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八章 证实

第十八章 证实


                “8点50,快到9点了,路上已经看不到人了。”

邱杰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随后盯着窗外空无一人的街道回道。

“这边一到晚上本就没什么人,今天又这么大的风,谁傻啊这时候出来。还记得我们出来的时候,老刘说什么时候那鬼楼出现的吗?”

“9点到第二天凌晨1点这个时间段,下午来的那个学生好像是这么说的。”

“嗯,那等着吧,反正也是白等,早知道我今天早晨出门就找个大褂穿上了。”

李斌说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啊?”

“穿大褂抓鬼啊,你难道不觉得好笑吗?”

“是挺好笑的,想想跟拍电影似的。”

“你平时看恐怖电影吗?”

“不看,天生就没有追求那种刺激的细胞。”

“我现在也不看了,以前上学的时候看得多,一部两部还行,看多了都一个套路没意思。另外这两年胆子也小了,受不了那一惊一乍的。”

邱杰说完嘿嘿的笑了起来,过程中他的目光则无意识的扫了一眼窗外,接着,他便像是见到什么怪物一样,立马坐直了身子,目露难以置信的指着窗外道:

“李斌,李斌,你快看看,卧槽,真的出现了一栋楼!”

听到邱杰不可思议的叫声,李斌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结果同样被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真是活见鬼了!这边什么时候多出来一栋居民楼的,明明刚刚还没有。”

邱杰和李斌皆被远处突然冒出来的居民楼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两个人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邱杰才有些艰难的说道:

“那个学生还真没有说谎,真的有栋鬼楼。”

“我怎么就不信这世上有鬼呢,你说会不会是什么魔术,或是像海市蜃楼之类的幻景?”

“你的意思是说,前面那栋楼只是一个虚像?”

邱杰看了李斌一眼,对此也并不是很确定,毕竟鬼神之类的说法听说的很多,但是从没见有哪个人见到过。

关于真假的讨论,古往今来都不曾停止过。

“走,我们靠近看看。”

李斌让邱杰将车子开过去,邱杰想了想犹豫的说道:

“要不要现在给老刘打个电话?”

“咱们先过去看看,是真是假还不一定呢,等确认了再告诉他不迟。”

说到这儿,李斌突然坏笑了一声,对邱杰问道:

“你小子这号称阅遍恐怖片的人该不会是害怕了吧?”

“我发现你是真能开玩笑,哥可是无神论者,你坐好了,我现在开车过去看看。”

邱杰发动起了车子,随后驾车缓慢的沿着何山路朝着那栋鬼楼靠近着。

待行驶到距离鬼楼差不多有20米远的位置,邱杰便将车子停了下来。

20米的距离已经很近了,因为他们完全能够看清楚鬼楼的模样,外观就是一栋有些破旧的老式居民楼。

整栋楼黑暗无光,不见一户人家的窗子传出光亮,倒像是一座被荒弃许久的废楼。

“这么一看完全不像是假的。”

邱杰仔细的对鬼楼打量了一番,继而转过头看向一脸古怪的李斌问道:

“你看着像假的吗?”

“不像,但是这也太难以置信了。这一片你熟悉吗,有这么一栋没人住的荒楼吗?”

“熟悉谈不上,但也来过很多次,这片是城建集团的停车场,哪来的什么荒楼。并且我们刚才过来的时候也看了,根本就见这栋楼出现。”

“真是见鬼了,走,我们下车去看看。”

李斌倒是还有些不信邪,这时候打开车门一个人率先下了车,不过他出来后却发现邱杰还坐在里面,一点儿要出来看看的意思都没有。

“出来啊,你磨蹭什么呢?”

李斌来到邱杰这边,敲了敲窗子对他喊道。

“我现在给老刘打个电话。”

“你打吧,我看你就是怂了,我先过去瞧瞧。”

李斌说完,便不再理会邱杰,抱着肩膀一个人朝着鬼楼的单元门走去。

邱杰目光盯着李斌越走越远,待缓过神来后,则立马给老刘打了过去。

因为回家的时候已经快9点了,所以解醇莱也没敢走何山路,而是绕了一大圈从走得北门,等到家的时候已经快9点半了。

他父母今天也都在家,难得没有出去应酬,他开门进屋的时候,两个人正坐在沙发上说着什么。

“回来了?”

见到他进来,两个人都止住了话语,他妈妈示意他过来这边,有事要问他。

解醇莱点了点头,待换上拖鞋后便来到了他父母的身旁,随后也坐了下来。

“儿子,今天警察局的人给我打电话,问我你昨晚在不在家,还问了一些你最近的表现之类的。你和妈说实话,你是不是在外面闯祸了?”

“我没闯祸,警察给你们打电话的时候,我就在那儿,不过我并不是因为惹祸被抓的,而是有情况向他们反应。”

解醇莱就知道他父母会误会,所以赶忙解释了一句。

“你要是在外面闯了祸,早些说出来,我和你爸也好帮你解决。这两年我们对你的管教也确实不够,天天不着家,一直放任你在外面玩。”

“妈,你误会了,我并没有闯祸,我真的只是去反应情况。”

解醇莱在解释了一句后,便将他最近的遭遇,以及心里面的一些担忧全盘说了出来。

他父母听后都有些发懵,显然是觉得解醇莱在说梦话,多少不太相信。

见状,解醇莱则急了,委屈的哭了出来:

“我没骗你们,我现在很害怕,我害怕那鬼楼里的鬼再来找我,班级里的两个同学都死了,昨晚我又莫名奇妙的被弄去那鬼楼里……

我实在是没办法了,这才跑去派出所找警察帮忙……你们一定要信我,如果连你们都不信,我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看解醇莱哭得厉害,并不像是在撒谎,他妈妈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的看了他爸爸一眼,问道:

“孩子刚才说的这些,你赶紧给想个办法啊!”

“我能想什么办法,这我根本都没听说过啊。”

解醇莱的爸爸是一个商人,前几年混的不行,但近两年生意却越做越大,一个月能在家吃晚饭的次数屈指可数。

“儿子别哭了,你爸帮不上忙,妈给你想办法,这方面的事情你姥姥应该了解,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她应该能认识一些“大仙”之类的人。”(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