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章 杀机

第十章 杀机


                陈若祥尽管很想现在就逃离这儿,但是他害怕会将女人惹恼了,所以也不敢再说什么。女人既然承诺明天早上会放他离开,想来应该不会食言才对。

确切的说,他也只能暗暗祈祷女人不会骗他。

陈若祥之后硬逼着自己将一大碗汤都喝光了,这才离开客厅,不确定的找了一间卧室走了进去。

见到陈若祥走进卧室,女人也不再继续坐着,捧着汤碗缓缓的走进了厨房。

将汤碗放进洗菜池里,女人蹲下身子打开下面的柜子,继而一张张腐烂的人脸从中露了出来。

女人对于里面的众多死尸视而不见,便见它拿起之前放在菜板上的半颗骷髅头,随手丢进了下面的柜子里,而后关闭了柜门。

……

陈若祥的直播信号突然中断了,解醇莱面色难看的盯着手机,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忙给陶景瑞打了个电话:

“喂,陈若祥可能完蛋了。”

“我看到了,不过……最后那一幕你注意了么?”

陶景瑞的声音颤抖的厉害,解醇莱很相信那一幕,并不只有他自己看到。

“你是说那张人脸对吧。”

“嗯,那一定就是鬼楼里的鬼,并且它知道我们在看着它。”

“我心里面越来越不安了,在当时我只觉得,那只鬼能够透过陈若祥的手机屏幕,清楚的看到我们每一个人脸。”

“别瞎想了,这件事如果有人闻起来我们就说不知道,不过要先看看许沐瑶怎么说,反正无论我们说不说鬼楼存在的事,警察都不会信的。”

“嗯,那先不说了,具体的等明天见面在说吧。”

解醇莱挂断了陶景瑞的电话,但是此时此刻却全无一点儿睡意。

在陈若祥丢掉手机的瞬间,直播里突然出现了一张女人的脸,那张脸他已经记不清楚什么样子了,但是那双紫色的凶眸,他却记得清清楚楚。

在那一瞬间,他只有一种感觉,那只女鬼就站在他的面前!

……

吴迪住所外的荒山上,夏天骐正顶着阴沉的月色,在做他高级主管考核前的最后训练。

经过这一个月的反复训练,他的鬼域尽管在范围上只扩大了几米,但是在坚固程度上,却要较一个月前有了十足的进步。

并且在吴迪的指导过后,他可以将鬼域随意变化为各种形状,且收放自如。

而在鬼术方面,他也努力提升了一些释放速度,尽管还需要一定时间用于施展,但是比起最初的时候,却足足节省了差不多一半的时间。

因为没有吞鬼,也没有执行事件,所以他的鬼气储量依旧没有再更进一步,实力仍处于厉鬼级别的最顶峰,距离彻底步入恶鬼级别,只剩下咫尺之遥。

这一个月的时间,夏天骐其实过得相当孤独,因为冷月那边自从去了梁若芸那儿以后,便彻底音讯全无,赵静姝那边也几乎是不间断的在参与事件的执行,吴迪自从他刚回来见过一面后,就再没见到。

倒是楚梦琪或许是一个人待得无聊透顶,有过来看他一次,但是就待了一个中午,便说什么也不再这儿待了,不知道是不放心夏天骐的人品,还是待在这里也很无聊。

没有人打扰,夏天骐就专心致志的训练自己的技能,寄希望于在考核来临前,自己的实力能多提高一些,就尽量提高一些。

再一次练得筋疲力竭,夏天骐赤身躺在干燥的土地上,望着远方的弯月,不禁有些眼花。

“还有两天,真是不知道是该让时间快点儿过,还是该慢点儿。”

在地上躺了一会儿,夏天骐便又强挺着疲惫坐了起来,随后打开通讯器给他老爸打了个电话。

这个电话其实他早就想打,但是却一直没敢打,就是听到家里那边出什么事,他这边只能干着急但却一点儿忙也帮不上。

然而他一连播了好几遍,他爸爸的电话都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这也让夏天骐心中变得不安起来。

……

陈若祥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别说是睡觉了,他就连闭眼都不敢。

屋子里越是安静,他的脑海里便越会不受控制的乱想,加上他平时还有看恐怖电影的习惯,所以总会将一些极为恐怖的情节连接到他自己的身上。

身上什么都没有,连手机也在上楼逃命的时候丢了,所以他也只能像现在这样,目光空洞的望着头上的天花板,全身在冷汗的浸泡中一动不动。

像这样躺了不知道多久,他突然听到客厅里响起了一串很轻的脚步声。

这间鬼屋里一共就他和女鬼在,所以不用想他也知道,是谁在朝他这边接近着。

脚步声很快便停了下来,随后,一串轻轻的推门声缓缓传出。陈若祥心脏不安的狂跳,因为他明明记得自己在进来后便反锁了卧室门,但是听声音,卧室门却依旧被推开了。

陈若祥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是该发现的突然坐起来,还是该继续像现在这样一动不动的装睡。

在心里面挣扎了一会儿后,陈若祥最终还是没有选择妄动,而是闭着眼睛继续装成已经熟睡的样子,以免引起那女鬼的怀疑。

卧室门依旧被推响着,不多时,原本消失的脚步声便又一次响起,继而一点一点的靠近着他所在的床边。

陈若祥的心脏已经完全来到了嗓子眼上,他甚至担心,自己不安的心跳声会被那女鬼听到。

不过女鬼在来到他的床边后,便突然安静了下来。他因为不敢睁眼,所以也不知道那女鬼此时正在干什么,不过他猜想多半是正冷冷的在黑暗中盯着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陈若祥和女鬼陷入了僵持中,直到过去差不多有5分钟后,陈若祥才终于无法忍受这种压抑的气氛,小心翼翼的将眼睛微微睁开一丝。

视线渐渐的适应了这种黑暗,他也终于看清了正僵硬站在他床边的女鬼。

那女鬼正低着头在对着他笑着。

只是那笑容极为诡异,微微上翘的嘴角上,带着一抹极其明显的森然。

就在陈若祥被女鬼的表情吓得身子哆嗦了一下时,便见那女鬼突然从身后拿出一把尖刀,随后尖锐的叫道:

“我儿子已经工了!你不是他!”(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