究是为了这个家……”

见到他妈妈恢复了神智,夏天骐顿时喜极而泣,死死的抱着他妈妈不肯撒手,就像是一个许久未归的孩子,突然回到了家里。

“妈……我想你……我真的好想你啊……”

就在夏天骐死死的抱着他妈妈不肯撒手的时候,自他妈妈的身体里则又出现了另外一个阴森的声音:

“你不过是我操控的一只傀儡,还想妄图反噬我!”

“天骐,妈妈一定会保护你的!”

夏天骐他妈妈说完,便一把将夏天骐推出了好远,随后,她则突然冷笑一声,对身体里的那个声音说道:

“一只小小的厉鬼,不过是吸收了众多怨煞之气进阶的小角色,还真以为能够只手遮天。”

夏天骐的妈妈冷冷的说完,便见她猛然抬手,随后狠狠的插入了自己的心脏位置。

过程中,她的脸上全部丝毫表情,不多时,便见一个浑身腐烂的女鬼,被她生生从中拽了出来,而那个女鬼赫然同她一模一样!

夏天骐呆呆的看着面前发生的这一切,完全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那女鬼竟同她妈妈一模一样。

女鬼夏天骐的妈妈拽出来后,脸上顿时露出惊恐之色,大叫道:

“你根本不是鬼魂,你到底是什么?”

“是什么?你还不配知道!若不是破坏封印降至,你以为我会放过你的本体吗!”

夏天骐的妈妈说完,便见她抬手一挑,那女鬼便在一串惨叫声中缓缓飘起:

“我知道了!那阵法根本就是为了封……啊——!”

女鬼的话还没等说完,夏天骐的妈妈便手指一点,继而无数怨魂带着煞气齐齐从她体内冲出,眨眼间便将那女鬼吞噬的干净。

与此同时,鬼楼的棚顶突然从中裂开,继而伴随着无数砖石的落下,一个巨大的金色圆轮缓缓落下,从中爆发着刺眼的金光。

夏天骐的妈妈抬头望了那金色圆轮一眼,似是能穿透那圆轮中间的黑暗,看到躲在它背后的人一样,之后她则收回目光,来到了夏天骐的身边。

“儿子,记住妈妈说的话,无论以后知道了什么,都不要怪你爷爷,他都是为了这个家好。”

夏天骐的妈妈说到这儿,便见上方那个金色圆轮缓缓的落下来,夏天骐拼命的拉着他妈妈想要逃走,但是他妈妈却紧紧的抱住了他,随后亲了他一口。

“不要悲伤,因为妈妈答应你,会永远陪在你身边。”

说话间,金色圆轮带着阵阵令人烦躁的呢喃声,将夏天骐和他妈妈完全笼罩了进去。

与此同时,在一个充斥着皑皑白骨,以及四处闪现空间裂缝的地带,一个头发发白的老者,身材壮硕的老者,正盘腿而坐,不久,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圈已然变得泛起了红光。

“我究竟是对是错?”

老者擦了擦眼角的泪光,缓缓的站起身来,神态颓靡。

目光遥望之处,则是一个无法估量的巨大的黑洞。而在那黑洞四周,上百人漂浮其上,各个面露凝重,似是要有什么毁天灭地的怪物从中冲出一样。

这里是第三域的某处,而那老者正是夏天骐的爷爷夏醇。(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