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九章 楼中女鬼

第九章 楼中女鬼


                灯光亮起的瞬间,陈若祥顿时有些难以置信的闭上了嘴巴,继而抬起脑袋,转动着脖子仔细打量着他当前所在的环境。

看上去这就像是一户平常人家的屋子,白色的瓷砖,暗黄色的窗帘,以及距离他不远的破旧沙发。

当确定自己是进了一间鬼屋后,陈若祥刚刚才舒缓一些的心脏,顿时又开始剧烈的抽搐起。

因为他并没有道理能够进这么一间屋子里。

当时他如同睁眼瞎一般,在黑暗中慌不择路,能够无意进这里,便说明这间屋子的房门当时是开着的,可为什么其他楼层的房门都是关着的,就只有这间房门是打开的呢?

显然是有什么东西曾经出去过,或者说,是那个东西故意让自己进的。

当然,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在他刚进的时候,屋子里还是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但是在刚刚却有人打开了屋子里的电灯。

可见除了他以外,还有另外什么人,或是什么鬼东西也在这间屋子里!

或许,就正躲藏在门后,在凶狞的窥视着他!

“对不起,打扰你们休息了,我给你们磕头了,求你们放过我。”

陈若祥被吓得满身冷汗,跪在地上一边朝着门边走,一边在“咣咣”的磕头。

一连磕了十多个,陈若祥才艰难的从地上站起,随后想要逃出这间鬼屋。然而正当他人到门边的时候,在一侧,充斥着黑暗的厨房里,便幽幽的走出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慈眉善目,脸上的表情略带茫然,尽管没有陈若祥想象中的那般凶神恶煞,但是住在鬼屋里的肯定是鬼不是人,所以他顿时又被吓得大叫起。

一双手不停在奋力的拉动着门板,然而房门却像是在外面被焊住了一样,无论他怎么拉拽都打不开。

而就在陈若祥拼命的想要打开们逃出去的过程中,那个女人已经悄无声息的到了陈若祥的身后。

陈若祥心有所感的过头去,一张惨白的女人面孔,几乎完全贴在他的脸上。

“啊!!!”

陈若祥直接被吓得瘫坐在了地上,哭求道:

“求求你放过我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进了求求你”

“你这是干什么?快点儿起。”

女人对于陈若祥的哀求的表现显得非常困惑,继而抓着他的胳膊将他扶了起。

陈若祥有些懵,因为他也觉得女人不像是要伤害他的样子,正当他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女人则突兀的对他说道:

“饿了吧?我去给你做点吃的。”

“我不饿,我能离开吗?我想家!”

陈若祥连连摇着脑袋,但是女人却像是没听见一样,转身又走进了完全看不到光亮的厨房,只留下陈若祥自己,哽咽的站在门边。

尽管女人的表现很反常,但是陈若祥却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安全了,便再一次拼命的拉动起门板,可是直到他耗尽了力气,也没能将房门打开。

气喘吁吁的靠在门上,陈若祥终于是确信了一件事,那就是凭自己的力量根本没法逃出去,或许能放自己出去的人,就只有那个奇怪的女人。

不,或许称之为奇怪的女鬼要更为合适。

厨房里被黑暗所笼罩着,陈若祥不敢进去,站在外面也看不清里面的景象,只能听到女人从中传出的刺耳切砍声,既像是在切肉,又像是在劈砍着骨头。

每一次响起,都令他的脸色看上去更为惨白几分。

陈若祥贴在门上一动也不敢动,他现在除了满心的恐惧外,仅剩下的情绪就是后悔。

他真的不该进入这里,真的应该听从解醇莱的警告,真的应该在当时答应许沐瑶陪她一起离开的,可惜,上述这几种正确的建议,无论哪一种他都没有听取。

或许现在的他,就和当时进这里的刘龙一样,同样充满了悔恨,同样想要拼命的从这里逃出去,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刘龙在这里被杀死了。

但就只有陶景瑞和解醇莱知道真相,在外界看,刘龙则属于失踪,警察虽然会调查,会寻找,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尸体迟迟不见,最终就连是死是活都得不到一个确定的结论。

“为什么这样我不想死啊”

陈若祥害怕自己会变得和刘龙的下场一样,这也直接导致了他情绪的崩溃,声嘶力竭的哭吼起。

厨房里,女人端着一大碗骨头汤,缓缓的从中走了出。

感觉到女人的出现,陈若祥顿时面露惧怕的闭起嘴巴,只剩下眼泪还在不受控制的往下掉着。

“,妈妈为你熬的大骨汤,你喝点儿吧。”

“妈妈?”

陈若祥喃喃的看着正坐在餐桌前,笑眯眯看着他的女人,心中竟莫名的涌现出一丝希望的火苗。

“傻孩子,你这是怎么了,快过,妈妈知道你爱喝骨头汤。”

女人再度对陈若祥轻唤了一声。

陈若祥觉得那女人应该是将自己当成了它的儿子,尽管这种情况很难让他理解,但起码说明了女鬼不会轻易的伤害自己。

换言之,只要他说服女鬼,就有机会从这鬼楼里逃出去。

想到这儿,陈若祥赶忙抹了一把眼泪,生怕女鬼察觉出自己不是它的儿子,在一怒将他杀死。

尽管心里面百般惊恐,百般不情愿,但陈若祥还是强忍着拖动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到了桌前,继而一屁股坐了下去。

“,喝吧。”

女人用汤勺盛出一小碗,放到了陈若祥的面前,陈若祥犹豫了一下,便发抖的拿起小碗,也不管里面的汤烫不烫,直接一口都倒进了嘴巴里。

像是喝毒药一样,一口将小碗里的汤喝光,陈若祥也没感觉出这汤有什么滋味。

“妈妈,我一会儿想下楼买点儿东西?”

陈若祥在喝完后,抬起头,对着面前那张惨白的女人面孔,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今天太晚了,明天你再去吧。”

女人听后声音平淡的道。

见女人不答应,陈若祥又不死心的说了一句:

“可是我明天要用啊,如果晚上不买的话,明天上学老师会惩罚我的。”

陈若祥硬着头皮编着谎话,但是女人仍旧没有同意:

“今天太晚了,明天你早点儿走,也不会耽误什么的。先把汤喝了吧,喝完早点儿去睡。”(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