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五章 再去

第五章 再去


                “解醇莱我警告你,别胡说八道!”

听解醇莱直接道破了她和陈若祥的关系,许沐瑶顿时表现的又羞又怒。

“哎呦,这还不好意思了,你们两个就不用和我们装了,这事班级里哪个人不知道?”

“是不是刘慧洁和你们说的?”

高中是明令禁止谈恋爱的,这要是被学校抓到,两个人都得被开除,所以许沐瑶对她和陈若祥的事情被传出去,显得很愤怒。

“我和刘慧洁又不熟,人家做第一排,我做最后一排,上哪和我说去。你就别瞎猜了,看你们天天上学放学一起走,就连吃饭都坐一起吃,就连傻子都瞧得出你们什么关系。”

说到这儿,解醇莱突然顿了顿,问道:

“对了,你们两个到底什么事啊?要是没事我就先走了,再晚点儿我就不敢家了。”

解醇莱尽管像是在开玩笑,但事实上这却是他心里面的真实想法,自从那天晚上过后,他是彻底改掉了放学后上网的坏习惯,只要一放学便一路狂奔家,就怕去晚了会再撞见那栋鬼楼。

“你们今天晚上有事吗?”

许沐瑶见解醇莱想走,犹豫了一下问道。

“你们有事就赶紧说,怎么磨磨叽叽呢。”

这连陶景瑞都看不过去了,在旁边催促了一句。

“你们能带我们去鬼楼转转吗?”

“不能!”

听许沐瑶和陈若祥竟想让他们带路去鬼楼,解醇莱顿时将脑袋摇成了拨浪鼓,对于这个请求完全就是没得商量。

见解醇莱和陶景瑞在听闻鬼楼后,都突然变了脸色,之前一直没有开口的陈若祥,不禁有些怀疑的问道:

“我其实一直很怀疑,你们两个说的鬼楼到底是不是骗人的?看应该是了。”

“随你们怎么以为吧,我劝你们还是别作死,免得步了刘龙的后尘。”

解醇莱充满警告的对许沐瑶两个人说了一句,陈若祥倒是没说什么,但许沐瑶则有些不愿意了:

“解醇莱,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啊,什么叫别步了刘龙的后尘,我们招你惹你了,你怎么诅咒我们!”

“我这不是诅咒,是提醒,是出于对你们的保护好吧”

“过一下。”

解醇莱的话还没有说完,陶景瑞则突然叫了他一声,示意他靠近一步说话。

“你们什么事需要背着人去说?”

见解醇莱和陶景瑞靠近后窃窃私语起,陈若祥挑了挑眉毛,不爽的问了一句。

“你们放心,对你们说肯定是好事。”

陶景瑞随口了一句,便对同样有些茫然的解醇莱说道:

“鬼楼又不是现在就出,你带着他们去,然后你直接家就是了,反正你也是顺路,又不耽误什么。

再说了,鬼楼的存在也不是我们两个人必须要保守的秘密,难得有人对这件事好奇,所以要我说就告诉他们算了。”

“告诉他们倒也无所谓,关键我怕他们和刘龙一样,好奇害死猫啊。”

“该提醒的话都提醒他们,要是他们还一意孤行,那就是属于他们作死了,和咱们也没关系,问心无愧。”

听了陶景瑞的建议,解醇莱想了想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随后对等在一边的许沐瑶和陈若祥说道:

“行吧,你们跟我过去吧,但是事先说明,我只负责领路,不会陪你们待在那儿。”

“只要你能让我们看到,这个完全没问题。”

许沐瑶和陈若祥听后痛快的承诺道。

带两个人去鬼楼那儿的馊主意是陶景瑞出的,但是陶景瑞却以他老爸今天过生日为由,撇下解醇莱一个人先走了,这也让解醇莱心里面相当窝火,想着明天上学非要狠喷陶景瑞那个混蛋一顿。

“解醇莱,你们难道亲眼看到刘龙在鬼楼里被杀死了?”

三个人在安静的走了一会儿后,陈若祥便开口打破了这种安静。

“我和陶景瑞又不是神经病,脑子有问题,会编出这么无厘头的谎话骗你们吗?就是当时派出所的人问我们,我们也是这么说的。”

“呃那栋鬼楼什么样子啊?长得很像鬼吗?”

许沐瑶在听到解醇莱很确定刘龙就是被他们好奇的鬼楼杀掉的以后,整个人的心情明显从之前的期待变成了现在的惶恐。

“鬼楼就得长得像鬼吗?那这么说陈若祥叫这个名字,难道他就是一坨翔吗?”

“解醇莱尼玛币,有事说事,别他妈说我!”

陈若祥听到解醇莱的比喻后,不爽的骂了他一句。

“我是在举例你难道听不懂吗?怎么跟个沙比一样!”

解醇莱完全不鸟陈若祥,两个人这时候心里面都生出了很大的火气,见状,许沐瑶忙在旁打圆场说:

“你们两个都少说一句吧,多大点儿事啊。”

听许沐瑶说了一句,解醇莱和陈若祥都不说话了,三个人一路无言的朝着鬼楼的方向走着,直到差不多快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解醇莱才又问了许沐瑶一句:

“你们想要找鬼楼,是好奇吗?还是什么?怎么之前没见你们和我打听?”

“就是好奇啊,我平时会看一些鬼故事,里面都说这世上有鬼,但是却从没有亲眼见过,所以才会想着过看看。

至于之前没找你们打听,是因为前段时间要准备考试,所以也没抽出时间。”

解醇莱就是纯粹的听听,这两个人想要干什么也不关他的事,但是出于同学一场的考虑,他还是提醒了两个人一句:

“看到前面那片空地了吗,鬼楼就在那片空地上,不过这时候它不会出现,可能要到凌晨左右。

提醒你们一句,绝对不要靠近它,如果你们只是好奇过看看,那就待在这里,等它出后看上一眼就赶紧走。

刘龙当时就是不听劝告,自己走进了鬼楼里面,所以才会被杀死的。

如果不进去的话,只是站在外面看看,应该是不会有事。

或许吧”

解醇莱在严肃的提醒许沐瑶和陈若祥几句后,便直接将他们丢在这儿,自己快步的离开了。

那天的事情,他可以不想再经历第二遍。(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