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灵国度 / 第十章 衣冠禽兽

第十章 衣冠禽兽


                输液室旁边的小房间里,三个护士无聊的坐在里面,彼此神情惊恐的聊着:

“真的,那个女人你们当时也都看到了,真是活生生的人,腿部还受了伤,结果这个人就完全消失了,监控录像里根本就没拍到她。

以前我就总听人说,说什么医院闹鬼,怨气重的,结果没想到真的会撞鬼。”

刘萱叽叽喳喳的和另外两名比她年长一些的护士说着,两个人的胆子看样子都不大,被刘萱说的互相抱着胳膊,既想听又不敢再听的。

“行了小刘,你可别再说了,说的我以后都不敢值班了。”

“算了不说了,其实我想起也害怕,但是倒也真蛮奇特的,竟然真能亲眼见到鬼,这种事情估计说出去都不带有人信的。”

“怎么没人信,你不是一直想做网红吗,将那段视频拍下,然后传到自己的社交圈里,搞不好就真火了。”

“没法传了,那段视频我们看完了就像是被剪切掉了一样,根本没有那段时间的了。”

刘萱说到这儿则也不再继续说下去了,这时候外面有两个情侣走了进,其中的女生捂着肚子,疼的满脸冷汗。

“护士,请问急诊在哪儿?”

“那边!”

刘萱没好气的一直走廊。

“直走就能看到吗?”

“算了算了,我带你们过去吧!”

刘萱不耐烦的说着,便领着这对情侣走到了急诊室。

急诊室里,赵志恒正在给一个头痛的老人看病,根本没时间搭理这对情侣,情侣中的男生看样子有些腼腆,这时候硬着头皮对正在看病的赵志恒问道:

“医生我女朋友说她肚子疼的不行,你看能帮忙看看吗?”

赵志恒看样子就像是聋子一样,仍然在和床上的那个老人说着话,那个年轻人见状,又提高嗓门问了一句:

“医生,我女朋友肚子疼的不行,你能不能帮忙看看。”

“等一会儿,没看着我这边忙着呢吗!”

赵志恒不耐烦的了年轻人一句,这也让年轻人显得很是愤怒,张嘴骂了一句:

“草!”

“你说什么!”

听到年轻人骂人,赵志恒顿时急了,年轻人看着他冷笑了一声说:

“呵,骂你你听得倒是听清楚,两个医生在,非得一个看着,一个装比是不是!不用你们看了,就你这怠慢的态度,我要投诉你。”

说着,年轻男人则抱起他的女朋友,安抚说:

“你再忍忍,我带你去师大二院。”

年轻男人抱着女朋友刚出,后头,薛玉洋便追了出,连忙道歉说:

“你女朋友这么严重,去师大二院起码还得10分钟,万一再严重了怎么办。刚刚是我那个同事不对,他从昨天到现在一直就没合过眼,所以心情不是很好,我给你女朋友看看。”

“心情不好就拿我们这种患者撒气?医院到底是救人的地方,还是发火的地方?”

“个别现象,肯定不是每个人都这样,也不可能什么时候都这样。”

薛玉洋心里面咒骂着赵志恒活该,就该让这两个人去投诉他,但是他作为一个没什么经验的新人,还得多靠这种老手罩着,所以该做的表面工程还是要做足的。

年轻人也担心他女朋友的事情,所以也懒得再计较,点了点头又到了急诊室里。

女人的肚子疼,确切的说是腹部,薛玉洋撩开女人的盖在肚子上的衣衫,随后轻轻的按了按,结果女人便疼的打了个哆嗦。

“可能是急性阑尾炎。”

薛玉洋觉得女人八九不离十是急性阑尾炎,便对刚刚忙完的赵志恒说道:

“你帮忙看看,应该是急性阑尾炎,得做手术。”

赵志恒被年轻男人吓唬了一下,这一会儿也不敢再摆架子了,点了点头便过看了看,然后确认说:

“办卡交钱吧,先存5000,多退少补。”

年轻男人点了点头,立马出去急诊室交钱去了。

“叫你叫对了吧,今天看病的特别多。”

薛玉洋刚刚帮赵志恒摆平了麻烦,这会儿再说起这些话也有了些底气。

“嗯,我准备准备手术了,你留在这儿。那个老太太,让他儿子去交钱输液,应该住院的不住。”

赵志恒交代了几句,便直接走进了手术里。

薛玉洋觉得那个女人长得也蛮好看的,想了想,便也跟着进去手术里待了一会儿。

护士将女人的裤子脱下,随后开始做范围消毒,薛玉洋在后边看得热血沸腾,便又干起了他平时乐此不疲的勾当,将手机偷偷的藏在袖子里,偷拍起,直到外面有护士叫他,他才很不情愿的出去。

女子的阑尾炎手术进行的很顺利,毕竟这只是一次小手术而已,薛玉洋在这之后也先后看了几个患者,都是一些急性的小毛病,多数都是摔了,或是不小心弄伤了手脚。

消消毒,再不就简单的缝合几针。

一直忙活到凌晨4点多,薛玉洋也就将之前那个消失女子的事情忘了个一干二净,没什么事了,他便又跑去找刘萱,各种找着暧昧的话题。

刘萱一开始倒没搭理他,毕竟他之前的种种表现非但不专业,不职业不说,根本就是个渣滓。但是架不住薛玉洋用他家里的情况给刘萱画饼,所以刘萱也表现的模棱两可。

劳累的一晚上总算过去,薛玉洋约刘萱去吃早饭,刘萱这倒是给了面子,二人换完衣服后,便在医院附近的一条小吃街里简单的吃了点儿东西。

过程中,刘萱则故话重提的,再度说起了那个失踪女子的事情:

“我这一直心神不宁的,总觉得撞鬼不吉利,恐怕会发生什么事。”

“撞什么鬼啊,估计就是监控出问题了,那女人身上是热的,这一点我记的很清楚。”

薛玉洋尽管也有些在意,但是监控录像他没看到,都是听刘萱对他说的,所以到底是真是假,他心里面多多少少也有些怀疑。

“你怎么知道那女人身上是热的?”

刘萱听后故意问了一句。

“检查的时候摸过。别误会,只是单纯的检查。”

说到这儿,薛玉洋则立马岔开话题,犹豫了一下问道:

“刘萱,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我家的条件你也知道,30岁了,我父母一直催我找女朋友结婚,我希望你考虑一下。”(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