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二十六章 最后的时限

第二十六章 最后的时限


                至于他们想要看望的那个老师,则在他们感到他所在的病房之前,就已经变成了一具只剩下半颗脑袋的碎肉。

那间病房里的人,全部都被切割成了碎肉块,唯一能够辨别他们身份的标志,就是半颗放在病床上的死人头。

当时他们三个都被吓疯了,这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拼了命的想要往医院外逃。

他们在陷入无比的恐慌后,也加入了逃亡的大军,然而一连尝试了三次,他们都在自认为逃出去后,莫名的出现在了门诊大楼里。

直到他们确信,现在没有人能够逃出这里。

之所以会从3楼逃到这儿,是因为他们亲眼见到了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他们的面前变成了两半残尸。

于是他们便本能的逃到了楼上。

起初他们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还在胡思乱想,但是当亲眼目睹了一个又一个惨死的人后,他们现在仅剩下的念头就是“逃”。

尽管他们不知道该往哪里逃,哪里又是安全的地方,但这却是他们眼下唯一能够做到的事情了。

大脑里一片空白,三个人在经历了种种恐慌后,都丧失了最基本的思考能力。

“我们不要在待在这儿了,继续往楼上逃就好了。”

就在这两个人彼此询问对方是否有听到什么异响的时候,另外一个留着短发的学生,则不再管他们,一个人先一步冲上了楼梯。

见状,两个人也都不再说什么,打算快步的跟上去,但是还没等他们两个抬起步子,两个人便毛骨悚然的惊叫起。

因为那个跑在他们前头的那个学生,竟像是被什么东西困住了一样,尽管脚下的步子不停,但是整个人却始终停留在远处,难以前进分毫。

几乎就在眨眼之间,整个人从脑袋到四肢便犹如顺次爆破一样,先后爆成了一团血雾。

血雾不散,而是极快的悬浮在了他们两个人的头顶上,继而倾泻而下,将他们完全浇灌成了血人。

“啊!!!”

这一刻,无论是那个男生,还是那个女生,都只是在原地一个劲的大叫着。

灯光在这时候变得忽闪起,黑白之间,在两个人面前的大滩血液里,一颗女人的脑袋,正极快的在其中“游着”。

恐惧到极点的惊叫着突然停了下,连带着一起熄灭的,还有门诊5楼的灯光。

4个一心想要往顶楼逃的人瞬间变成了瞎子,没有例外的,每个人都在本能的宣泄着他们的恐惧。

人在恐惧的时候,会本能的寻找依靠,而在黑暗中则会本能的选择停步不前。

因为他们不知道黑暗中存在着什么,更不知道自己走下去将会到达哪里。

4个人在各自大叫了几声后,便都安静了下,其中听一个有些沙哑的男人说道:

“你们都在哪里?为什么我觉得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了!”

“我在这儿。”

“我也在呢。”

4个人一起逃到这里,但是话的时候就只有3个声音,沙哑的男人不禁更加恐惧起,忙问道:

“顾成森在不在?”

“顾成森!”

男人一脸大喊了两声,其他两个人则在这时候保持了沉默,三个人在屏息的等待了几秒后,终于听到了像是应的声响。

“踏踏踏”

那是一串几乎微不可闻的脚步声,但是在当前的死寂却显得极为刺耳。

“顾成森?是你吗?”

沙哑男人的声音变得更加颤抖起,因为他听得很真切,那串脚步声正在朝他接近着。

没有人答他,这让他下意识的向后退去,并且毛骨悚然的大喊道:

“你们有谁在朝我这边走吗?”

“没有,我没有动。”

“我也没动。”

“你们都没动,那是谁在接近我!”

沙哑男人一退再退,直到他感觉脚下好像绊倒了什么东西,整个人都摔在了地上。

他的痛叫声,也直接刺激到了另外两个人的神经。

“怎么了?”

“我被什么东西绊倒了。”

沙哑男人挣扎的想要从地上爬起,两只手胡乱的触碰间,他顿时又大叫了起。

因为他在黑暗中摸到了一张冰冷至极的脸!

“有鬼啊!!!”

沙哑男人这边的叫声尚未消失,下一瞬,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便彻底打破了当前的死寂。

尸体落地的声音响起,这让另外两个人再也不敢再待下去。

都像是无头苍蝇一样,本能的朝着一端逃去,但不幸的是,其中一人还没跑两步,脑袋便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上,整个人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至于另外一个人,则也一脚踩空,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滚下楼梯的那个人,在短暂的茫然后,便顺着这个方向继续往下逃,但就在这时候,身前突然传一声重物落地的通响,顿时吓得他不敢走了。

原本熄灭的灯光在这时再度亮了起,他看清了刚刚落下的是什么,那是一具尸体。

他朋友的尸体。

“啊!!!”

惊叫着迈过尸体连滚带爬的往楼下逃,可在他头上的墙壁,一串血脚印却寸步不离。

这人刚刚下了有几米的距离,头顶上便突然出现了一个足有碗大般的血洞,随后脑浆迸溅,尸体无力的趴在了楼梯上。

血脚印再度渐行渐远,楼梯上,血液不停在朝着下方滴淌。

时间在死亡的冲刷下,缓慢的走着,夏天骐不安的一根烟接一根烟的抽着,急诊室外,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正在变得越越浓郁。

“还有5分钟,很快了。”

夏天骐看着荣誉表上,那已经进入到5分钟之内的冻结期倒计时,他心里面不由变得更加着急起。

前面差不多12个小时他们都挺了过,如果倒在了这最后5分钟里,他真可以说就是做鬼都不会安生。

“我们不能再继续待在这一层了,外面的血河又开始了奔腾,我们现在就要往上走。”

冷月站在窗边观察了一会儿,转过头,面容严峻的对夏天骐提醒道。

“嗯,不过我们距离能力解冻期已经很近了。”

夏天骐这时候也到了窗边,目光在血河上扫视之下,他不禁面露诧异的轻咦道:

“那是什么?”

明天月底了,国度在月票榜混个第二不容易,后面追的厉害,大家有月票请投过。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