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二章 可怕的预示

第十二章 可怕的预示


                解醇莱擦了擦眼角挂着的泪珠,不停在郁闷的叹着气。

“我妈肯定也以为我晚上偷跑出去上网了,这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

“没必要解释了,咱俩都他妈快没命了,还解释屁啊!”

解醇莱骂了一句,想了想又说道:

“我们现在需要好好捋顺一下整件事,然后想个办法出来,不然我们真的会很危险。”

“事情还用捋顺吗?很明显啊,就是因为我们看到它了,所以它就盯上我们了。不然还能是什么?我们一没进去,二没招惹它的。”

“那你什么意思?就是我们什么都不用想,然后爱怎么样怎么样吗?你活够了,我可还没有呢。”

解醇莱见陶景瑞有些破罐子破摔,他顿时气的从街道旁的石台阶上跳了起来。

“我也没活够,可是我想不出什么办法啊,我又不是那些能够抓鬼的天师……对啊,我们可以找一个道士,让他帮我们对付那些鬼东西。”

“靠谱吗?”

“这世上连鬼都有,那么肯定也有能够对付它们的道士,只是问题是我们不知道该去哪儿找。”

“这个问题先放一放,我们先去学校,然后在讨论这件事。”

“我们都被鬼盯上了还上学?”

“我们起码得知道陈若祥的情况吧,再说了,这件事靠我们是解决不了的,我们必须得找到帮手。”

解醇莱说服了陶景瑞,两个人随后打了个辆出租车来到了学校。

因为他们两个迟到了快半个小时,所以进来后也遭到了班主任的臭骂,两个人心里面本就不爽,被班主任臭骂一顿,心情更是坏到了极点。<>

要不是陶景瑞一直在拽着解醇莱的衣角,解醇莱搞不好真的会和班主任打起来。

“这老班狗就是个沙比,草,都说了有事有事了,还他妈骂咱俩。”

“搭理他干什么,等高考完了,看他还敢不敢嚣张了。”

两个人正说着,前桌的一个女同学便传过来一张纸条:

“许沐瑶让我给你们的。”

解醇莱接过纸条一看,纸条的内容是许沐瑶询问陈若祥的事。

“说的什么?”

“问我她联系不上陈若祥了,会不会出事。”

“这还用问吗,肯定是出事了。不然今天不可能没来上课。”

陶景瑞几乎是带着哭腔喊出来的,解醇莱示意他小点儿声,想了想,便在纸条上给许沐瑶回道:

“刘龙就是进入鬼楼被杀死的,昨天陈若祥的直播我们也都看了,他进去了里面,然后直播就中断了。我昨晚临走的时候特意叮嘱过你们,结果你们偏不听。”

解醇莱本想在后面加上一句,就是出了事也活该的,但是联想到他和陶景瑞的情况,便没有狠下心来毒蛇。

将纸条传过去,解醇莱压低声音对陶景瑞分析说:

“这件事我们必须要报警,还得和我们父母说明白,让他们想办法保护我们,

单靠我们自己肯定是不行。<>”

“你确定报警有用吗?还有我们怎么和父母说,难道说我们被鬼盯上了,他们能信么?”

“我们必须得让他们相信,不然还能怎么办?”

解醇莱叹了口气,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要我说,我们还是逃走算了。我不想把我父母也牵扯进来。”

“你说的轻松,往哪逃?”

“反正我不想将我父母牵扯进来,警察你让他们抓个犯人行,那鬼楼神出鬼没的,你确定他们能对付得了吗?

反正我是不想让我父母知道。”

陶景瑞和解醇莱在意见上产生了分歧,两个人一个想找人帮忙,一个想要自己找办法解决。

就在他们没讨论个所以然的时候,前桌又传过来一张许沐瑶的纸条:

“中午一起吃个饭,我有事情想问你们。”

“行啊,不过你请客。”

解醇莱在下面潦草的写下几个字后,便又将纸条传了回去。

两个人纠结了一上午,直到中午放学也都没想到更好的办法。

许沐瑶和班级里另外两个女生,还有三个男生在班级门口等着他们,见到这么多人,解醇莱不由问了一句:

“许沐瑶,你这是要请我们吃饭啊,还是想找人打我们啊?”

“他们昨天也都看了若祥的直播,你别多想。<>”

解醇莱和陶景瑞跟着许沐瑶几个人来到学校附近的一家餐馆,待他们点了几个菜后,许沐瑶便直接说道:

“若祥的手机根本打不通,今天也没来学校,早上的时候我听到班主任给他爸爸打电话了,他爸爸说他一晚上都没回来,也不知道去哪了。

我现在心里面很着急。”

“提醒你们的话是不是我昨天晚上说了很多遍,但是你们听了吗?之前我们说刘龙是在一栋鬼楼里被杀的,结果你们都拿我们的话当笑话听。

有谁当真了?

另外别怪我话说的难听,陈若祥昨晚上的做法就是在死,他难道傻吗,都看到鬼楼了,还会觉得我们是在拿刘龙的死骗他?还非得要钱不要命的开直播往鬼楼里走?

我和陶景瑞就是知道些真相而已,但我们又不是道士,根本帮不上什么忙,你要是想让我们进去帮你救人,这个还是劝你尽早打消这份心思。”

解醇莱说到这儿,许沐瑶的脸上顿时写满了失望,陶景瑞随后又补充说:

“这么和你们说吧,我觉得你们这些在昨晚看直播的人,也肯定会被牵扯进来。你知道昨天晚上我和他是在哪儿睡的吗?

说出来你们估计打死都不带信的,我们在鬼楼里睡了一晚上。”

“你说你们在鬼楼里睡了一晚?”听到陶景瑞的话,众人都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对,我们两个就是在鬼楼里睡了一晚。谁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明明是在家里睡得,结果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就睡在鬼楼里。

你们说恐不恐怖?

所以,我们两个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就更别说是帮别人了。

我觉得十有**是昨天直播断开的后,那个出现在直播画面里的女鬼,你们应该也见到了吧?”

“天呐,这也太恐怖了。”

“你们说的女鬼,就是最后突然出现的那个紫眼女人?”

“那该不会真的是鬼吧?”

“反正我该和你们说的都说了,至于我说的是真是假,以后你们就都清楚了。”

陶景瑞说到这儿便不再多说什么,愁眉苦脸的看了正若有所思的解醇莱一眼。(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