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七章 蹲点

第十七章 蹲点


                陶景瑞被解醇莱噎的说不出话来,直到解醇莱那边没声音了,他才收敛了语气说道:

“好了,是我误会你了,我道歉。你在哪个网吧呢?学校附近的那个吗?”

“嗯,你要过来吗?”

听到陶景瑞给自己道歉,解醇莱才没有继续跟他计较,淡淡的问了一句。

“那你在那儿等我吧,我现在过去。”

陶景瑞挂断电话,刚拿起书包要离开,便见许沐瑶几个人迎面走了过来:

“今天下午怎么没见到解醇莱,还有那些警察为什么会知道若祥昨晚直播的事情?”

“解醇莱说的呗,这还用问吗。不过他这么做没错,因为事情绝对比你们想象的还要严重得多,不说了,我有事得赶紧走。”

“陶景瑞你等等……我还没说完呢!”

也没管许沐瑶在后面喊他,陶景瑞出了班级后,便越走越快。

学校附近就一个网吧,距离学校不远用不着5分钟就能走到,尽管网吧就明目张胆的开在学校附近,但是却没有几个校领导或是老师,闲的没事干去找网吧的麻烦。

只有一些家长,偶尔会进去突击检查一次。

陶景瑞进来网吧的小门,随后直接来到解醇莱所在的二楼,刚上来便见到解醇莱正一脸聚精会神的在盯着电脑屏幕。

陶景瑞和解醇莱初中就是玩的最好的同学,高中又都在一个班级,所以彼此都很了解,但是像解醇莱这么聚精会神的一面,别说是在上课的时候见不到,就连打游戏的时候都少见。

从中也能看出来,解醇莱真的是被那栋鬼楼和藏在里面的女鬼吓怕了。

“怎么样,有在网上搜到什么吗?”

陶景瑞将书包放在解醇莱坐的沙发旁,他则把住沙发的靠背将身子弯下一些。

“网上的东西太杂了,说什么的都有,不过看着都很熟悉,貌似都是电影里抓鬼除魔那一套。

我都已经记在手机里,不过像朱砂啊,糯米之类的东西实在是不知道从哪儿搞。”

“糯米应该就是粘米吧,这个超市就有卖的,但是朱砂我就不清楚了。”

“网上倒是有卖的,一会儿你拍下来一些,然后发一个最快的快递,明天下午应该就能到。”

“你在这儿坐了一下午怎么不买?”

“我没有网银啊,不然你以为我差那点儿钱。”

解醇莱说完撇了撇嘴,然后又放松的抻了个懒腰,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我得赶紧回家了,昨天陈若祥他们不到9点就看到了那鬼楼,我要是再不走,保不齐也会撞见。我下午去派出所,该说的都说了,那个脸挺宽的警察我觉得应该是多少相信了一些,不然也不能特意派人去学校问你们。

不管怎么样,他们有行动就是好事,我妈下午还给我打电话,问我到底怎么了呢,回家正好也给他解释解释,免得以为我不学无术,在外面又惹祸了。”

说到这儿,解醇莱瞥了陶景瑞一眼,不太确定的问道:

“你还有事吗?”

“没什么事了,就是我这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的,晚上你能不睡就不睡,手机充好电保持开机状态,要是有什么事我们好及时联系。

其实我本想让你去我家住的,咱们两个人也好有个照应。”

“关键我都和我妈说完了,今天肯定是要回去的,明天倒是可以。”

听陶景瑞这么一说,解醇莱心里面又打起鼓来,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眼见都快到9点了,他也不再和陶景瑞多说太多,待提醒陶景瑞帮他下机后,便急急忙忙的跑下了楼。

尽管解醇莱的电脑还开着,但是陶景瑞却完全没有想继续玩的念头,给解醇莱下机关了电脑后,也紧跟着离开了网吧。

何山路并不是一条很偏的路,相反,在它的路段中央,两侧分别坐落着北安市最大的城建集团,以及聚落商业城。

之所以这边一到晚上就没人了,是因为这两个地方每天5点半就已经下班了,对于这种生活节奏没那么快的小城市,加班的时候几乎没有。

并且何山路的尽头,是连接着能够通往青阳公墓的转山西路,所以没几个人会大晚上还往公墓的方向走。

解醇莱的家位于何山路的中段,就在城建集团的后面,叫做名苑小区。是这片唯一的小区。

名苑小区一共有东西南北四个门,而他家就位于西门的1号楼,与另外20栋居民楼完全脱节,如果从另外三个门走,起码要多花半个小时的时间,因为需要绕上很大一个圈子。

之前他倒没感觉什么,但是自从撞见鬼楼后,他便越加觉得自己家所在的1号楼是有多么操蛋了。

至于鬼楼出没的那片相对空旷的区域,则属于城建集团的停车场,白天的时候都是给那些上班族停车的,但因为开车上班的人很少,所以即便是白天也会空出很大一片区域。

何山路的中段位置,一辆黑色的桑塔纳正停在路边,斜对着鬼楼出没的区域。

“今天这风还挺大的,坐在车里都能感觉到。”

邱杰冷的打了个哆嗦,这时候从衣服里拿出一包烟,先给了坐在副驾驶的李斌一根,随后自己用打火机点燃吸了一大口。

北安市因为地处偏北,所以一旦进入秋季,昼夜温差会拉的很大,明明白天阳光明媚热的需要穿短裤短袖,可一旦到了晚上,想要出门的话不仅需要换上长衣长裤,还需要在外面加上一件外套,不然保准会被冻得半死。

“今天不但风大,我早上看天气预报貌似还有暴雨呢,哎,这老刘真不是我说他,就是吃饱了撑得没事干,学生那不着调的话他也能信。

还鬼楼鬼瞎的呢,竟他妈胡说八道!”

李斌想到自己今天晚上要裹着衣服在车里睡一夜他就火大,明明案子都被专案组那边要过去了,没他们什么事了,结果他们还要跟着白受罪。

“你说这些都没用,要怪就怪老大信他,我听说他们两个貌似是战友。结果一个混成了所长,一个还是个屁大点的警员。”

“都不是我看不起他,就他那行事风格,能混个警员不下岗就不错了。今天晚上要是有收获还好,要是没有收获,等明天我非得找机会说他两句。”

抱怨的说到这儿,李斌才恍然想起来,对邱杰问道:

“现在几点了?”(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