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九章 消失的女死人

第九章 消失的女死人


                年轻女子虽然紧闭着双眼,但是却又成股的血水从她的眼角里渗出,继而顺着脸颊滴躺在她的脖子上,肩膀上。

薛玉洋这时候也注意到了女子的异常,他最近一年尽管看得很多,但也仅仅局限在看上,自己根本就没有多少动手的能力,更别说是经验了。

“她的脑袋难道受过重创,所以才导致的昏迷?”

薛玉洋马后炮的说着,随后翻开女子的眼皮看了看,这一翻不要紧顿时吓得他打了个哆嗦,因为女子的眼睛里赫然是一片血红色。

“她的眼睛里怎么全都是血啊!”

“你是医生,你问我吗,我上哪知道去。”

刘萱也有些懵了,站在女子躺着的病床边上手足无措。

“不行得把赵志恒叫,我完全弄不了,另外她需要做一个脑部ct,看看是不是头部有伤。”

“那腿上的伤口怎么办?不处理了吗?”

“先打一针破伤风,她现在这情况也没法做,毕竟很可能是脑袋的问题。”

薛玉洋说着,便着急的对仍在呆呆愣着的刘萱催促说:

“别傻看着了,赶紧去安排一下,我这就给赵志恒打电话,叫他。”

刘萱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手术里再一次只剩下了薛玉洋和那个年轻女子在。

薛玉洋慌张的看着那个年轻女子,犹豫了片刻,他挪动着步子又靠近了女子少许,一只手有些颤抖的伸向了女子的鼻间。

然而女子已然没有了呼吸!

薛玉洋的脑袋在这时候就像是爆炸了一样,他的身子顿时不受控制的向后栽去,继而重重的瘫坐在了地上。

他第一天在急诊值班,第一次独自治疗病患,结果便发生了这种事情,这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本医生治死了人,便会遭到巨大的谴责,无论事故本身是不是他这个医生的原因,但是病人的家属抱着无比的希望与信任,将伤者送予医生手里,结果医生非但没有让结果变得更好,反而变得更高,这本身就是伤者的家属所无法承受的。

更别说这个女子在送进后,他只通过表象看出了女子腿部受伤,甚至连为什么昏迷都没有去想,结果便将其弄进了手术里。

薛玉洋此时此刻心里面完全没有丝毫的愧疚感,甚至说是罪恶感,有的仅仅是对于这个责任的不安。

如果这件事被医院知道,他的饭碗还能不能保住?他是否会承担一定的责任?

这些才是真正让他不敢去面对的事情。

薛玉洋脑袋一片空白的跑出了手术室,随后习惯性又到了值班室里。

然而他刚坐下没多久,便见刘萱急急忙忙的跑了过,继而大为不解的问道:

“伤者哪去了?”

“完了,我这次摊上责任了。”

薛玉洋根本没有去听刘萱的问题,而是不停在抓着脑袋呢喃着。

“什么你摊上责任了,那个伤者呢?怎么没再手术室里,是不是人醒了自己走了?”

直到听到这儿,薛玉洋才打了个激灵反应过,不确定的问道:

“你说手术里没人了?”

“是啊。”

见刘萱点头,薛玉洋赶忙从椅子上站了起,继而快步的赶去了手术室,结果他进手术室一看,果然,病床上空空如也,只有在边上的凳子上头放着他之前从女子身上脱下的那件染血的白裙子。

至于躺在上面的女子则完全没了踪影。

薛玉洋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心里面则正狂涌着惊喜,因为再没有什么情况的比现在更好了。

他之前觉得女子已经没了呼吸,是个死人了,但是这一会儿女子却又从病床上消失了。

毫无疑问,死人是不可能自己走得,只要能走就证明她还活着。

想起,他刚刚也没有进行确认,所以女子还活着这种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刚刚真是他妈的吓死我了。”

“刚刚?难道这还不够吓人吗?那女的腿部受了那么严重的伤,连衣服都没穿就跑出去了。”

“她既然还能跑出去,就证明没啥事,她自己都不担心,你担心那么多干什么。像这种病人就是活该,自己受多大的伤不知道吗!”

薛玉洋没了摊责任这个后顾之忧,整个人说话再度硬气起。

“我们出去找找吧,今年值班的护士也少,别再闹出什么新闻就不好了。”

“你去找吧,她衣服在这儿,肯定跑不远。”

薛玉洋根本没有出去找的意思,反正是病人自己跑的,即便出了事,责任也不在他。

“要不怎么说不是心狠手辣的人干不了医生呢。”

刘萱有些讽刺的说了薛玉洋一句,之后也没等薛玉洋反应过,便走出了手术室。

薛玉洋在手术里平复了一下心情,临出去时他则想起了女子留在这里的那一身染血的白裙,想了想,他则又返去将那长裙拿在了手里,即便隔着很远,他都能闻到上面的清香味道,当然,还有一股子很重的血腥味。

接下的几个小时候时间,急诊室里前前后后的又进几个人,有的是摔折了腿,有的是发烧头痛的。

赵志恒已经被他从家里叫了出,对于他的没经验多少表现的不是很爽,因为在他和另外一些有经验的医生一起值班的时候,两个人只要留一个在就好了。

毕竟这就是个急诊,大病根本看不了,就是处理处理小病而已,都没大有技术含量。

对于赵志恒的不满,薛玉洋倒不是很在意,倒是之前那个离奇失踪的年轻女子令他很是不安,因为刘萱和几个护士,将医院里里外外都找过了,但是却根本没有发现那女子的身影。

并且最为惊悚的是,医院走廊里的录像,竟也没有录到女子的出现和消失。

说的直白点儿,就是那个当初送女子的那个男人,在录像里根本就是保持着抱人的姿势,但是他的怀里却根本没有任何人在!!!

“真是活见鬼了!”

薛玉洋在心里面这般想着,目光带着几分恐惧的看了一眼那个被他放有白色长裙的柜子。(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