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六章 高级主管考核

第十六章 高级主管考核


                (这一卷故事,是本书的一个**,这个月的月票并不多,希望大家能够支持一笑,一笑也会努力将国度写好,在情节的设定上更会用心。这本国度是一笑的恐怖三部曲的最终章,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个典型的慢热选手。)

等着店员将两条皮带打包好,夏天骐便想着离开去超市逛逛。

过程中店员则有些不好意思的对他说道:

“夏老板,你要是需要人就和我说,工资什么的我不挑,只要有些发展就行,我在这里卖卖奢侈品,现在倒还没什么,可我的青春就这么几年,不可能一直吃这碗饭的。”

“行,如果我有需要会找你的,我也有你的微.信。”

夏天骐的承诺,令女店员非常高兴,一直将他送出好远才回去。

不过夏天骐也就只是说说,毕竟他干这行不是一般人能干得了的,那女店员什么样他又不了解,只是客气客气而已。

在超市里买了一大堆西红柿和苹果,夏天骐大包小包的拎在手上,风风火火的出了商场。

等他出来的时候,天已经不知不觉的黑了,地上满是被冷风吹下来的树叶,大多都已经开始变得枯黄,竟给他一种悲凉的感觉。

将东西放进车子的后备箱里,夏天骐随后也坐了进来,刚要发动车子,他的荣誉表便“嘀嘀”的响了起来,随后,表盘上开始闪烁起刺眼的红光。

夏天骐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看去,便见表盘上出现了一条未读消息。

打开后,上面只简单的写着一句话:

“明天晚上8点,北安市,高级主管考核开启!”

“北安市?”

看到“北安市”三个字,夏天骐的心脏猛地一阵抽搐,好半天才恢复过来。

梁若芸对他说过,高级主管考核的方式一共就只有两种。一种是纯粹的逃,逃过一定的时间即可。另外一种则必须要除掉事件中的鬼物。

前者的考核并不会出现指定区域,会像随机事件一样,凭空传送。而后者,则会像参与普通事件一样,进入指定的位置。

而他刚刚所接到的考核信息,无疑是属于后一种。

想要完成考核,晋升为高级主管,便要彻底除掉事件中的鬼物。

事件发生在北安市,尽管没有说具体发生在北安市的哪个区域,但是夏天骐心里面却莫名的同他家,同他父母联系到了一起。

因为算算时间,按照冷月的说法,他家的阵法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崩溃。

一旦阵法崩溃,他家所在的居民楼就会显现出来,并且在失去禁锢后,之前那只寄身在洋娃娃身上的恶鬼也会彻底脱困,当然……还有他之前一直被阵法控制的妈妈。

“不不不,不会是这样的,不可能这么巧的。”

夏天骐红着眼睛,不停在心里面安慰自己,觉得一定是自己想多了,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糟糕。

颤抖的用打火机点燃一根烟,夏天骐按下车窗,望着天边的月色一口口的吸着。

尽管他不愿意往残酷的一方面去想,但是他却不得不做最糟糕的打算,如果他这次的考核事件,就是他家阵法崩溃所引发出来的,那么他该怎么办?

别说以他现在的实力,能不能杀掉那只附身在洋娃娃身上的恶鬼,单单是面对他的妈妈,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做?

和他妈妈对战?然后除掉他妈妈?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如果他做不到,那他该怎么办?难道现在就自杀,一了百了吗?

夏天骐突然觉得命运真是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并且这个玩笑除了让他想死以外,再没有其他任何的感觉。

因为仅对他来说,根本就是无解的。

当然,他最担心的还是他爸爸,如果他家里的阵法崩溃,那么首当其冲,最危险的就是还在家里的爸爸。

并且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他一直在给他爸爸打电话,,然而他爸爸那里却始终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尽管他不想事件还没开启,就将所有的事情想的这么糟糕,但是在这种时候,看到考核信息中变为红色的“北安市”三个字,他实在是没法控制自己的思绪。

“希望命运能够放我一条生路。”

夏天骐现在什么都做不了,无力的趴在方向盘上,声音呢喃的祈祷道。

……

陶景瑞一脸郁闷的坐在班级的座位上,心里面不停在咒骂着解醇莱的不仗义。他们明明说好的,解醇莱自己去做尝试,不要将他牵连进去,结果下午的时候,附近派出所来了两个民警便将包括他在内的几个人叫了出去。

班主任当时吓了一跳,还以为是他的学生在外面惹了什么事,直到校长说只是配合派出所的工,班主任才算是放心。

被叫出去后,两个警察便问了问关于刘龙的事,以及昨晚陈若祥在失踪前的一些事情。

尽管是在问他们,但是陶景瑞从两个警察的话里发现,说是询问倒不如说求证来的更确切。

无疑是解醇莱那边将什么都说了出来,并且还指明他们也知道这些事,不然警察绝不会特意跑来学校找他们。

如果仅仅是将他们牵扯进来也就罢了,那两个警察还说已经和他们的父母取得了联系,那边也负责的人询问他们最近的情况。

听到这儿的时候,陶景瑞只觉得是日.了狗了,真是恨不得一脚给解醇莱那个混蛋踢死。

回到班级后,班主任又找他们谈了一遍话,在得知情况后,别的倒是没有多说,一直在批评他们放学不回家学习,反倒是四处乱跑,不学无术,以后没出息之类的话。

这也听得他心里面更加窝火。

煎熬的等到放学铃声响起,陶景瑞立马拿出手机又给解醇莱打了一个电话,事实上他这一下午已经不知道打了多少个了,可是解醇莱那边却一个电话也不接。

活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直等到他挂断了又打过去一遍,解醇莱那边才算是接电话: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再不接电话我还以为你也被鬼楼里的鬼杀了呢!”

“上网呢。”

“你的心真大,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思上网,我们之前怎么说的?不是就你自己去报案,不牵扯到我们吗?怎么下午的时候,警察都过来找我们问话了,你还行不行了!”

面对陶景瑞一上来就语气不好的责问,解醇莱也没惯着他,直接在电话回骂道:

“你以为我他妈想说你啊,那警察问我谁能证明,你让我怎么说?本就像天方夜谭的事,再没人证明,你难道想让他们给我送进精神病院吗?

你自己考虑不周全,反倒还怪上我了。我这一下午没干别的,一直在找除鬼的方法,本想打电话告诉你的,结果你就这么个态度。

也不知道咱们两个到底是谁不行!”(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