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三十章 无处可逃

第三十章 无处可逃


                夏天骐扛着冷月一路狂奔,倒不是他不想使用瞬移逃遁,而是即便过住院大楼这边,瞬移能力依旧被限制的死死的。

并且无论是身前还是身后,都化为了一片仿佛没有尽头的黑暗。

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后方,一双紫色的眸子不停闪烁着恶毒的凶芒,毫无疑问,即便他用鬼域支撑了一会儿,顺利逃进了这边,但却依旧没能将那只恶鬼甩开。

夏天骐拼命跑了一会儿,但是眼前依旧是一片漆黑,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在住院部大楼里。

用力的甩了一把脸上的冷汗,夏天骐咬了咬牙也豁出去不想再逃了,反正在这医院范围内,无论怎么逃,逃到哪,那只恶鬼都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的找到,这样倒不如破罐子破摔,用他的杀手锏鬼术,做最后一搏。

手上那把由自己肋骨制成的鬼兵短剑再现,夏天骐怒吼一声,双眼的血色再度被紫色所吞噬,体内磅礴的鬼气离体而出,一股脑的被他灌进了黑色短剑里。

随着鬼气的灌入,黑色短剑的长度瞬间涨了一倍有余,原本的黑色剑体四周,也在此时形成了无数个红色气旋,气旋们彼此相连,期间紫色电光流转,重量暴增。

夏天骐缓缓举起手中的短剑,剑尖对准面前不远处的那双隐藏在黑暗中的眼睛,骷髅鬼甲爆发出一层黑色的雾气,头盔发出声声“嗡嗡”的轻嘤。

就在夏天骐蓄势待发的时候,冷月这时候也恢复了意识,有些迟缓的从地上爬了起。

待见到夏天骐当前的气势后,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抽出他的无刃剑,从怀中抓出一把咒符洒向黑暗之中。

“我掩护你。”

冷月对夏天骐承诺一句,继而咬破舌尖,张口喷出一口精血。

精血在黑暗中鲜艳可见,随之化为一滴滴,浸落在那些咒符之上。原本金色的咒符在被滴入鲜血后,瞬间血芒万丈。

冷月目光如炬,开始大声的吟唱,过程中被他紧握在手里的无刃长剑开始不停的震鸣。

夏天骐拼了命,冷月同样拼了命,他尽管不具备夏天骐的鬼域,但是单轮攻击力,他自认即便是一只恶鬼,他依旧具备一战之力。

不说将鬼杀死,起码会让恶鬼多少吃些苦头。

或许是感觉到了冷月和夏天骐的威胁,恶鬼再次禁锢了空间,夏天骐和冷月齐齐停住了身子,黑暗中再度恢复死一般的寂静。

因为施法被中途阻止,冷月遭到反噬,自眼角滴落两趟血水。

夏天骐再一次释放出自己的鬼域,尽管这一次他的鬼域只能笼罩在不足3米的范围,但却成功隔绝了恶鬼对于当前空间的禁锢。

冷月再度恢复正常,看向夏天骐的目光多少带有些惊色,显然是没想到夏天骐竟已经掌握了鬼域。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又继续吟唱做法,气势顿时变得更加凌厉。

禁锢无效,恶鬼的身影突然自黑暗中显现出,下一瞬,两只红色的利爪便狠狠刺进了夏天骐的鬼域中。

鬼域遭到恶鬼的攻击,瞬间变得虚幻起,夏天骐目露狠色,一声犹如叹息般的轰鸣,突然在这黑暗中爆发开,形成一红一白两束夹带着紫色电芒的光束,轰然降至。

同一时间,冷月那边也完成了施法,手中的长剑消散落下,那悬于版囧爆发着鲜艳红芒的咒符,集合而一,犹如一颗初生的红日,猛然炸裂。

这一刻,四周的空间崩碎,轰响之声震耳欲聋,四散的鬼气与化为灰烬的咒符,形成一条巨大的狂龙,肆虐破坏。

夏天骐的鬼域再度崩溃,存于鬼域中的两个人都被四周弥漫的狂暴气息,掀飞到了很远的位置。

住院部的场景显化出,一并显化的还有走廊里,那一具具触目惊心的残尸碎肉。

夏天骐消耗掉了全部的力气,这时候他则不放心的挣扎的从地上坐了起,随后拿出他仅剩下的一瓶恢复力气的药水,拧开瓶盖直接喝了下去。

体力得到恢复,夏天骐再次站起了身子,再看走廊的尽头,那仅剩下一半身子的恶鬼,正在狂暴的鬼气余威中摇摇摆摆。

尽管看上去极为的狼狈,但是,却无法改变它还存在的事实。

狂暴的气息终于完全消散,冷月这时候也拄着他那把长剑站了起,然而那立于走廊尽头的恶鬼,它原本摇摇摆摆的半个身子,则也在此时完全停了下。

“逃是逃不掉了,上一次干掉了它一半的身子,这一次换成另外一半!”

夏天骐冷冷的说完,便再一次放开了他的鬼域,打算故技重施,用鬼术彻底将其消灭。

只是还没等他开始施术,原本站在走廊尽头的恶鬼,便直接站在了他的面前,继而一只鬼爪直接钉在了他的鬼域上。

这还不算完,恶鬼就像是疯了一样,身影变得极快,看上去就像是有无数只恶鬼,在齐齐破坏着他的鬼域一样。

鬼域根本禁不起恶鬼如此的打击,仅仅几个呼吸间,便已然接近崩溃,然而夏天骐的鬼术却连一半都没有完成。

冷月尽管也喝掉了一瓶恢复体力的药水,但想要施展威力强大的咒术,一定的时间则是必不可缺的条件。

或许夏天骐的鬼术,和冷月威力最强的咒术能够给予恶鬼很重的打击,但就现实说,已经吃过一次亏的恶鬼,根本就不会再给他们任何蓄力的机会。

随着恶鬼的鬼爪再度重重的拍下,夏天骐的鬼域终于在难以支撑下彻底裂开。

鬼域崩溃的瞬间,冷月下意识挥剑斩向恶鬼,但是没有咒术的加成,这一剑斩在恶鬼的身上根本不痛不痒。

眼见恶鬼要挥爪撕碎冷月,夏天骐也直接释放出他仅仅完成部分的鬼术,但因为鬼气的灌入实在太少,恶鬼仅仅被他推移出了些许距离。

若要说对它造成什么损伤的话,也仅仅是掉落了几根头发。

见到手里再无和恶鬼叫板的筹码,冷月和夏天骐都面露绝望,脚下不禁向着身后一退再退。

反观那恶鬼,眼中的紫芒则变得更加浓郁起。

(9月的第一天,新月新气象,希望大家能够继续支持国度。)(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