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四章 鬼楼事起

第四章 鬼楼事起


                “你连我手机号都没有,还他妈让我找你,你这种人最虚伪。”

夏天骐鄙夷的看着沐子熙,沐子熙一副被发现的惊恐,从地上拿起酒瓶,又“咕嘟咕嘟”的大口喝了起。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如果有妞两个,左边一个右一个。”

“你可别侮辱人家的诗了,我怎么这么烦你这种,喝点儿酒就开始瞎bb的呢!”

“这叫做人生境界,你懂个屁。”

“你这和我谈人生境界的人,怎么连你父母的下落都不向我打听?”

夏天骐的脑袋仍旧很清醒,这时故意提起了沐子熙父母的事。

“给我留一个疑问,好让我更有斗志去求生存,也让你别轻易的挂掉,好留张嘴告诉我他们的下落。”

“你这是在一本正经的和我装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他们的电话,打个电话就能问出。”

“手机什么的我都已经丢掉了,所以他们现在联系不上我,我也找不到他们。”

沐子熙说到这儿,显得有些惆怅,又仰起头喝了两口酒。

“就是人家蹲监狱,还能接打个电话呢,你这怎么自己就给自己囚禁起了?”

“就像我刚刚对你说的一样,不联系我能多出一口气,能逼得我走得快点儿,已好早些联系他们。我这人很懒,不逼自己是走不远的。”

夏天骐听后心里面有些不是滋味,将手里的酒瓶放下,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大口,吐着长长的烟雾感慨说:

“我劝你还是珍惜眼前吧,别像我一样,就连眼前都没得珍惜。

算了,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谁还没点儿愁事啊,不说了。”

夏天骐是那种会随意吐槽,但却不会轻易吐露心声的人,他的难他自己知道就好,因为能改变这一切的就只有他自己,所以实在是没必要和别人说什么,还显得抗不起事,矫情。

夏天骐没说,沐子熙也不问,两个人就这么在外面坐了整整一个晚上,到了早晨他们才各自回去休息。

沐子熙给夏天骐留下了一个手机号便离开了,并没有要夏天骐的号码,这么做的意图很明显,就是在告诉夏天骐,我有事未必能找到你,但是你有事一定能够找到我。

夏天骐倒也不在意这些,只要知道沐子熙还活着就行,就像是他对刘言敏的态度一样,都还活着,就都还有再见面的可能。

但是死了,就什么希望都没有了。

时间飞逝,斗转星移。

距离解醇莱、陶景瑞、刘龙三个人前往鬼楼,已经过去了差不多有2个月的时间。

当然可以换一个说法,那就是距离刘龙从北安市完全蒸发,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已经过去了差不多2个月。

除了刘龙刚出事的那几天,在学校里引起了一些议论声外,随着时间的流逝,别说学校了,就连班级里仿佛都忘了有刘龙这么一个学生存在过。

学生们依旧每天早起上课,晚上下自习或是回宿舍,或是回家,绝大部分人都没有在生活上产生任何影响。

而对于北安新闻、公交车,亦或是网吧的登录的界面上,又多了些没见过的失踪人员信息,但同样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在意。

不过有两个人并在其中,这两个人便是曾亲眼目睹过鬼楼出现的解醇莱和陶景瑞。

这两个月对于解醇莱和陶景瑞两个说,日子并不是太好过,因为他们一直在遭受着良心和恐慌的折磨。

刘龙失踪,他们两个毫无疑问是知情人,但是在警察学校调查这件事的时候,他们两个却仅仅只提了一句。

在之后,他们便也和其他人一样,摇头回答不清楚。

那一句,就是告诉警察们,刘龙是因为进了鬼楼才被杀死的,他并非是失踪。

就因为说出了鬼楼的事情,他们两个被单独叫出去问话了连续两个下午,直到警方确定他们是在胡说八道,才懒得理会他们。

老师也曾找过他们,怀着好奇的询问他们这件事,结果在听到他们说起刘龙被一栋鬼楼杀死后,则也不再找他们了,并且警告他们不要在班级里胡说八道,免得惹麻烦。

这件事在他们的班级里传的很开,但学生的热闹劲就几天,所以很快便没人再提及了,刘龙的失踪最后在学校里也就不了了之了,或许就只有刘龙的父母还在为此着急着。

又是一个难熬的晚自习,解醇莱和陶景瑞在睡了大半节课后,都感觉有些冷的坐了起。

“又他妈做噩梦了,哎!”

陶景瑞再起后,嘴上习惯性的嘟囔一句,倒是解醇莱对此早已见怪不怪,苦笑着说:

“我看我们早晚得被那栋鬼楼折磨死。”

“你别说这种话,或许就是我们自己的问题呢,是因为我们天天害怕着这件事,所以才会每每睡着都做噩梦的,不想了应该也就没事了。”

“你就自己安慰自己吧,如果真是靠不想的就能没事,那你说说看,刘龙是怎么死的?”

“你能不能不要再提他了!”

解醇莱这时候有些恼了,声音也不受控制的大了很多。

“解醇莱!干什么呢!不愿意待赶紧滚出去!”

正在黑板上布置复习内容的班主任,转过身,狠狠的丢了一根粉笔头过,不偏不移正打在解醇莱的脑袋上。

解醇莱气的够呛,但也不敢再说话了,低着头在心里面对班主任咒骂起。

晚上8点多,漫长而又无聊的晚自习终于结束,解醇莱和陶景瑞一前一后的出了班级,过程中任谁都没有说话。

正当两个人要出教学楼的时候,身后,一男一女两个学生突然叫住了他们:

“解醇莱,陶景瑞,你们两个等一下。”

听到有人叫他们,两个人不禁有些疑惑的转过身子,这才知道叫住他们的原是同学陈若祥和许沐瑶。

这两个人最近班级里都在传,说他们已经好上了,是最近一个月班级里的头条新闻。

许沐瑶算是他们班级里的校花,事实上他们班是理科班,女的本就很少,长得能过得去的就更少了,许沐瑶说是他们班的校花,但长得也就普通样,并且口碑还不怎么好。

“你们两个什么事啊?这是好事将近,要让我们随份子吗?”(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