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五章 回来

第二十五章 回来


                北安市尽管面积不小,但是因为地处相对偏北的位置,又不是宣城这种大都市,所以人口并不是很多,因此真正能算得上市区的范围小的可怜。

开车大概用了十多分钟,夏天骐便已经将车子停在了楼前,随后他则焦急不安的下了车。

因为他发现,他家所在的这栋居民楼,眼下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

居民楼被一团黑色的浓雾所笼罩着,四处都是鬼域空间的波动,从中不断传出阵阵令他头皮发麻的恐怖气息。

他现在可以说是厉鬼的最巅峰,能让他感到头皮发麻的气息,无疑是属于恶鬼的。

之前阵法存在的时候,这栋居民楼完全是被隐藏起来的,冷月说过就是恶鬼靠近也会被直接干掉,所以根本不可能会变得像现在这样,鬼气狂暴,恶鬼的存在有恃无恐。

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他爷爷所布置在他家的阵法,已经彻底失去了作用。

夏天骐仰头看着他家所在的楼层,尽管他拥有着能够看透黑暗的夜视能力,但不知道是受笼罩在外的那层黑雾影响,还是受四周的鬼域影响,他无法看到此时此刻,在他的家里正发生着什么。

最糟糕的猜想再度得到了证实,这也让夏天骐几乎崩溃。

因为他心里面很清楚,他妈妈之所以能一直陪伴着他们,靠的便是他爷爷这座逆转阴阳的阵法。

但是现在阵法失效了,也就代表着他妈妈已经没法在像正常人一样存在了。

会变成什么,他不知道,也不敢去想。

夏天骐其实和他爸爸的想法不同,他爸爸是想要一直将他妈妈留在身边,无论是以多么残酷的方式。但是在他心里,这种做法既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表现,同时也是对他妈妈的一种折磨。

人都是要接受现实的,因为活着本就是很现实的事情,明明已经失去了,却还要活在过去的回忆中,这无论是对生者,还是对死者来说,其实都是一种伤害。

他有劝过他的爸爸,但是他爸爸却并没有听取。

每个人都想要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夏天骐也不例外,当他第一次证实他妈妈的情况后悲痛欲绝,痛苦的几乎想要死掉。

但是他的乐观,他的坚强让他战胜了悲痛。

因为不论他妈妈现在以何种方式生存着,她都陪伴着自己走过了二十年的人生,给予自己母亲的关怀与爱,从未让他感觉自己和其他孩子有什么不同。

他爱他的妈妈,不想失去她,想要像其他人一样,在他妈妈渐渐变得苍老的笑容中,娶妻生子,养老陪伴。

然而命运剥夺了这一切。

他恨命运,但他无法改变,他不想他妈妈再像个傀儡一样,每天被阵法操控着,被阵法封印在家里,整天浑浑噩噩,不得解脱。

他妈妈真的已经为了这个家牺牲的太多太多了,他实在不忍看着她,连最后离开的自由都失去。

所以,他并不害怕他妈妈有一天会消失,他怕的是,在她消失前,他没能与她再见一面,没有含泪目送着她离开。

他一直都想要尽快增加实力,为的不是修复这个阵法,而是想让这个阵法不再伤害她,即便是阵法崩溃,她也不会遭到鬼气和煞气的侵入,不会变成凶残的恶鬼,不会失去她的善良。

这才是他真正想要去做,想要去阻止的。

但是现在……已经太迟了。

尽管脑袋一直是扬起的,但是夏天骐的眼泪却依旧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他没有感觉到自己在哭,只是觉得视线在渐渐变得朦胧。

夏天骐挥手擦了一把眼泪,一张脸随即开始变得狰狞,整个人瞬间进入了鬼婴状态,片片鬼气升腾的甲片这时破体而出。

手中短匕鬼兵再现,夏天骐眼中紫色大盛,随后化为一道幻影冲进了楼中。

一路不停,夏天骐直接来到了他家的门外,没有撞开房门直接闯进去,他习惯性的敲了敲门。

门响在死寂的楼道里延绵回荡,但是屋子里却没有任何回应。

夏天骐身影僵硬的顿了顿,随后才拿出他家里的钥匙,打开了门锁走了进去。

门开的瞬间,一股极为刺鼻的血腥味混杂着令人作呕的尸臭味,便直接从中冲了出来。

夏天骐的心脏狠狠的抽搐一下,被骷髅偷窥包裹住的脸上,又增添了几分悲痛的狰狞。

屋子里和他走得时候没有太多的变化,但是原本光洁的地砖上,却满是刺眼的血痕,原本被他爸爸粉刷洁白的墙壁上,到处是血液迸溅其上的暗红。

毫无疑问,这间屋子,他的家里面,不但有人死在这里,并且在数量上更是无法估计。

臭味最重的是厨房,夏天骐脚步沉重的走进去,灶台上放着多把染血的刀具,打开下面的柜子,十几具残尸腐肉拥挤的塞在里面。

身体崩溃的向后退去,夏天骐在心里面不断的说服自己,这些事情并不是他妈妈做的,而是那个阵眼,那个吸收煞气的洋娃娃。

站在客厅里好一会儿,夏天骐才鼓足勇气走进了属于他父母的卧室里,这里,还和他走的时候一样。

床单整洁,地上没有丝毫的血迹,在床头柜上摆放着一张他小时候夺得市青少年武术表演赛冠军时的照片。

照片里他笑的很开心,无忧无虑,充满了作为孩童的天真无邪。

“爸,妈……你们都在哪啊?”

再一次哭得泣不成声,夏天骐咬紧牙齿,又进了他的卧室,卧室里残存着大量的血迹,他甚至在地上看到了一些已经开始腐烂的碎肉,以及断肢。

“这已经……不再是我家了……”

夏天骐的身子有些佝偻,转身离开的样子宛若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摇摇欲坠,悲痛的泪水不停顺着他的脸颊落下,冲刷着残留在地面上的污血。

走到屋门边,夏天骐心有不舍的停下脚步,随后拿出一根香烟靠在门上吸了起来。

香烟很苦涩,吸入肺中的烟尘宛若化为无数根细小的钢钉,在残忍破坏着他的身体。(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